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en情感故事】我的感情觀

◎鄭瑞隆(國立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教授,社團法人台灣防暴聯盟理事長)

 

曾有女學生問我:「老師,你教學及指導學生那麼多年,有沒有遇到讓你動心的學生?」我的回答很簡單、很直接,答案肯定是有的。我常說:「要說沒遇到讓人動心的女學生是騙人的,但是我謹守倫理、固守分寸,動心忍性、增益自己。」學生聽完後,通常都會露出找到答案的表情、微笑以對。

 

這答案不是唬弄學生,而是個人作為信守感情忠貞、夫妻互信、互動的基礎。我的價值觀認為,在今日人際交流頻繁、性別平等互動的社會,人本為血肉之軀,男女比過去有更多公開或私下交流接觸的機會,自然增加許多外遇或情慾出軌的機會。但人身為最理性及具道德的高等動物,自不能隨意讓情慾及性慾橫流、不受節制。若不能嚴守分寸及互動界線,家庭及社會將因而大亂、社會案件層出不窮。

 

面對感情,人常會失去理智。但是,我常在教學或演講中告訴學生或聽眾,人生雖不能沒有感情及感性,然而大多數的生活中,你(妳)都必須以理性及理智面對一切大小事,因此,學習更理性地以理智處理感情、甚至情慾,絕對是人生必要的重要課題。這個課題是修練,也是考驗與試煉,很多人通不過考驗,弄得人仰馬翻、雞犬不寧。

 

因大哥比我大11歲,從小都是大姊帶我的,在5位姊姊陪伴下長大,所以自小就很聽女生的話。我青少年時期就讀男女合班(當年多數人唸的是男女分班),由於喜歡與女生一起讀書,所以特別認真,成績也很好。而對女生有好奇、甚至從國中開始會夢見女生。也因男女合班的關係,不免有幾位比較常說話、互動的女同學,至今仍保持良好關係。高中的青澀歲月則只是透過書信與女同學分享生活、互相鼓勵打氣。比較特別的是,有位中女中的學姊對我這位中一中的學弟很照顧;我高三大學聯考,前右手骨折,有位學妹要幫我洗衣服,也被我婉拒。

 

大學階段是我人生真正開始談論感情的時期。坦白說,我曾經與女生戀愛,後來因個性差距大,我主動提出分手,痛苦難過在所難免,但慧劍斬情絲後仍須智慧面對失落,我選擇理平頭來療傷止痛。後來在合唱團裡結識真正穩定交往的女友,成為現在的太太,相知相惜數十年。

 

我很慶幸能與女生和平相處,也有許多女性好朋友,不論生活上、專業上都可以很自在聊天、分享心事,但對自己的感情則始終維持單純,不讓太太擔心或懷疑。我相信男女感情貴在真誠、坦蕩、互信、互諒,若此前提瓦解,也將危及到夫妻間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