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值得更好的薪資樓地板

紀惠容執行長

社工薪資樓地板一直是社工界討論的議題,我支持而且願意實踐社工工會要求的34000元的薪資樓地板。此同時,也要挑戰中央和各縣市社政單位,若政府無法做到全國不管約聘或正職社工,上下一致的社工薪資樓地板,又無法做到全國委託案一致的社工薪資樓地板,何來要求民間單位?這是一個走鋼索的議題,需要全國上下一致的共識與決心。

記得2009年馬英九上任時,為了「擴大就業方案」,要求公私機構配合,多聘僱待業中的大學及碩士畢業生,其薪資由政府全額補貼,以每日1000元計,每月上班22天,1個月的薪水正好22000元;從此,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起薪就淪落到22K的慘狀,10年來年輕人趨向貧窮化,對台灣失去信心,人才不斷外流。

提升基層專業社工、醫護人員、幼老照護人員的薪資,是台灣迫切需要共同面對的責任。一個走向少子化、老年化的台灣,不能便宜行事的只靠移工解決問題。社工更是台灣的寶貝,他們默默地承擔台灣各式各樣的社會問題,為了個案、風險家庭、社區關懷,疲於奔命地尋找資源、會談、陪伴、辦活動,還要抬起頭來,進行發聲倡議。

台灣不只是少子化、老年化,同時面臨快速社會變遷,包括家庭結構變化(單親、繼親、隔代教養家庭增多)、人口結構(生育率下降、人口老化)、經濟結構(勞動條件、社會保障下降)等造成的各種衝突,毒品、虐兒、家暴、高風險家庭、多元族群等棘手議題,在這關鍵時刻,台灣極度需要社工的投入。
很遺憾的是,根據教育部的調查,台灣超過30
個相關社工系所招生,每年招進超過3500
位學生,真正進入社工職場就業的不到一半,為什麼?

就是因為社工是長工時、低薪、勞心勞力的行業,即便衛生福利部的資料庫顯示,2017年公部門有5317位、私部門有9683位,計有15000位社工、督導在線上工作,但台灣需求仍缺工一半以上,也就是15000位以上的社工或督導。這也是導致目前在線上工作的社工負擔沉重,再有熱情、使命的社工,也可能會崩潰而離開,這是非常可惜的,台灣不應如此殘忍。

我認為,社工價值應該被看見,他們值得更高的薪資,甚至高於34000元,樓地板34000元只是第一階段的起步而已。首先,政府應該帶頭成為典範,同時制定優良政策,除了要求、協助各縣市政府一致的社工薪資樓地板,也要檢視委託民間承接的方案,契約是否全國真正有一致的薪資樓地板。

回到現實面,目前各縣市政府資源不一致,窮苦或瀕臨破產的縣市政府,常常會縮減社會福利預算,造成社工人力不足,壓迫約聘社工與民間單位,訂出不合理、潛藏地雷的委託契約,更過分的是,積欠民間單位委託經費。當各縣市不能有同步齊一的作法,苦的還是最基層社工員與最底層的弱勢者,對全面提升社工服務品質恐怕大打折扣。

事實上,中央政府責無旁貸,更無法袖手旁觀,或推托所謂地方自治權責,不能侵犯縣市首長之用人權等說詞。如何協助各縣市首長看到社會福利的價值,勇於承擔與承諾,全民繳一樣的稅,就應該享受一樣的福利,對於稅收不足的縣市,中央應該善用手上的資源分配權,制定更符合公平正義的資源分配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