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
勵馨觀點
【勵馨想想】男孩聊「性」是陽剛?女孩聊「性」是放蕩?——勵馨基金會國中校園性別觀察 2020/09/26

【勵馨想想】男孩聊「性」是陽剛?女孩聊「性」是放蕩?——勵馨基金會國中校園性別觀察

 

撰文/新竹分事務所性別與倡議專員 黃渝潔

 

筆者和社工夥伴們,經常到新竹地區各級學校,專講情感教育、性侵害防治、性剝削防治。去年,筆者也有幸參與社工夥伴辦理的「國中男孩情感教育團體」。

 

與青少女男交流、觀察他們之間的互動後,我發現不少有趣,似乎數十年不變的青春期特色:「對戀愛、性議題具高度興趣,但很少有機會和成人、同儕坐下來好好討論」、「談到戀愛和性議題時,男生踴躍發言互開玩笑,女生安安靜靜沒反應」。

 

以筆者參與觀察、由9名國二男孩組成的青少男團體來說,其中3個性格活潑、經常主導話題的男孩,會主動以開玩笑、明示暗示、炫耀自身性能力的方式,頻繁談及性話題,聯想能力令人嘆為觀止,像是:「你幾公分?」、「我很會射」、「我處男座啦!」、「你喜歡吃鮑魚嗎?」等等,最後還會玩笑地說:「老師不要想歪啦!」

 

當「性」只是玩笑  壓抑了男孩內心真實感受

相較於先前帶過的青少女團體,女孩主動提到性的頻率遠低於男生團體。不難發現,多數時候性的話語權依然在青少男手中。此種現象應來自社會文化允許、鼓勵男性主動談及性話題,聊「性」不會威脅其社群地位、個人評價,反而是青少男展現男子氣概的重要方式。

 

可惜的是,男孩們討論的方式以開玩笑、炫耀性能力為主,不會談到經驗、感受等更深入的層面。團體中一位較邊緣、常因為體型被取笑的男孩,一度主動提及自己的親密關係狀態:「我前幾天分手了」。教室裡的男孩隨即一片沉默,並沒有像其它時候提到性話題一樣熱烈提問、好奇或開玩笑。即使團體領導社工追問,當事人也不願意再多說太多。

 

青少男無法深談性和親密關係,一方面可能是,這群青少男僅是國中生,表達能力、生活經驗有限。也可能來自男孩的養成經歷,沒有學習如何表達、感受的機會,畢竟亞洲社會文化鮮少允許男性說出內心深處的經驗、感受。最後,這群男孩的互動以肢體打鬧、言語玩笑、沉默不語為主,沒有足夠的空間、氛圍、安全感,讓男孩可以安心分享感受和經驗。不免感慨,也許這是大部分台灣青少男互動模式的縮影。

 

「暴力」與「性玩笑」成為男孩解決衝突的想像

除了連綿不斷的性玩笑,男孩團體中讓筆者最印象深刻、也最擔憂的一幕是,團體領導社工問這群男孩:「如果和另一半、女友吵架,該怎麼辦?」,男孩們主動回答:「先讓對方」、「聽對方的」、「給他一巴掌再給一拳」、「先打砲再說」、「硬上」。

 

這群男孩認為解決親密關係衝突是「禮讓、暴力、性行為」。禮讓的觀念,可能來自性別刻板印象中「男強女弱」,所以「男生要讓女生」。用暴力和性的部分,我實在不願相信男孩們真心這樣想,不禁讓我反思青少男會這樣講,是否因為不斷以玩笑方式談到性和暴力,是青少男能夠展現陽剛氣概的方式之一。

 

但可能表示這些青少男已經習得,以性和暴力應對親密關係衝突,是解決衝突的可能選項之一。儘管看似只是開玩笑,但這種方式的確存在他們心中,甚至是在男孩群體中能安全說出口的答案,不會威脅到男孩在團體中的地位和名聲。

 

進一步說,男性以「禮讓」應對親密關係衝突,來自性別刻板印象的「男強女弱」預設;以「暴力、性」處理親密關係衝突,來自父權結構視男性暴力為陽剛氣質的展演方式之一,因而容忍-更甚是鼓勵暴力。

 

令人遺憾的是,這群青少男面對親密關係衝突的方式,僅習自刻板印象和父權結構,而非情感教育、具性平意識的重要他人,導致這群16歲的青少男中沒有人提出:「找朋友抱怨、好好談談、聽對方說什麼、說自己生氣什麼」等,傾向於雙方地位對等、彼此溝通的衝突解決方式。

 

最後,這群男孩對性的認知為「插入、舔、摳」,自述性知識管道多數來自A片,很少詢問家長、師長;除了這次團體,又或者幾乎沒有成人主動和他們談性和親密關係;也直接將團體領導社工想和孩子討論的「男女知識」、「談戀愛可以做的事」,連結為「性行為」。足以窺見這群青少男對親密關係和性行為的想像十分侷限。

 

女孩對「性」的靜默成為潛規則

那青少女呢?就筆者的經驗,女孩多半專心而沉默不語。有一次,我到國中講兩小時的情感教育,和我互動的學生幾乎都是男孩。談到性行為時,我提到:「男生很常講說我想做愛、想發生性行為對不對?」、「是不是整天做愛、愛愛、做那個、啪啪啪,都掛在嘴上?」課堂上傳來男學生的偷笑與竊竊私語,此時我接著問:「但女生如果這樣講,整天都在講做愛,我們會說她什麼?」

 

教室瞬間安靜下來,過了一小會,一個女孩小聲說:「破麻」,講完自己掩嘴巴。果然知道女生會怎麼被罵的,還是女生自己。畢竟很多女孩就是如此被羞辱、對待而成長的。這也是兩小時的情感教育課程中,唯一一次有女孩開口說話。

 

女孩們對於性、親密關係議題的集體沉默,與大環境相對不鼓勵女性主動表現,以及不能主動公開提到性的蕩婦羞辱文化,極有關聯。

 

男孩若主動發言、表現、玩鬧,成人雖然會責罵、管秩序,但其實相對寬容,畢竟「男生就是這麼調皮、愛講話」。相對的,女孩若喜歡主動發言表現、開玩笑、吸引同學目光,比較容易遇到「文靜淑女一點」、「聽話一些」、「不要太張揚」、「你這樣會嫁不出去」的指責。女孩於課堂上較少公開發言、表現,其實來自社會文化對女性的要求和期待。

 

更嚴苛束縛女孩、使她們無法公開談性、親密關係的潛規則,是「蕩婦羞辱」:若女性的性行為、性欲、穿著、行為、談吐,被認為違反貞操守則和社會期待,便遭受性攻擊和羞辱,迫使女性因自身的性行為、性欲、穿著行為談吐而感到羞恥、認為自己低人一等。一如課堂中的女孩所說,如果女性公開談到性,會被辱罵「破麻」。在這樣的環境下,女孩當然比較不願意好好談論性、身體、親密關係。

 

開放心態與青少年聊「性」與「親密關係」

若性別平等教育和性教育無法進入青少年們的生活,成人也不願意抱持開放寬容的心態,和青少年談論性、戀愛,那麼一批又一批的青少年,僅能從同儕、社群軟體、A片、流行文化學習如何談戀愛和做愛,極有可能不斷複製以上「男孩以『開玩笑、無法表達感受、禮讓、暴力』,面對性和親密關係」與「女孩對性和親密關係議題保持沉默,避免被蕩婦羞辱」的惡性循環。

 

不過令人振奮的是,青春期的孩子,其實很樂意和友善開放的成人,討論親密關係和性議題。筆者到國高中談情感教育,聊起約會性侵、過度追求的真實案例時,男孩踴躍發問,還要求延後下課時間、想多聽一點;女孩們雖然很安靜,目光卻沒有移開過。甚至提起自身中性性別氣質經驗、跨性別網紅故事時,孩子的反應也很熱絡。或許成人們,開放心胸分享身邊的故事,傾聽孩子想說什麼、想問什麼,不直接拒絕、否定青少年,就是最大的幫助了。

TEL:02-8911-8595
FAX:02-8911-5695
E-mail:
23143新北市新店區順安街2-1號1樓
捐款專線:02-8911-5561
     02-6637-3895
捐款傳真:02-2918-8377
Copyright © The Garden of Hop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SG 網頁設計 處擬主機:由Cloudmax匯智提供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