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想】收出養服務的美麗與哀愁

◎黃靜怡(高雄分事務所社工)

在收出養領域服務多年,深刻體會到不管對孩子、生母或收養父母來說,收出養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隱藏的價值觀、文化、意識形態和性別意識,在收出養歷程深深地牽動和影響著在當中每一個人的步伐。

父子騎驢的寓言故事,常被我們用來隱喻和描述出養人的處境,看似讓人哭笑不得,卻是反映許多孩子的生母在面對養育抉擇過程的真實寫照:一方面難以面對出養決定,一方面留養四處碰壁的兩難之中反覆掙扎。

當我們面對每一個來到機構尋求出養的生母(絕大多數是女性)時,總是得先花很大的力氣和時間了解生母遭遇了什麼樣的困難,如何走到出養這一步,陪伴生母討論是否有任何留養的可能性和資源,接著確認她對於出養的期待和想法。對工作者而言,在多方利益需求的複雜交織下,對於前方的路該往哪裡走,有時也像是墜入五里霧中,什麼都清楚,也什麼都不清楚,需要帶著一份理解和接納,陪他們走一段路,在複雜的收出養決定和多方的需求中,尋求一種平衡。

多年陪伴懷孕青少女進行生育抉擇的實務經驗,讓我看見懷孕事件同時涉及性價值觀、生育決定和養育抉擇的議題,以及較難被發現的性別議題;出養絕非一個容易的決定,特別是在主流價值和社會文化的影響之下,生母多半也有著對家庭完整的想像和渴望,覺得自己沒有資格給小孩完整的家庭而選擇出養,然而一旦決定出養也會覺得自己是不負責任的母親,甚至在出養歷程反覆出現對孩子的虧欠、愧疚、失落和罪惡感等感受。

「有時候,我們要對自己殘忍一點,不能縱容自己的傷心。有時候,我們要對自己深愛的人殘忍一點,將對他們的愛、責任、記憶擱置。」──三毛《送你一匹馬》

這句話道盡了出養人在出養歷程的悲傷失落,以及,在這來來回回的過程,我們也逐漸被培養出一種能力,一份對於出養處境的認識與理解,找到轉化和重新詮釋的路徑。

常有生母會問我:「社工,我把孩子出養還是留養比較好?」這個問題之所以無法回答,因為不論是出養或留養都需要很大的勇氣,隨之而來承擔的責任也不同,兩者無法比較,也沒有好壞,需要回到每個人的條件和生命選擇。因此關鍵並不是給了什麼答案,而是我們能不能陪著生母在有充分的資訊和資源之下,才來做決定。

 

👉全文未完,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