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馨語】一台裁縫車

◎林庭宇(屏東分事務所目睹社工師)

 

隨著科噠科噠的裁縫聲,丁滿與彭彭一手搔著腦袋一手貼著繪本,從茫茫人海中,尋找穿著紅白條紋衣服、帶著紅白條紋毛帽、掛著相機與望遠鏡的威力。有時候威力在沙灘上,有時候威力在滑雪場裡,隨著不同場景的更換,兩兄弟漸漸地想把繪本拉往自己的方向,丁滿找到了,彭彭在下一關會更努力的找;彭彭找到了,丁滿會嘟嘟嘴不說話,可當把一整本找完之後兩人卻又開心地問我說:「哥哥還有沒有別本?你什麼時候還要來?」為什麼你們那麼希望我來阿?,我這樣問。「因為這樣就有人可以陪我們玩了阿!」

 

丁滿與彭彭一家僅靠著媽媽車縫一件衣服0.5元的收入來維持,所以陪伴孩子的時間越多就越有可能讓孩子吃不飽飯,因此媽媽只能犧牲陪伴孩子的時間日以繼夜地車著一件又一件的衣服,眼睛想看看孩子卻擔心被剪線頭的剪刀刺到而不敢看。在與媽媽聊天的過程中提到:「她從國外嫁過來,公婆死了、孩子的爸過世了,也曾考慮過帶小孩回自己的國家,但考量到孩子的教育以及環境熟悉還是要留在台灣,給小孩一個合適他們長大的環境。」

 

我問她:「妳在經歷了那麼多苦痛,妳是怎麼撐下來的?」媽媽語氣略帶堅定的說:「也就是為了這兩個孩子才能讓我繼續撐下去。」

 

結束會談在回家的路上,我想著雖然陪伴孩子的時間沒有很長,但每一次接觸、互動的過程中,陪伴孩子有機會討論對情緒的感知以及如何有建設性的面對這些情緒,希望透過這樣的陪伴能夠抹去孩子在面對負面情緒時候不知所措的反應,也是給孩子的父母一個讓孩子健康長大,不要變壞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