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想想】從女權自助餐中看見男性對父權的控訴(下)

◎莊泰富(總會公民對話處教育專員)

究竟是性別平權?抑或是雙重標準?

在美商工作的小翰是大家眼中的鄉民,平日上班搭捷運時就逛PTT的八卦版,一看到母豬教的文章就會一起推文「母豬母豬,夜裡哭哭」。他覺得跟一群網友一起推文「母豬母豬、夜裡哭哭」,就跟一群好友在酒吧喝酒講自己女友的壞話一樣,是正常的事情,但他知道什麼話可以對誰說,不能對誰說,小翰認為「誰會那麼白目在現實生活中指著一名女性說對方是母豬?就跟女生姊妹淘約出門時也是會說男友壞話一樣啊,大多數的人都知道什麼幹話可以對誰說,什麼不行。母豬教就是幹話,我是覺得講性別歧視太扯了。

對小翰來說母豬教就是男生講幹話的一種選擇,他認為講幹話就是一種生活抒壓的方式;如果要拉高到性別平等的層次,那就要以同樣的標準去看待任何事物,如果沒有的話,那就是「女權自助餐」,只挑選自己在乎的議題講,而不是全盤接受。

「我女友之前很常糾正我,說我在跟我的Gay friends聊天時都打「妳」這個字,說現在是性別平權的時代,請尊重別人的性別認同,然後又一直在我耳邊說要支持婚姻平權,要我簽署婚姻平權聯署書…然後我就在想,妳每次嚷嚷著性別平權的時候,妳還不是都要我付錢…」

在訪談的過程中,小翰透露的其實就是部分男性對於「女權自助餐」的最常見到的爭議-雙重標準。雙重標準不僅僅只影響在個人層次上面,在社會層次上面,人們也會拿著放大鏡去檢視雙重標準。而最常在「女權自助餐」中討論的雙重標準議題之一,就是「同工不同酬」的概念。

同工不同酬?或是不同工不同酬?

在工廠工作的小福曾經很認同女性主義者的平等信念,但女權主義者們卻也是傷他最深的一群人,不能透露職業的他,曾經在幾次的調薪事件中,因男生跟女生調薪的薪資幅度不一樣而被部分女權主義者們抗議而受傷。

👉內容未完,全文詳見《想想論壇》

👉閱讀更多:【男人想想】從女權自助餐中看見男性對父權的控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