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馨語】暖心芭樂

伈宜 屏東分事務所 家暴社工)         

前幾日為了結案前去訪視美美,美美是由前社工服務一段時間再由我接手的個案,當日告知將結案時,美美開心地對我表達感謝。

「這幾個月真的麻煩你們了」頂著一頭蓬蓬捲髮、用大剌剌的笑容看著我。美美是位身材胖胖的大姊,今年已五十來歲,樂觀的外表下根本看不出過去是遭到先生長久家暴的婦女。

美美習慣性的拿出切好的芭樂請我吃,並娓娓的道出過去的故事。

美美的先生從事汽車零件業,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下班後與朋友們小酌,聽起來像是極為平常的事情,但卻是美美夢魘。每當先生喝完酒回到家後,美美都需要戰戰兢兢的行動,生怕一點錯誤會惹怒先生,甚至連先生睡著時美美也害怕得不敢出點聲音。有次美美在先生喝醉睡著後,不小心吵醒先生,先生一起床便朝向美美丟了手邊的物品,事發太快連美美也記不起來丟過來的到底是甚麼,只是想著趕快找個地方躲起來,依然被先生抓到後拳打腳踢一頓。美美微微笑了一下,像是在說個笑話一樣,看著停止吃芭樂的我,美美拿起碗催促我趕快吃。美美持續說大家不諒解他為甚麼不離開先生,但家庭這件事哪有想的這麼簡單,甚至到後來分居先生依然會到美美住處騷擾、施暴。

「現在想想,當時的我真的很痛苦呢。」美美皺著眉頭苦笑。

與之前社工交接時,當時的社工告訴我從事家暴社工需要有方法讓自己紓壓,不然自己會受到個案影響,讓你會很難支撐在這份工作中。原本不以為意的我,在一一訪視案主並了解每位案主的故事後,更能體會這份工作的沉重。

進入勵馨工作才三個月多幾天的我是個超級新人社工,開始接觸到家庭暴力時,最先想到的是「暴力」,聽到太多暴力言語、看到許多暴力場面,甚至會擔心自己會經歷暴力,諸多的擔心讓我對面對這份工作總是戰戰兢兢。因此與案主會面對談時,都會格外的謹慎小心,自己也變得難以面對案主們;經過一段時間與督導的討論以及內訓的課程中,才了解社工更需要的是專注在「家庭」上,將想法轉變成「透過自己案主家庭會過的比現在完善、個案能處在比現在安全穩定的家」,想法的轉換讓我工作起來更能投入在這份工作,能為案主想的更多,因此也發現案主面對我的態度更加放鬆、更加願意對我將心胸敞開。

即將離開時,美美要將剩餘的芭樂打包讓我帶回辦公室,我婉拒美美讓他自己留這吃,戴上安全帽準備要離開。

「謝謝啦,幸好當初有你們。」美美硬將芭樂塞給我,堅持要我在吃一塊,我心暖地接下這份心意,咬著我的芭樂並騎上我的摩托車,帶著微笑離開了美美的住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