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溫柔也勇敢:讓男人說自己──臺灣男性協會成立」記者會

勵馨基金會今天(29日)宣佈育成台灣第一個以男性為主體的性別平等倡議組織「臺灣男性協會」,這是勵馨30周年送給台灣社會的禮物,期許終止暴力的路上男性不缺席,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指出,在婚姻平權公投及性平教育大反挫之後,這個組織的成立更是極具意義。

與會者並一起呼口號:「男人說自己,平權在一起」、「男人不只一個樣,男人可以不一樣」、「鬆開性別枷鎖,男人要聽也要說」,再由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和臺灣男性協會理事長蕭宏祺將兩會共同製作的道具「盔甲人」嘴巴上的口罩解下,由蕭宏祺為盔甲人在左臉貼上藍色透明的眼淚,象徵卸下男性情緒的盔甲,讓男性的情感自然流動,接著所有人大合照,宣誓攜手為性別平權而努力。

紀惠容表示,勵馨成立30年以來,從早期救援雛妓,到後來關懷遭受性別暴力的婦女,發現性別議題不是此消彼長的零和遊戲,女性的弱勢處境,不等於男性必然一帆風順。許多統計也顯示,男性並非想像中那麼幸福無憂:男性家暴受害人已超過四分之一,甚至逼近三成,說明家庭暴力受害者雖以女性居多,但也愈來愈多男性受暴,卻礙於男性自尊難以啟齒。註1

紀惠容表示,若只會把「性別暴力」歸咎於男性的「父權紅利」、將男性等同於加害者,將會忽略幽微的男性生命經驗。勵馨最初受限於「男加害女受害」的服務經驗,對男性的宣導,主要著重在「不要成為加害者」的層次,期間不難感受到男性的抗拒,因此勵馨認識到,急難救助女性只是治標,如果想要治本,還是得翻轉父權社會的意識型態;要翻轉意識型態,就不能單方面呼籲女性或受害者自我保護,男性的參與也同樣重要。

屏東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助理教授、台灣男性協會理事廖珮如則指出,我們目睹台灣解嚴後性別平權運動最大的反挫。在性別刻板的社會文化下,男人,似乎非得陽剛、非得恐同;面對不符合霸權陽剛特質的事物時,似乎非得起身攻擊不合格的男性,以捍衛自己的男子氣概。許許多多的暴力行為背後,都是男性無法符合主流社會成功男人樣貌的挫折感受。

家,究竟是什麼樣貌?異性戀正典家庭的婚姻家庭關係有沒有可能帶來傷害?這幾個月,我們親眼見到,陰柔的男孩子在家族中被迫出櫃、被辱罵毆打;我們驚訝地發現,性平法實施十四年後,校園中的同志仍要因為公投結果忍受同學謾罵。我們更難以想像,在這場不斷質疑生理男性陽剛特質、拒斥同志的宣傳戰裡,許多支持性別平權的異性戀男性因為一個彩虹小物、一個彩虹大頭貼就被同儕或家人排擠訓斥。

臺灣男性協會理事長蕭宏祺也表示,男性在google文字雲中被以暴力、攻擊、有力、衝突、用藥來代表,這種資料庫的單一想像也限制了男性對自己的想像,其實男性失落寂寞時也會哭泣,但男性的聲音在社會中卻很少被呈現,只有一些非黑即白的刻板印象。另外,在國家法制中對男性的理解也很片面,男性不但不懂得如何表達情緒,也恐懼與男性之間的親密關係;而男女間的暴力不只是施暴與受暴,現在很多家暴都是互毆,因此男性協會未來將盤點和整理男性的經驗,讓男性可以不一樣。

男性協會理事、勵馨基金會副執行長王玥好則表示,隨著男大生情感團體的開辦及更多的經驗累積,勵馨意識到男性抗拒的原因:男性也深受性別刻板印象所苦。而在父權社會的陽剛規範下,這些痛苦往往不曾或無法說出口;如果我們不處理這些隱藏起來的陳年舊傷,只一味視男性為加害者或既得利益者,那麼這種「性別平等」便沒有真正的接合男性經驗,也難怪他們感到抗拒。

王玥好指出,男性在暴力防治上的角色是甚麼?勵馨深信:男性能帶來正面的改變,在打造人人安全、平等的無暴力社會的過程中,男性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員。事實上,男人的意見對其他男人的行動有著更大的影響力。勵馨從教育宣導中看見男性的困境,但當男性有困難時卻沒有資源可以協助,而以婦女團體的立場談男性困境沒有說服力,因此勵馨決定催生男性協會,成立一個具有性別平等意識、認同性別平等目標、並以男性為主體的倡議型組織。

台灣男性協會理事廖珮如指出,陽剛特質的理論指出,生理男性的男子氣概建立過程讓男性在成長的過程中學會與他人競爭、不可失敗,其中也包含排斥陰柔特質、壓抑情緒感受、厭惡同志。男性在這個社會的養成過程中,學習到情感語言非常稀少;面對社政系統,他們說出口的婚姻衝突或社工的介入,往往都是憤怒的情緒和憤怒的語言。只有讓家暴防治體制看見男人,看見異性戀中心思維如何作用在男性日常的家庭關係和親密關係中,家庭暴力才有終止的一天。

男性協會理事、諮商心理師吳健豪也表示,我們剛透過公投反映了這個社會仍有超過半數以上的人,對同志是陌生不了解,甚至害怕或排斥的,這都是不利於男性表達自己的因素。甚至對於性侵的男性受害者而言,最為苦惱的是,因為我們把性行為與性傾向混為一談,他們常要面對被外界誤為同性戀者的憂慮。

吳健豪指出,常常有人把性別不平等簡化為男人壓迫女人,其實這是沒有看見男性也被困在這些性別或對同性戀恐懼的框架中。男性其實不是沒有話可說、沒有話要說,而是我們的社會允許男人說什麼,是否從小有機會練習說內在的感受,甚至是脆弱。我參與這個協會,便是希望更多人能關心,能共同開創,讓男人可以自由說自己的空間,溫柔也是很勇敢的!

Facebook粉絲專頁:臺灣男性協會

 

註1根據新北市政府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統計,2017年1~6月通報的7,968件成人保護家暴案件中,男性被害人佔21%,其中「親密關係暴力」 (包含婚姻、離婚、同居關係等)有13%的被害人是男性。衛生福利部的性別統計也顯示,2005年至2016年,全國男性被害人比例已從17%激增至28%。另外根據北市家庭暴力防治中心統計,台北市2015年家庭暴力事件中,男性受暴者占了30%,且人數一年比一年多。有鑑於此,台北市社會局成立的全台第一個男性專屬家暴諮詢中心「城男舊事心驛站」,已於2016年7月25日開張。可見家庭暴力受害者雖以女性居多,但愈來愈多男性受暴,卻礙於男性自尊難以啟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