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馨語】我只是想要一個家

◎潘怡嬋屏東法院家暴暨家事聯合服務 社工

「我只是想要一個家而已」

「家」對於每個人而言是一份歸屬與溫暖。

在外工作累了一整天,打開家裡大門撲鼻而來的是一份歸屬的味道,著實的讓自己深深的吸上一口,心想「回到家真好」。

對於每個人而言「家」的定義不同,它可以是個「旅館般的存在」、「放鬆的歸屬」、「溫暖的空間」,然而在我面前的小樂帶著哀傷的眼神向我表達:「我只是想要一個家而已……」。

是什麼原因讓小樂的家不見了?

今天是我跟小樂的第二次見面。第一次見面的他,帶著靦腆的笑容坐在媽媽旁邊,主動對著素未謀面的我揮了揮手;弟二次見面的小樂,則是用樂觀的臉龐,帶著一絲不安的眼神,站在媽媽旁邊看著我,跟第一次見面一樣,也對我揮了揮手。

每一位被法官傳喚前來擔任「兒童」證人的未成年子女,面對被傳喚的指令,沒有一位兒童不帶著一絲不安與慌恐,而小綠屋兒童諮商環境給了他們放鬆的歸屬,讓他們適當的遠離來自法院環境的壓力與害怕面對衝突父母的恐慌。

或許在小綠屋操作兒童媒材的小樂是放鬆、是心理安全的,短暫的遠離來自兩邊家庭的壓力,所以他默默的告訴我來自於他內心深處的渴望。

或許對於某些人而言,家的存在是垂手可得的,但對於我們服務的這群兒童而言,一個讓他們放鬆、穩定的家卻是相對困難的。小樂的家沒有不見,是一直存在他心中那個曾經歡樂的家庭,但是在衝突關係中的父母親,遺忘了讓小樂感受到家的溫暖與穩定。

是否能在爭吵當中、是否能在夫妻情感失落當中、是否能在痛苦當中,停下來回頭看一看你的孩子、抱一抱你的孩子,讓陪伴在你身旁的孩子做回那個無憂無慮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