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構性暴力未除 女性難以翻身

 2011/04/22

【治國論述】如何解決結構性暴力?

勵馨執行長紀惠容公民提問     本文轉載自自由時報

  〔自由時報記者黃維助/台北報導〕針對如何解決日漸擴大的貧富差距問題,民進黨總統初選三位參選人四月二十日論述時各自提出解決藥方。蘇貞昌主張透過稅制改革,進行所得重分配;許信良認為民進黨應該高舉社福大旗,解決貧富不均問題;蔡英文則主張積極發展在地經濟,建構完整的社會安全福利體系。

  受邀與會提問的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從過去兩黨執政經驗來看,貧富差距愈來愈大,因為沒有所得重分配,這是政策傾斜與結構性暴力的問題,國家領導人要如何解決;其次有關性產業的問題,應該是要縮減或開放?

  蘇︰用政府力量幫助弱勢

  蘇貞昌首先回答表示,公平是國家核心價值,沒有公平,社會就不會安定。整個社會相關的弱勢者,常常在弱勢中循環,政府要用力量助其脫身,透過基本教育、競爭機會的公平及國家力量的介入等方式來達到這個目標。

  蘇貞昌說,目前國家主要稅收的最大宗,近七成半是由薪水階級支付,而數百萬元或高達二千萬元高所得者竟不用繳稅,這就是沒有透過稅制改革進行所得重分配,因此,所得重分配的問題,應就相關稅制進行改革。

  許︰主張課徵資本利得稅

  許信良說,要消除貧富不均的制度暴力問題,歐洲的社會福利體制就提供最好的解答,他們嬰兒出生後從搖籃到墳墓,都受到國家的照顧,台灣為何不能做?但藍綠政治菁英都不敢碰財產重分配問題。像股市居然不要交所得稅,很奇怪的事,所以他主張課徵資本利得稅。

  許信良強調,民進黨應堂堂正正高舉社會福利大旗,來消除制度性暴力問題。

  最後回答的蔡英文表示,台灣的貧窮問題愈來愈嚴重,很多人以為解決貧窮,就是用傳統的財富重分配,用稅或津貼的方式來做,這固然是一種解決方法,但她認為要更積極地替人民找工作,所以她提出發展在地經濟的觀念。

  蔡︰建構完整的社福體系

  蔡英文指出,希望都會的青壯人口,可因國家的政策引導,回到鄉村從事高階農業生產、研發創新、藝術創作,增加鄉村的生產力及消費力,創造在鄉村的就業機會,也提供全面性的就業機會給中下階層。

  蔡英文強調,國家要建構完整的社會安全福利體系,包括托嬰、學校教育、老人照護,要一定程度公共化,政府挑起照顧的責任;並推動社會住宅,降低青年與弱勢者的壓力。

  至於性產業的問題,蘇貞昌說,目前社會秩序維護法,只罰娼不罰嫖,○九年大法官解釋第六六六號,已解釋這是不公平,兩年內要改,內政部現在推給地方,他認為很不對。

  許信良表示,尊重從事性產業者,但有些是不幸的、被迫的,甚至是犯罪的,政府一定要嚴厲打擊。

  蔡英文則認為,性產業走向自由化之前,要先解決制度性的暴力問題。

 

【勵馨觀點】紀惠容執行長的事後回應

結構性暴力未除 女性難以翻身

  三分鐘的臨場回應確實很高難度,但我可以確定的是,三位初選參選人對於性產業的「結構性暴力」,不夠了解也未予以正視。未來,勵馨、反性剝削聯盟等還需再努力溝通,我們期待未來的總統候選人有勇氣處理結構性問題。

  不管如何,我首先還是要肯定民進黨在總統候選人初選,以公開辦理政見發表形式,並加了公民提問,讓公民團體有機會對話、檢視參選人的想法,這是進步、民主的作法。

  身為民間團體、實務服務者,我們深深體認到台灣存在許多結構性的邪惡,它讓許多弱勢或資源匱乏之下的女性難以翻身,更讓在性產業裡面的女人陷入無底的深淵。

  我們認為性工作、性產業都不應放在自由主義彩衣下論述或思考,簡單地認為這只是職業自由選擇;甚至明知它是一個以男性為主的「人性必要之惡」,卻讓它開放。政府也不應一手舉福利大旗,一手放任性產業,更不應以為福利可解決性產業問題。

  對於許信良說,尊重從事性產業者,但有些是不幸的、被迫的,甚至是犯罪的,政府一定要嚴厲打擊。其中他說的,「尊重從事性產業者」就讓我們很不放心,因為,從事性產業者包括獲取暴利的業者、經理人,他們就是暴力結構的一環,而且通常他們會化身成為白道,甚至成為有權力的政治人物、偽善的慈善家,在性產業裡的生存遊戲規則就是他們在操弄的,在許的邏輯要尊重又打擊,就不知他是要如何自圓其說這樣的矛盾?

   另外,蘇貞昌有說到社會秩序維護法裡的罰娼不罰嫖是不公平的,但他並未說他的看法,是要通通不罰嗎?還是通通罰?還是可以罰嫖不罰娼?還有他也未對性產業的結構性暴力提出他的看法,這是很可惜的。

  三位候選人唯有蔡英文提到需要解決制度性的暴力問題,可惜她是放在時間到的最後一句結尾語,沒有任何論述。另外,我們擔心的是,雖她有說解決制度性暴力問題,卻也說了在性產業走向自由開放之前,這讓我們不知她對性產業的態度,到底是要走向開放或縮減?

  勵馨基金會主張「縮減性產業」,借鏡瑞典以「罰嫖不罰娼」的法律手段,有效縮減性需求。對於在文化、教育、經濟、就業、家庭、性別…等結構的暴力,政府必須要有勇氣面對,有智慧的處理。在倡議上學習美國影劇界發起「好男人不買春運動」。

  勵馨期待,未來的總統候人要有勇氣面對所有結構性暴力所產生的問題,除了性產業還有貧富差距、被壓迫的弱勢者、兩岸關係等都是急待解決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