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馨語】最想要的是……

黃容蓉屏東地方家事聯合服務中心社工)

「茉茉總是目睹爸爸媽媽激烈的爭吵,在兩個最愛的人離婚後,還需要充當婚姻的拯救者,媽媽將拎著便當來求圓滿的茉茉推倒在地上,以拒絕那個隱藏在茉茉背後的爸爸…,茉茉要陪著爸爸療癒哀傷哭泣的靈魂,或躺臥、或無力於一切…!茉茉的人物畫沒有耳朵,也沒有眼睛,勉強畫上的眼睛卻是一個眼睛哭,一個眼睛笑,社工陪庭等待的過程,在沒有任何被預告的狀況下,媽媽突然開門出現在茉茉的眼前,兩人流著眼淚相對無語的寂靜時分…,茉茉以毛根折出一個愛心,再繼續在其上交錯纏繞著各種顏色的毛根,無聲地訴說著這段沒有媽媽的日子!」

「柔柔是爸爸和媽媽好不容易才懷孕得到的寶貝,雖然她也曾經歷過和爸爸媽媽一起的溫馨回憶,但有好一陣子,爸爸媽媽總是激烈的爭吵,後來不吵了,但他們也不再說話了,當爸爸媽媽在家裡同時出現時,空氣都變得凝重起來,柔柔也彷彿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柔柔在畫板上畫出媽媽,一層又一層的彩衣和筆觸,透露著媽媽焦慮的心情,而爸爸呢?柔柔聳著肩膀,表情好困惑,久久才從抿著的嘴裡,吐出小到幾乎快聽不出來的聲音說:「不知道!」然後,輕輕的在畫板上點下一個小點…

到底孩子在父母離婚的衝突中,是愛爸爸?還是愛媽媽?

「不能告訴爸爸自己想要和媽媽見面,因為怕爸爸不開心!只好選擇讓自己不開心,把秘密藏在心裡。」

「我希望法官問我,那我就會說我假日的時候可不可以找媽媽,白天的時候去,晚上再回家!」

「爸爸有叫我要跟法官說:我不要見媽媽,但我不想要說!我的心裡在打架,好像一個天使、一個惡魔。」

媽媽說:「社工,不是我阻止孩子跟爸爸在一起,是孩子自己不要找他。」

爸爸說:「社工,只要是媽媽在,孩子都不敢叫我,也不敢來找我。」

然而,協助會面交往前的準備歷程,社工問孩子:「甚麼是你最想要的呢?」在眾多描述家庭生活的卡片中,孩子不加思索的拿起一張「全家出遊圖」,看起來幸福的畫面卻對應著孩子掩不住的哀傷!

兒童用著語言的訊息和各種非語言的表達,透露出他們生命故事的片段,深藏在內心世界的情緒和期待,許多與爸爸媽媽共織的家庭記憶與渴望,需要成人溫柔的傾聽和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