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想想】鬆開性別枷鎖 男人要聽也要說

◎朱勻安(台中分事務所性別倡議專員)

「男人想想」專欄一直以來試圖理解男性處境,透過換位思考,採訪敘說不少男孩、男人的故事,說出那些無法說的話、情緒;勵馨基金會在11月29日宣佈成立台灣第一個以男性為主體的性別平等倡議組織「臺灣男性協會」,這是勵馨30周年送給台灣社會的禮物,期許終止暴力的路上男性不缺席,這樣的願望該如何達成呢?特別在親密關係中的暴力,至今男性加害人仍佔了八成,這樣的社會現實,仍舊呈現出男性在親密關係中面臨平等協商的困境。

記者會當天,臺灣男性協會理事長蕭宏祺表示,男性在google文字雲中被以暴力、攻擊、有力、衝突、用藥來代表,這種資料庫的單一想像也限制了男性對自己的想像。不少研究與實際訪談呈現出這問題,如同「男人想想」之前的文章「從女權自助餐」看見男性對父權的控訴(下)中小翰的故事,由於社會對於男性期待,好像應該要在異性戀的親密關係中承擔比較多「照顧」或是「有力量」的角色,以至於讓他認為跟伴侶談錢「太小家子氣」,即使他十分介意,卻選擇沉默,這真的無解嗎?這真的是「女權自助餐」雙重標準的問題嗎?有苦難言的男性,可以如何說出心底話呢?

新好男人,你累了嗎?

本文採訪三位異性戀男性,分享他們如何反思身為男性的優劣,以及如何在親密關係中說出心底話。有一些成長也是血淚換來的,像是小明以前的目標就是要當一個「新好男人」,跟他父親完全不一樣的男人,「他那種是舊時代男性,完全反指標!所以我完全不想步上他的後塵!」小明所定義的新好男人就是要幫女友提包包、拿重物、剝橘子皮、吃水果幫忙去籽、剝蝦、吃飯請客、夾菜、包便當、幫女友綁鞋帶……等無微不至的照顧與付出。

他說:「這些不是當時的女朋友要求的,而是我覺得新好男人就該這麼做,所以在關係中,每天好像在破關一樣,追求這些看起來是好男人的作為,而不是去在乎女友或是我自己想要到底要怎樣的『親密關係』?

 

👉內容未完,全文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