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運】隱形性產業-看見婦女跨國移動的脆弱處境

 ◎勵馨新聞稿 

 

以「臥底」方式,進入英國性產業進行調查的白曉紅,在新書「隱形性產業」座談會中指出,當政府把「人口販賣的加劇」歸咎於「非法移民的增加」,就會遺忘貧窮是創造人口販賣的有利條件,做出更不利跨國移動者的政策,讓移動者的脆弱處境雪上加霜。 

 

作家、也是記者的白曉紅來自台灣,她以「臥底」方式,應徵妓院接待女侍,進入英國性產業進行調查,並於4月9日出版《隱形性產業》一書。書中提到,政府的就業市場限制所導致的邊緣化和貧窮化,正是羅馬尼亞女性為歐盟60個國家中性工作者人數最多的原因(在英國,移民性工作者人數最多的國家是羅馬尼亞、俄羅斯和保加利亞)。
  
當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問:「為何使用臥底方式進行採訪?」白曉紅低調的說,傳統採訪和移民女性距離較遠,比較表面;另外,移民女性從事的性產業比較隱密,而她們又多數無證,在雙重非法性的情況下,加上她想了解移民女性的勞資關係和勞動條件,所以臥底採訪是較合適的方式。
 
白曉紅提到在採訪過程中,令她印象最深刻的一名性工作者,她是來自中國的移民,因為不識字,每次看到嫖客只會用簡單的英文說:「半小時50磅,1小時100磅」。白曉紅說,這些移民性工作者大多因為貧窮來到異鄉討生活,缺乏社會關係及資訊,只好從事性產業,陷於社會歧視與孤立的生活,也沒有醫療資源,難以得到幫助。
  
她也不諱言,許多性工作者雖然陷於不利的脆弱處境,但最後仍選擇留在性產業中工作,他們真是自由選擇的嗎?她認為,雖然這些人雖沒有被迫從事性工作,但在重重的經濟壓力下,一旦進入就很難脫離。
  
而且相較於外界認為他們是被壓迫的性工作者,從事性工作是匱乏下的選擇,但在英國從事性工作人數最多的羅馬尼亞移民和中國移民卻不認為自己被壓迫,反而覺得性工作是高薪工作,賺得多又賺得快,是一個脫離貧窮的捷徑。
  
不過,卻不是每個人都能脫貧,在全球化的發展趨勢下,資本、技術與人力的跨國流動形成常態,但在流動過程中,因著輸出國與輸入國在全球政經結構中的不對等地位,這些跨國流動也造成更多的剝削與不平等,首當其衝的就是移出的低薪勞動人口。
  
以台灣為例,內政部統計,103年底在我國的外籍人士(不含大陸人士)共計80萬1千人,其中,外籍勞工55萬2千人,占68.9%,為最多;其次是尚未取得國籍之外籍配偶4萬3千人,占5.3%,二者合計占我國外籍人士74%。而這兩個族群,也是擔負台灣3D(髒Dirty、累Difficult、險Dangerous)工作的主要族群。
  
紀惠容表示,白曉紅以臥底採訪進入性產業,真實的描述許許多多家庭經濟供應者的女人,在結構之惡下,跨國移動、匱乏之下,「被迫」選擇了性行業。她們絕大多數是經濟弱勢國家的底層弱勢者,她們必須為最基本的生存而戰,這些女性的勇氣與處境讓人無法視而不見。
  
人口販運防制聯盟指出,台灣雖有「人口販運防制法」(2009年立法),但實務上卻常見輕判加害者,或改用其他條文起訴定罪,導致受迫的外勞行蹤不名,而且人數每年增加。直到2014年底,仍有四萬多人,約佔8%。但是,政府卻僅以檢舉獎金(逃逸外勞、非法雇主、雇主惡待)的誘因,企圖解決這項問題。
  
婦女救援基金會主任、同時也是人口販運聯盟代表白智芳也表示,白曉紅的談話讓她想到過去聯盟10年來服務的許多個案。她指出,台灣每年有140個因為人口販運而進入性產業的案例,但最後這些犯罪者被判6個月以下者高達55%,她希望台灣在人口販運的犯罪制裁和賠償制度能夠落實。
  
白曉紅則以英國為例表示,「本世紀初當歐洲各國緊縮移民政策與國界控制後,歐洲政府把『人口販賣的加劇』歸咎於『非法移民的增加』。『向人口販賣問題宣戰』已經變成與打壓『非法移民』的政策緊密結合在一起。……偽造這種錯誤的連結,很明顯的是有利於國家。在此過程中,國家的角色……事實上為人口販賣創造有利的條件,比如貧窮……已經大大的被遺忘了。」
  
紀惠容說,雖然台灣不是「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的締約國,但CEDAW國內法化並加以落實。勵馨呼籲,應該承認女性移工透過護理和家務等方式,對其國家和目的國作出的社會和經濟貢獻,所有女性移工的人權都應得到保護,其人權包括生命、自由及個人安全、不受虐待、不受有辱人格和非人道的待遇、不因性別、種族、族裔、文化特性、國籍、語言、宗教或其他狀況受到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