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陪一哩路

如果你跟熊住在一起 創傷知情眼光,看見受傷的孩子

「從小,洗頭的時候我不敢把頭低下來。」 吐出這句話時,寶宜(化名)拉開了情緒的抽屜。 「我出生之後,媽媽就自己離開了,留下了我和同母異父的姐姐。 爸爸管教很權威...
閱讀全文

【主題報導】小年夜──漫漫回家路

算準了時間,孩子的母親把甫才煎鍋裡滋滋作響的黃花魚端上了桌, 一張鋪著金邊大紅花色桌巾,象徵圓滿的大圓桌。 片
閱讀全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