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
媒體消息
【新聞稿】#MeToo還有哪些未爆彈?! 勵馨接住你 法扶扶助你 2018/03/21

勵馨基金會今天和法律扶助基金會共同召開「#MeToo還有哪些未爆彈?! 勵馨接住你 法扶扶助你」記者會,號召社會共同響應「#MeToo」運動,支持性別暴力受害者,並啟動「#MeToo勵馨接住你」計畫,核心行動包括「蒲公英飛揚計畫#MeToo運動」 、「勵馨接住你」專線(02)8911-5595、結合法扶提供法律諮詢,並將於4月21日在自由廣場舉辦「多陪一里路 #MeToo大遊行」,希望串連更多力量,要求政府全面檢視性騷擾與性侵害申訴機制。

反性騷、反性侵的「#MeToo」運動襲捲全世界五個月之後,台灣的「#MeToo」運動隱忍多時終於引爆。3月10日一名高雄市網友匿名在臉書《爆料公社》轉貼文,揭露有體操女選手讀國中時,遭某國小專任體操教練於其家中、體操館、汽車旅館等處多次性侵!「#Me Too」在台灣,究竟還有哪些未爆彈?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根據衛福部統計,去年性侵通報案件共有14,217件,勵馨服務的性別暴力受害人數也有1,201人,但目前台灣的「#MeToo」運動卻非常黯淡,這絕不是因為沒有受害者,而是因為我們的社會太考慮關係勝於事實,因為關係而分不清是非,導致受害者不敢站出來;而整個亞洲除了韓國也有這種趨勢,比如東京廣播公司前實習記者伊藤詩織率先打破沉默,揭露她曾在2015年實習期間,被時任TBS華盛頓分社社長山口敬之迷昏後遭到性侵害,但案件無疾而終,她飽受流言攻擊,黯然離開日本。

但伊藤詩織並沒有就此灰心,他在日本婦女團體的陪同下,3月份在紐約的第62屆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CSW)會議中召開記者會,控訴他在日本遭受到的不公對待,給予日本政府極大壓力。而UN Women執行長Phumzile也說,今年是婦女運動的關鍵時刻,「#MeToo」運動的發生並不是因為好萊塢一個單一因素,而是婦女團體長期努力的結果之一。紀惠容強調,希望台灣的「#MeToo」運動也能真正動起來,讓整個社會被翻轉。

在實質提供受害者協助方面,紀惠容表示,說出來是性別暴力創傷復原重要的第一步,為了鼓勵更多受害者說出來,勵馨全力支持「#MeToo」運動,並啟動「#MeToo勵馨接住你」計畫。紀惠容強調,不論事隔多久,只要受害者想說出來,勵馨都願意傾聽,並在法律協助、創傷復原兩大層面提供協助。

與勵馨共同啟動這項計畫的法扶基金會執行長周漢威表示,性騷擾和性侵害案件不同於一般刑事案件,它涉到更多人的情緒、情感、精神及政治、經濟、社會層面的複雜網絡,因此必須用更細緻、體貼、深入的方式去處理,因此法扶會先透過勵馨承接住受害人,再在社工的陪同下,尋找有性別意識或相關案件經驗的律師共同協助,像是客製化服務一樣,如此才能夠真正幫助到他們,並且不會讓他們遭受到二度傷害。他希望打破許多場域將性騷擾視為合理性剝削的潛規則,這是這次和勵馨合作最大的意義所在。

在創傷復原方面,紀惠容說,有鑑於性侵害與性騷擾對於受害者造成重大創傷,勵馨以蒲公英創傷復原中心為後盾,對於受害者提供專業的陪伴與諮商,而「#MeToo勵馨接住你」計畫是希望藉由提供各種協助,讓受害者知道有人願意協助與傾聽;勵馨也鼓勵受害者說出受害經驗,因為這樣做不但能鼓舞其他受害者走出來,更重要的是能往復原之路邁進。

紀惠容表示,「#MeToo」風暴在全球延燒,但在亞洲卻相對沉寂。一方面是因為性在東方社會較隱晦,二方面是因為東方社會重視社會關係,而且個人未來的前途常繫於和權威關係的好壞,因此為了維護自己的前途與關係選擇噤聲,只有在南韓引起較大的迴響,原因是南韓有政治人物性侵被揭露,政治圈的政治作用力較大,才會帶動「#MeToo」運動的後續效應。然而其他國家或其他圈子,多少還是攝於加害者的影響力及權勢而不敢發聲,因為在習慣譴責受害人的性侵迷思下,揭露性侵性騷只會帶給自己更大的傷害。

紀惠容表示,近日台灣出現數起響應「#MeToo」的案例,其中一件是體育界的案例,即高雄體操教練遭指控對選手性侵害;另外兩件則是發生在政治圈,包括現任閣員遭主持人周玉蔻指控多年前曾有性騷擾行為,以及立法院資深助理遭指控多年來的性擾行為。這幾起案例都牽涉了權力的不對等,並且都發生在有上下監督關係的組織,例如職場與體育組織;而畏懼加害人的權力也都是受害者不敢揭露的原因之一,與世界各國的情況相似,因此勵馨要求政府全面檢視性騷擾以及性侵害申訴監督機制。

綜觀這一波「#MeToo」運動的特徵,發生的領域不脫政界、體壇、演藝圈,而且加害人和受害人皆是高度權力不對等的熟人權勢性侵。另外體壇和演藝圈則高度仰賴身體工作或透過身體從事競技活動,體壇選手因為容易受傷需就醫或需接受個別指導,更有所處場域封閉的密室特質,很容易遭受性侵;而演藝圈的權力法則常是一人獨大,也造成工作機會必須透過性交換而來的潛規則和次文化。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副執行長王玥好也表示,「#MeToo」案例的兩大特徵為權勢關係以及長期隱忍。從「#MeToo」運動至今所揭發的案例,可以發現相當大一部分是職場性騷擾,或是加害人與被害人權力位階相差甚多、雙方權力不對等,例如好萊塢製片溫斯坦利用權力壓迫女演員以及職員;政治人物騷擾助理、體操隊隊醫性侵年輕選手等等。

另外一個特徵是受害者都隱忍多年,其實性侵被害者要說出口或求助,本就有許多困難---性侵害與性騷擾對於受害者會造成重大創傷,而且社會對受害者不友善。此外因為受害者多遭熟識者性侵,受害者會有被背叛的感受,對心理造成更大衝擊,也怕揭露會影響人際關係。職場性騷擾受害者多半選擇沈默隱忍,是因為擔心出面揭露,企業不但沒有採取適當的處理措施,反而可能將自己視為「trouble maker」,加以調職甚至解僱,而且也會顧慮遭到性騷擾者的事後報復。

在台灣開出第一槍的高雄體操教練性侵案件,其中一位受害者也投書敝會指出,他是該名教練任職十年內的學生,事情發生在20多年前,當年學校教訓輔機制尚未健全、性教育缺乏、體操領域的升學與就業管道狹隘、性侵性騷證據難以取得,而且選擇練體操的學童大多家境弱勢、家長忙碌人際關係疏離,一旦受害更感到孤立無援。

他指出,被害人在學校與班級同儕相處時間不多,在體操隊又都在該教練的視線範圍內,兩位以上的被害人都曾有「我以為只有我遇到」的孤立感。沉默的共犯結構、自我防衛機制的自我美化欺騙、社會觀感給予的壓力,都會造成集體噤聲。我們若期望能有更多被害人出面指證,社會需展現對被害者的支持,而非僅止於對加害者的辱罵。倘若社會大眾願意多同理被害者一些,他們就越有勇氣跨出一步。願此事所有的被害人們都能從無盡的黑夜中見到光明,明瞭這一切不是他們的錯,知道在這條路上,他們不孤單。

王玥好也提到台灣防暴論述的演進表示,台灣30年前防暴論述偏重對成年婦女,陌生人性侵及「個人防暴」層次,主要以「避免被害」的思考角度出發,這樣的思考模式與鼓勵女性自主或破除女性被動、柔弱、需要被保護等刻板印象有扞挌之處,故而無形中會限制女性的自由成長與發展空間;後來因為台灣幾件重大強暴案的發生,引發防暴論述的改變,改採「社區觀點」的防暴取向,主張「社區自治」與「社區警政」的重要性,並鼓勵社區女性參與社區治安會議,進而貼近「女性生活經驗」,符合女性人身安全的保障需求。

王玥好說,20年前勵馨從實務發現兒少、熟識人性侵的嚴重性,推動兒少保護教宣應從學齡前進行,目前教育界已全面推行。過去被害人被孤立,常以為只有自己一人受害,以為是自己的錯,被害人多選擇隱忍,決定要將此祕密帶入棺材,永不揭露;現在性侵害相關資訊和知識在社會中能普遍、自由的討論及流通,打破被害人孤立狀態,因此受害者在卸下自責、羞愧的創傷歷程後,當責任歸屬回到加害者,有些倖存者會進入憤怒的復原歷程,並進而採取揭露的行動。

王玥好建議,性侵問題較其他社會問題更複雜,在時代改變後,陌生人與熟識人防暴策略應做出區隔,著重防治熟識與有權勢關係者的性侵類型,但是從社會態度到司法審判,性侵迷思仍極嚴重,因此我們應該打破完美被害人的迷思,被害人並不總是楚楚可憐,或是等待拯救;另外我們也應該辨識權勢型加害人良好形象下的假面,不能輕饒「對社會有貢獻」加害人,卻犧牲弱勢被害人的社會價值。

「#MeToo」(我也是)是美國黑人女權份子柏克在2006年發起的女權運動,揭露女性遭權勢人士性侵與性騷擾的經驗。柏克2006年表示,曾遇到1名少女傾訴遭男友性侵,她卻連「我也是」都說不出口。去年,女星艾莉莎米蘭諾支持性侵受害女星艾希莉賈德,以「#MeToo」主題標籤在社交網站鼓勵受害者站出來,獲熱烈響應;據統計,至少已在85國產生漣漪效應,「#MeToo」運動更被《時代》雜誌選為2017年年度風雲人物。

「#MeToo」運動在歐美各國引起波瀾,像是英國、美國都有國會議員以及各行各業的掌權者中箭落馬,因被控涉案而辭職或結束職業生涯,甚至影響各國修改法規。例如美國眾議院於3月6日通過一項反性騷擾的改革法案,根據該法案,國會工作人員舉報性騷擾的程序將被簡化,並能獲得更多幫助,而被指控性騷擾的國會議員,將不得使用公帑進行相關案件的和解;瑞典修改了性侵害法規,法國也針對性騷擾法規提出新的規定。

在美國,最引人注目的是奧運體操隊前隊醫納薩爾,對約160名體操選手、學生和病患性侵及性騷擾達30年,其中包括奧運體操4金選手拜爾絲、拉絲蔓和奧運金牌得主瑪羅妮等。納薩爾已被判刑將在牢獄度過餘生。在亞洲,香港田徑好手呂麗瑤去年11月披露中學時遭教練性侵長達10年。在南韓,曾被視為熱門總統人選的安熙正被女秘書指控性侵而辭官下台,但在父權當道的日本,性騷擾受害者卻遭輿論批評或丟工作。

記者會最後,紀惠容邀請周漢威及其他人一起呼口號,包括:「#MeToo勵馨接住你」、 「#MeToo法扶扶助你」、「你並不孤單」、「 #MeToo +1」、「創傷復原中心陪伴你」,並公佈性騷擾及性侵害求助資訊,包括:

*「#MeToo勵馨接住你」專線(02)8911-5595

*《 蒲公英飛揚計畫 》 「#MeToo勵馨接住你」

*若有性創傷復原需求的當事人及重要他人有相關諮詢需求,可洽詢:

勵馨蒲公英諮商輔導中心及性侵害被害人創傷復原中心

1. 台北蒲公英 (02)2362-2400

2. 台中蒲公英 (04)2223-8585

3. 高雄蒲公英 (07)223-7995

4. 台東蒲公英 (089)225449

TEL:02-8911-8595
FAX:02-8911-5695
E-mail:
23143新北市新店區順安街2-1號1樓
捐款專線:02-8911-5561
     02-6637-3895
捐款傳真:02-2918-8377
Copyright © The Garden of Hop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SG 網頁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