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第十六屆Formosa女兒獎&第六屆亞洲女兒獎頒獎典禮

第十六屆Formosa女兒獎得獎名單

社群經營獎:張祐芸、陳邦媛、陳婉瑜
特殊創作獎:柯宇珊、劉姿忻
體能運動獎:李家馨、許惠雯
數理科技獎:邱萱、陳映築、謝涵婕
勇氣冒險獎:李佾菁、王如璇、章芸慈

第六屆亞洲女兒獎得獎名單

亞洲女兒人權獎:尼泊爾/艾許瑪.艾瑞爾(Ashma Aryal)
亞洲女兒社群經營獎:台灣/方思穎

 

勵馨基金會今天(13日)舉行「第十六屆Formosa女兒獎&第六屆亞洲女兒獎頒獎典禮」,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雖然亞洲各國性別平權的發展階段差異很大,女孩仍面對教育、性別平等、健康、受暴、童婚等重大挑戰,勵馨主辦女兒獎是秉著「投資女孩就是投資未來」,歷年來近300位女孩獲得這個獎項,如今都已經在各地發光發亮。

頒獎典禮在4名亞洲女孩人權大使穿著傳統服裝及其他女孩列隊下魚貫入場,並在陳嘉唯激昂的rap歌聲中開始,除了頒獎之外,女孩們也各自獻上自己的才藝,由入圍體能運動獎的蔡依潔首先進行武術表演,另外還包括舞蹈、相聲、長笛演奏、小提琴等,來自尼泊爾的艾許瑪.艾瑞爾(Ashma Aryal)表演的傳統舞蹈溫婉動人,觀眾還自動配合節拍鼓掌;另外,歷屆女兒獎得主也受邀觀禮,並在典禮最後傳遞紀念戒指給本屆女兒,結束前所有人一起大合照,場面溫馨感人。

今年共有44名女孩入圍第十六屆Formosa女兒獎,4位來自越南、蒙古、台灣、尼泊爾的女孩入圍亞洲女兒人權獎及社群經營獎,Formosa女兒獎共有社群經營、勇氣冒險、數理科技、體能運動及特殊創作5種獎項。紀惠容表示,雖然婦女運動已經開展了30年,但女孩們仍有很多外在的限制與挑戰;新北市社會局長張錦麗也表示,女孩有無限潛能,敢做夢就可能會實現;但女孩們較欠栽培,社會要拿掉對女孩的性別框架。中華民國海軍少尉也勉勵女孩,成功的路上並不擁擠,只是堅持到最後的人很少,希望大家莫忘初衷。嘻哈歌手陳嘉唯則鼓勵女孩勇敢追求白日夢,因為那才是你真心想要的。

紀惠容指出,勵馨基金會主辦的Formosa女兒獎,今年第16屆;亞洲女兒獎也進入第6屆。16年,Formosa女兒獎第一屆得主,從花樣年華到了或過了而立之年。而6歲,唸大班了。一路上,似長又短,時光飛逝,女孩培力是好多人陪伴,一起灌溉耕耘的結果。

今年Formosa女兒獎的得主非常多元,勇氣冒險獎得主章芸慈從小就得到罕見疾病水皰症,從前他恨它,並感到生命的無望。雖然知道他的身體會越來越不便,但他不害怕未來,只有更珍惜生命,把握時間去探索世界、汲取新知識。而他的夢想很小也很大,只盼望這個世界沒有歧視、沒有霸凌,每個生命可以以它自身的方式存在。

特殊創作獎得主柯宇珊在錄取了科教館跨域人才培育計畫後,為期半年研究空污議題,他發現空污問題其實源自於人的態度,因為生存要素裡只有空氣不需要爭,所以我們根本不會珍惜。他的夢想是寫出感動人心且與空汙有關的文章或劇本,讓大眾知道空氣不是汙染,而是我們汙染了空氣。而他也會盡可能貼近生活,從在地的角度出發。他期許自己能寫出更多更好的故事,讓社會能因為小小的他而有更美好的改變!

體能運動獎得主許惠雯表示,在他14歲那一年,有一個上舞台的機會,當初他還很害怕,但當他鼓起勇氣上台表演後,整個人生開始改變。在15歲那年他創了一個舞團叫做IKD(I like dance),從一次次的失敗中學習,也獲得許多幫助,後來更收到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安分局的表演邀請,讓他感覺受肯定。他的夢想是到韓國受訓,成為一個舞者,活得精采。

就讀實驗高中的謝涵婕想要成為一名科學家,學習生物工程,創辦社會企業,用科技溫暖世界。在參加中研院的高中生命人才培育計畫中,他研究「促進自噬作用的天然物在阿茲海默症上的潛在藥物應用」,並相信知識是一股讓社會更好的力量。除此之外,他對資訊領域也十分有興趣,曾和同學設計網頁,推廣在地非營利組織,目前和加州的非營利組織Thirst Project接洽,為當地長期缺乏乾淨水資源問題出力,並在台灣推行為非洲掘井的募款計畫。

來自雲林的王如璇夢想是跳脫學校的框架,把「島語文化」傳承下去。他在15歲那年成立了自己的團隊「ACE家族」,在家鄉雲林推廣島語文化。「島語」象徵著台灣島嶼上的語言,除了推行「台語」「原住民語」外,還有「新住民」語,今年他們更遠赴台東縣山區小學辦理「島語文化交流」營,想幫孩子找台灣逐漸遺失的美好。未來他希望更多人正視「島語文化」逐漸流失的事實,讓更多人關心這件事。

得到社群經營獎的陳邦媛因為看到國小罹癌同學因治療掉髮造成外觀改變,而萌生幫助癌友念頭,他認為一束頭髮,可以改變一個人,更能讓他人重拾自信,勇敢的走出人群。因此他從自己留髮、捐髮、舉辦校園募髮活動、登上玉山募集經費,到後來為號召更多人響應,進而騎車環島、建立網路社群。

得到亞洲女兒人權獎的艾許瑪.艾瑞爾(Ashma Aryal)來自尼泊爾,他說為兒童工作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尼泊爾是一個男權國家,女孩的受教權低落,童婚比比皆是,儘管尼泊爾法律規定最低法定結婚年齡為20歲,仍有約37%的女孩在18歲之前結婚,約10%的女孩在15歲前結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數據顯示,以亞洲為例,尼泊爾的童婚率排名是第三名,僅次於孟加拉國和印度。這些婚姻是由貧困,缺乏教育,童工,社會壓力和有害習俗形成的,並使得女孩在尼泊爾社會中的價值低於男孩。

他表示,很多女孩都被逼婚,在某些地區,有些家庭甚至會娶只有一歲半大的小女嬰。童婚會造成女孩輟學,而且因為沒有避孕常識,所以很早就懷孕生子,並且頻繁地生小孩。作為一名亞洲女孩大使,他將證明自己是變革的開端,透過挑戰社會的方式,努力爭取孩童權益,他的目標是專注於童婚、童工和兒童販運議題。

得到亞洲女兒社群經營獎的方思穎(Anais Fang),目前在美國就讀聖瑪麗學校,2012年,由於他父親提出國際監護權訴訟,他和母親一起回到了台灣。他不知道父親已經申請禁令,禁止他在接下來的3年返回美國。期間,他不僅遭遇了文化衝擊,還經歷被同學欺負與孤立的歷程。為此,他利用當時有限的中文能力,向台北地方法院寫了10封信,還參加了多次法庭聽證會,為自己的基本人權辯護。

雖然他的努力毫無用處,但從未放棄。最後,他接受事實,並決心從改變社區開始。在學校,他發起了演講活動,向學生團體介紹了各種全球性問題。他的跨文化經驗和接受變革的意願給了自己的人生無限可能。雖然回到台灣似乎是他當時最大的障礙,但也是最大的祝福。通過這次考驗,他成為一個雙文化的全球公民,跨越不同社區,為女孩而戰,並從全球的角度發現他們的需求。

紀惠容表示, 2016年世界銀行宣布投入至少25億美金展開五年計畫,支持全球12-17歲女孩受教育,並預測此一計畫將為全球帶來廣泛的經濟效益。時任美國第一夫人的Michelle Obama說,「顯而易見的,當我們投資女孩的教育、讓女人有工作,這不只對她們有利,而是讓全世界都受益。我們必須確保投資女孩萬無一失;她們是我們的女孩,是我們的責任。」

勵馨2000年發表少女人權紅皮書、2001年提出《少女人權宣言》、2003年設立Formosa女兒獎、2004年開始舉辦「魔法少女電力營Power Camp」,培力女孩近20年,期待女孩在潛移默化中,體會「性別」對自身的限制與影響,加深性別覺察;未來更能彼此串連,形成改變世界的力量。

21世紀是女性當家的女力時代,不論是建構女孩友善城市、打造女孩專屬空間,落實培力女孩承諾,在全世界許多國家和城市,女力早已在各個領域閃耀光芒。勵馨堅持投資女孩,與聯合國2011年訂立「國際女孩日」──肯認「少女人權為普世價值」的概念不謀而合。

今天參加典禮的貴賓包括嘻哈歌手陳嘉唯-Raptress、新北市政府社會局局長張錦麗、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董事長蕭新煌、PEPPER's創辦人兼設計師陳艾瑪、勵馨基金會董事長林靜文、首位A級證照棒球女教練范悅圓、新光人壽慈善基金會副執行長陳彥名、中華民國海軍少尉胡家琳、外交部非政府組織(NGO)國際事務會副參事邴兆魯等人。

 

亞洲女兒獎得主資料

 

姓名Ashma Arya艾許瑪‧艾瑞爾

推薦組織Jagriti Child and Youth Concern(JCYCN/尼泊爾賈桂堤兒童及青少年關懷組織

國籍:尼泊爾

自傳

我是來自Devchuli的17歲女孩。我11歲時開始參加Vrikuti兒童俱樂部的兒童俱樂部。我現在是區兒童俱樂部Nawalparasi的秘書和市級兒童網絡的副主席。我是一個女孩,旨在使我的國家和整個女孩友好的世界。我想證明,如果女孩獲得平等機會,那麼她們就可以領導整個世界。

※參與/經歷

為兒童工作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自從我還是孩子以來,我在兒童領域的旅程已經開始了。由於我的社會是男性統治社會,男孩很容易獲得自己的權利,但為了爭取同樣的權利,女孩必須遭受很多苦難。為了消除這種心態,我開始在女孩的權利領域積極工作。隨著市兒童網絡和市政當局的協調,我領導了與童婚、童工、吸毒成癮有關的各種宣傳方案。最近我們為女孩完成了5天的自衛訓練,以保護自己免受危險情況的影響。除了自衛訓練,我還在社區級圖書館的支持下,領導了為女孩的足球訓練課。從幫助兒童的預算中,我們使用部分預算來管理直轄市中每個學校的女孩所需的藥品及衛生巾。每年在JCYCN的幫助下,我們都會提交我們的地區女孩計畫,而所有這些計劃已經產生積極的影響。女孩們開始無所畏懼,她們開始為自己的權利發聲。這些計劃中最重要的成就是童婚率和童工現象的減少。要從事這些活動對我來說並不容易,因為我的社會不允許女性獨自外出。

※尼泊爾的現象

儘管尼泊爾法律規定的最低法定結婚年齡為20歲,仍有約37%的女孩在18歲之前結婚,約10%的女孩在15歲前結婚。男孩們也經常很早就結婚,但數量低於女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數據顯示,以亞洲為例,尼泊爾的童婚率排名是第三名,僅次於孟加拉國和印度。這些婚姻是由一系列因素造成的,包括貧困,缺乏教育,童工,社會壓力和有害習俗。所有這些問題的切入是根深蒂固的性別不平等,以及破壞性的社會規範,使得女孩在尼泊爾社會中的價值低於男孩。

尼泊爾政府承諾改革,但在全國各地的城鎮和村莊,什麼事都沒有改變我們常聽到了許多安排好的童婚,而很多女孩都是被家人、家族親戚逼迫結婚的。在某些地區,有些家庭甚至會娶只有一歲半大的小女孩。童婚帶來非常有害的影響,因為已婚子女通常會輟學。而且已婚女孩因為沒有避孕的常識,所以很早就懷孕生小孩,有時則是因為他們的姻親和丈夫迫使他們盡快懷孕,並且盡可能頻繁地生小孩。

※在您的國家內外贏得亞洲女孩人權獎/亞洲女孩社區發展獎之後您的潛在貢獻

作為一名亞洲女孩大使將證明我是變革的開端。透過挑戰社會的方式,我開始在爭取孩童權益的領域中努力。我的目標是在成為一名大使之後,專注於童婚、童工和兒童販運的議題上。

 

※姓名Anais Szu-Yin Fang方思穎

※推薦組織St.Mary's School聖瑪莉學校

※國籍:台灣

※自傳

Anais Fang是一名十年級學生,獲得聖瑪麗學校的獎學金,成為學生代表大會上唯一出生於亞洲的代表,致力於促進社區發展,並提升跨文化意識,展示了模範女性領導力和卓越的全球競爭力。

※參與/經歷

在2015年,我得到了聖瑪麗學校的獎學金,成了最年輕的寄宿學生。距離家有10,000公里,我在9個月內完成了100多項社區服務,成為2018年南俄勒岡州女性的領導者。另外,我還成為學校「全球鄉村俱樂部」的創始成員。該俱樂部籌款的目的是提供開發中國家兒童教育機會。每年,我們籌集數千美元,支付塞拉利昂兒童的學費。

做為華人,中國新年遊行的舞獅表演後,我接受當地新聞採訪,講述我如何倡議中國文化。作為台灣的唯一代表,我用雙語來彌合兩種文化,履行我作為亞裔女孩大使的角色。

※方思穎的故事

2012年,由於我父親提出國際監護權訴訟,我母親和我一起回到了台灣。我不知道父親已經申請禁令,禁止我於接下來的3年返回美國。期間,我不僅遭遇了文化衝擊,還經歷被同學欺負與孤立的歷程。為此,我利用當時有限的中文能力,向台北地方法院寫了10封信,還參加了多次法庭聽證會,為我的基本人權辯護,雖然我的努力毫無用處,但我從未放棄。最後,我接受事實,並決心從改變社區開始。在學校,我發起了演講活動,向學生團體介紹了各種全球性問題。我的跨文化經驗和接受變革的意願給了我無限的可能,雖然回到台灣似乎是我當時最大的障礙,但也是最大的祝福。通過這次考驗,我真正成為一個雙文化的全球公民,它使我能夠跨越不同的社區,為女孩而戰,並從全球的角度發現她們的需求。

※在您的國家內外贏得亞洲女孩人權獎/亞洲女孩社區發展獎之後您的潛在貢獻

除了倡導兒童權利外,我期望也能減輕文化衝擊對社區亞洲姐妹所造成的困難。作為聖瑪麗學校全球鄉村俱樂部的主要成員,我的慈善工作和籌款活動是為貧困女孩提供更安全的學習環境,我希望能啟動更多籌款活動,俱樂部推薦給其他人。如果贏得獎項,我將真正成為多元文化的橋樑。

※您將為亞洲女孩人權獎/亞洲女孩社區發展獎帶來哪些個人技能,專業知識或經驗,您將如何積極影響亞洲女孩運動的結果?

我有一個使命,決心為亞洲女孩運動開展一項模擬試驗,該運動將利用我個人的經驗,不僅是倖存者,也是一個支持她們權益的女孩榜樣。我想教育社區中的女孩如何在法庭上為自己說話,期間我也諮詢了兩位律師,他們也願意花時間教育亞裔女孩了解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