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罩子放亮點

◎紀惠容(執行長)

一位香港人的心聲。

「我們不怕。為什麼他們要做這些喪心病狂的事?就是要我們怕。

可是他們忘記了,我們香港人一直在抗共,一直在跟世上最大的黑社會對抗。Richard Lloyd ParryI在《泰晤士報》說,Bravery of Hong Kong shames the West。我們的勇氣,令西方的自由世界也汗顏。我們連共產黨也不怕,難道會怕你們百來個拿著木棒叫囂的古惑仔?

我們會憤怒,我們會痛心。我們會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必要時也會逃生,保留有用之身。

我們是香港人,我們一點也不怕。」

看到這篇一位香港人的心聲,眼淚在眼眶打轉。當警察、古惑仔和在一塊,中共如芒在背的時候,香港人仍然挺直腰桿說,我們不怕。

自2014年,香港為了爭取民主化,反對中國「審查」香港行政首長候選人、要求真普選,展開了「佔中行動」,又稱「雨傘運動」或「雨傘革命」,到如今的「反送中行動」,這一切都是香港1997年回歸後,不斷遭到中共當局各種管制的反撲。

即便今年「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加上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鍾耀華、黃浩銘、李永達共9人,分別被判決「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或「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名,法官的判詞嚴厲指出,他們不能以「公民抗命」為犯下刑事罪行作辯護。

香港民主覺醒力量

表面看起來「佔中行動」是失敗了,但是,種下民主理念,遠遠超乎想像。它讓香港公民更多覺醒、反專制,尤其是香港年輕人已不輕易被控制思想,或被洗腦灌輸專制的意識形態。從此次的「反送中」即可看出香港年輕人捍衛民主決心與與勇氣,他們對強權怒吼,為香港存亡而戰,在頭破血流中,可能面對5至7年的刑責壓力中,仍奮力掙扎。 

反觀台灣,香港抗爭的畫面歷歷在目,居然還有政治人物、老百姓因為意識形態對中國存在幻想,認為可以兩岸一家親、和平統一中國,這真是讓人捏一把冷汗。殊不知,台灣民主是前人流血流汗所累積來的成果,萬萬不可走回頭路,台灣人現在可以罵總統也是一種幸福啊。 

中國違反民主、人權與暴政的事實,難以數計,許多維權人士、律師被迫監禁,60年血腥鎮壓藏獨暴行,還有最近被揭露的新疆「種族滅絕」集中營,讓全球震驚。據沃草報導,荷蘭的一位資訊安全研究員Victor Gevers發現了中國政府用來監控社會的人臉辨識技術有安全漏洞,也意外地揭露,中國用人工智慧監控新疆人民的事實。在新疆,24個小時內就有668萬筆的個人行蹤被記錄,就像喬治歐威爾知名著作《1984》中名句「老大哥正看著你」一樣,人民隨時都要擔心被政府監控,只是這次不是小說,而是現實。 

BBC更報導,集中營至少關押100萬維吾爾人,中國對他們進行洗腦教育,以消除他們的語言和文化。一位脫離集中營的維吾爾人Mihrigul Tursun,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說出集中營內的處境:「牢房在沒有窗戶的地下室,在40平方公尺裡擠了大概60人。我們被要求在7天內學習集中營的規則,用14天背誦一本小冊子中的中國共產黨理念。他們強迫我們服用一些讓我失去意識的不明藥物和白色液體。我還清楚記得折磨過程,我被帶去一個有著電椅的房間,牆上掛著皮帶和鞭子。我被押在一個高椅上,他們只要一按鈕,我們手臂和腿就會被綁緊,我頭上還被套上了像是安全帽的玩意。每次被電擊時,我就會痛苦到寧願死去也不想再接受折磨,並懇求他們殺了我。」除了集中營內的慘劇,營外的維吾爾人還被要求進行DNA測驗,或是被重新遣送至黑龍江,這些舉動被懷疑與強迫器官捐贈和生物監控有關。 

台灣勿存中國幻想

對於這樣的獨裁,迫害人權與民主的政權,台灣人若還存在幻想,或因為經濟因素想像中國可為台灣帶來錢潮,那就大錯特錯了,台灣才是中國所覬覦的經濟體,我們必須用盡力量對抗所有中國的入侵,包括媒體滲透、操弄台灣政治人物;一起聲援香港,或許我們還有機會保住台灣民主這塊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