新冠肺炎日日進逼,兒少安置家園如何因應? 勵馨:還好我們是一起度過的家人

撰文/蕭淳方(公民對話部 媒體組 專員)

新冠肺炎 (COVID-19) 疫情邁向第三年,兩年多下來,我們似乎已經習慣戴口罩的日子,大家的神經隨著疫情的起伏,不斷繃緊、放鬆、再繃緊放鬆。

今年四月中旬開始,單日確診數升高,我們似乎也不難聽見身邊親友被通知:足跡重疊、有接觸史,必須居家隔離或自主健康管理。但或許我們是一群幸運的人,直到打完三劑疫苗,患者大多是輕症時,才面臨了這項挑戰。

 

即時機動調整人力 確保服務不中斷

在這波疫情下難以倖免的,我們的安置家園工作人員小美 ( 化名 ) 確診了。雖然同仁都打完三劑疫苗,但在確診人數增加、相對疫調效率也減低的情況下,在家園中與服務對象集體朝夕相處的社工和生輔員,為了避免大家交叉感染,必須高規格看待這次事件,無法掉以輕心等待不知何時會收到的疫調通知。

於是家園全體工作人員馬上進行快篩,並改為居家工作;家園中的服務對象,也必須在房間內進行居家隔離。家園值班也改為協調分事務所的其他社工支援,盡全力讓服務不會因此中斷。

雖然支援人力已在第一時間,向原團隊了解每個服務對象的狀況,但家園中的少女們面對接下來的十天得待在房間,再加上還不熟悉此時進駐家園的工作人員,讓正值青春期,情緒變化較大的他們,一時間還是難以接受。

於是居家工作中的生輔員們,分別打電話給每個少女,以同是居隔者的角度來同理少女感受,聊如何度過這段隔離期,安撫他們躁動的情緒。

( 延伸閱讀:社會工作的疫戰前線 三級警戒期,兒少安置家園的希望與新生 )

 

特殊時刻 還是要維持正常生活

支援家園工作的同仁,也為了讓少女們可以安然度過這十天,想了許多方法,隔離的第一夜熄燈前,播放了一首讓心靈平靜的詩歌,希望讓他們一夜好眠;擅長瑜珈的社工,則將一些簡單的瑜珈伸展動作印下來發給大家,讓在房間的少女們可以適時地動一動。而家園的廣播系統也成了電台,開放大家點歌,在客廳就能聽見少女跟著音樂在房裡蹦蹦跳跳。

但當少女提出與家園生活相衝突的需求時,工作人員也不會因特殊時刻就打破原則,而是向他們充分說明需求被拒絕的原因。例如,有過度進食問題的少女,在用餐時段之外要求吃炸雞可樂,但社工出於健康考量,和少女討論後婉拒這項要求,而少女最後也坦然接受。即使是隔離的特殊時期,我們還是盡力維持家園日常運作和每個孩子的照顧計畫。

 

我們是一起度過的家人

在得知要隔離的當下,有少女大哭了起來,但他哭的原因不是害怕染疫,而是幾周後要和同學一起上台表演舞蹈,可是隔離期間沒辦法和同學一起團體練習,擔心自己跟不上進度。但是他也很可愛的告訴小美:「雖然我很傷心,但我沒有怪你喔,希望時間過快點,我們就能見面!」

雖然如此,小美仍為家園因此需要隔離,需要其他同仁支援而感到內疚,但工作團隊用視訊連線告訴他:「你又不是故意的,身為家園中的『家人』,互相支援是應該的。」小美終於鬆了一口氣,說:「還好,我們是一群人。」

此刻的波瀾,似乎讓人更能看見團隊的機動性與凝聚力。家園和分事務所的同仁們共同撐住彼此,關心彼此每天的工作和身體狀況,也聊聊到底怎樣快篩比較不痛、今天午餐吃什麼等生活瑣事,讓每個工作人員感受到,大家「一起度過」了這十天。

雖然還未知新冠肺炎疫情將如何發展,但由「清零」走向「與病毒共存」,似乎已是無法抵擋的趨勢。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有警覺性,但不過度恐慌,持續陪伴每一個家園少女,穩定的走過每個日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