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想】青鳥墜落

◎徐薇涵(新竹分事務所 社工)

「青鳥」一直是幸福的象徵,「幸福」也是無數人們在追尋著的。在『小雨』的愛情世界當中,「把握當下」一直是她人生的守則,也是她追尋青鳥的過程,哪怕前方等著的是充滿荊棘的道路,她也依然勇往直前的敢愛敢恨。

『小雨』是聖誕節當天來到我身邊的禮物,也是我社工生涯中第一個服務的孩子。我負責的是性侵害被害人服務方案中的兩小無猜類型,多是陪伴未成年的少男少女,但小雨比較特別一些,因為她是與成年人發生合意性行為。與小雨相遇的那天,是在一個略微寒冷的午後。到達小雨家,與阿嬤簡短的寒暄,迎接而來的是熱情的臘腸狗,站在臘腸狗身後是留著長髮肚子微挺的少女,有點青澀卻很是世故地與我打招呼,這是我對小雨的第一印象,那年她才16歲,已懷孕6個多月。愛情的長短對於小雨而言,並沒有那麼重要。哪怕與對方有著17歲的距離,因著對方是有婦之夫而有名正言順上的差距,對她而言都無法阻擋與這個人相愛的每個時光。然而這場愛情的距離,注定為這段關係的結束埋下了伏筆。

十六歲小雨肚子內孕育的新生命─『小燕』,小燕的到來本該是充滿祝福,更該有著屬於她應有的幸福的時光。但對於年少的小雨,如何成為一個媽媽,卻是另一個課題的開始。很少人去理解小雨生長背景曲折,那些彎彎繞繞,剛開始接觸小雨的時候,小雨多半是含糊帶過,說:『我不想談媽媽,爸爸是癡情種,我以前是壞小孩』之類的說詞。後來有一次在家中與小雨見面,小雨和我分享她為寶寶做了什麼功課,歡笑聲中一陣沉默,小雨突然跟我說:「妳知道嗎?我爸爸其實喝酒了之後都會打我,也會打我阿嬤,我後來受不了才翹課、翹家,我當時好恨我媽,為何要丟下我,但是我又好像可以理解她。」小雨生命的曲折,讓她學會早熟,她做過PUB、咖啡廳、餐廳,她必須提早面對很多的事情。有次在談小雨和男友的感情,小雨很豁達的說:「很多人都不祝福我們,但是說不定哪天,我發生了意外就會有遺憾,生命很脆弱,我只想活在當下去愛這個人。」但如何做好一個母親的角色,卻逐漸消磨了小雨對於這份愛情的堅持。

👉內容未完,全文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