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想】對那些在嘻哈世界中奮鬥的女性致敬-淺談嘻哈界的性別議題

◎莊泰富(總會公民對話處教育專員)

在2014年諾貝爾頒獎典禮上,嘻哈皇后昆拉蒂法(Queen Latifah)獻唱黑人女權經典嘻哈歌曲《U.N.I.T.Y》祝賀馬拉拉與凱拉西共同獲得人權獎。25年前昆拉蒂法撰寫這首歌時,她將半夜走在大馬路上被黑人男性性騷擾的經歷寫出來,她也同時將自己在家庭中被家暴的經歷寫出來,就是想要讓這個社會大眾看見黑人女性的脆弱處境。

談到嘻哈音樂時,我們不得不談論嘻哈音樂的歌詞當中,常常會出現的厭女詞彙,特別是稱呼女性為whore及bitch的情況,是十分常見的歌詞。譬如說聲名狼藉(The Notorious B.I.G)歌曲中的"I meet a bitch, fuck a bitch, next thing you know you fuckin' the bitch.",或是ICE-T歌曲《Bitches 2》的歌詞"You ain't nothing but a Bitch!”。

這些貶抑女性的歌詞,成為了嘻哈音樂的傳統,把女性視為婊子跟賤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面對這種黑人女性在嘻哈文化中遇到的不友善對待,昆拉蒂法創作的這首歌曲《U.N.I.T.Y》,歌曲共分成三個部分,第一段RAP以自己在街頭被性騷擾及侮辱的經歷來讓社會大眾看見黑人女性在公共領域的日常、第二段則是以自己在親密關係領域中遭受到的暴力對待作為反對黑人嘻哈文化厭女的佐證,最後一段則是來自於街頭的反思,她希望女性別以bitch來自稱自己,對歧視女性的街頭文化作出反擊。

為什麼需要作出反擊?就是因為嘻哈做為黑人抵抗白人霸權時的工具,他必須很「陽剛」、很「父權」。

 

要成為一個喜歡嘻哈的女性,代表著要喜歡那些傷害你的人。因為這個音樂就是這樣子。但是,別忘記了,這個文化是我們(黑人所有人)的…

-Ava Marie DuVernay

 

Ava Marie DuVernay在其2010年的紀錄片《My Mic Sounds Nice》當中,導演找了許多知名的嘻哈女性,來談論提到身為一名黑人女性要在這個領域當中生存,會面臨到怎樣的議題,包含專業不被尊重、很容易發生性別歧視與暴力…等都是黑人嘻哈女性在進入這個領域時要面對的困境。

 

👉內容未完,全文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