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肥」形容女性,非常有問題

紀惠容(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台灣幾乎每天都要忍受男性政治人物的歧視語言,他們喜好辯解,可惜常常越描越黑,讓人搖頭,巴不得這些佔有重要位子又握有發言權與解釋權的大男人,被消音。
最近兩則歧視語言,一是台北市長柯文哲在記者窮追之下,居然脫口而出,稱陳菊是「比較肥的韓國瑜」,後來又強辯說,他沒有歧視,不管胖瘦肥都只是形容詞,若肥不能用,那乾脆把國語字典這個字取消算了。

歧視深藏語言底層

另外,就是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在一場論壇上說,「現在鳳凰都飛走了,進來一大堆雞」,意指70萬名外籍移工是次等勞工,相似他曾說的「怎麼瑪麗亞變老師了」之類的歧視言論。為了應付外界失言批評,他又開直播稱,「鳳飛雞來」的「雞」,是指非法打工和賣淫的。
以上兩位真的是越辯越離譜,越描越黑。至今兩人未曾為他們深藏在語言底層的歧視道歉,因為他們的腦袋不具性別意識,也不反省,所以無法覺察自己的歧視言論。
檢視柯市長語錄,還真不少物化女性的言論,包括,稱候選人漂亮「適合坐櫃檯」,不適合當市長;30歲以上女性有3成未婚是「國安問題」;又說台灣外籍新娘已「進口30萬」;有些女性同胞「直接上街嚇人」;節目點播破千萬就讓學姊「陪吃飯」……。
再檢視韓國瑜語錄,歧視、物化女性也真不少,如參選國民黨主席記者會上說,「模特兒越多,伸展台上觀眾愈可以看出哪個模特兒身材好,不怕貨比貨,就怕不識貨」;「男人以天下為家,女人以家為天下」回應外傳其妻不支持他參選;「世界上最惡毒的眼神,就兩個美女在看對方的眼神」,回應他與柯文哲的關係。
對於柯市長,多虧婦女團體為柯市長上性別課程,期許他帶動台北市成為性別友善城市,這個期許放在他身上真是太遙遠了。婦女團體也別寄望韓國瑜改變。想想,欲翻轉他們自小在男性優勢環境被塑造的大男人僵固的思維,真的比登天還難,也因此他們三不五時總會不自覺說一些歧視語言,出來嚇人。
此次他們以「雞」、「肥」兩字形容女性,不管是移工或檯面上女性政治人物,就是歧視。這些深藏語言底層中的歧視,若非特別指出來,有時很難察覺。歧視語言是否具殺傷力,不是主流發言者說了算,而應由被歧視者定義。例如,我們罵人神經病、白癡,這些不自覺的髒話,對身心障礙者就是極大的壓迫。

錯用權力錯用語言

長期以來,台灣社會慣以「雞」嘲諷性交易者,以「胖」、「肥」嘲諷女性身材,這是台灣社會長期以來男性使用這些文字或語言的脈絡思維,男性朋友可能很難覺察有何不妥。處理歧視,並非禁用大家使用某些詞彙,或極端的講求政治正確的修辭比賽,變成語言戰爭,禁止不會讓歧視消失。而是應該檢視語言背後的權力關係和主流價值,還有其脈絡,才能釐清為何這些文字或語言具有殺傷力。
柯、韓兩位政治人物擁有位子與權力,更應小心使用語言,建構友善性別城市或國家,不是耍嘴皮,還要人家把「肥」從字典拿掉,問題出在你們錯用權力、錯用語言,讓另一群族痛苦。這不是幽默,好的幽默,應該在笑聲背後壯大弱勢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