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馨語】我想念你

◎黃容蓉(屏東分事務所家事服務中心社工)

「我知道你很恨我,這幾年我都沒有去看你,因為……」小亞無語,輕撫著沙,爸爸訴說的每一句,都和著小亞滴落的淚水──那無法停止的想念與哀傷。六、七年的歲月彷彿凝住在這短促的瞬間,壓縮在這四坪大的空間,小亞轉身離開爸爸的視線,崩潰的淚水和虛弱蜷曲的身軀,好似又重回到爸爸媽媽離婚時那幼小脆弱的自己!

*****

「媽媽怎麼不見了……」小揚拿著攻擊物件,激動又沉重地表達難以訴說的失落和憤怒。再次能見到媽媽時,小揚閃躲的眼神中有著深沉的哀傷,卻在媽媽溫柔與淚水的擁抱中被安慰。每一次和媽媽的見面,都是那麼充滿期待和歡欣,雀躍的心情讓小揚化身為一隻快樂鳥,飛翔了起來!

*****

不說話的小靜,被幼稚園老師懷疑有人際障礙與學習障礙,卻和爸爸、姊姊一起吱吱喳喳地玩著、笑著、說個不停,展現靈活的心智能力。一幅三個人共同創作的家庭出遊畫,喚起愉快難忘的回憶,小靜拿起筆,用大大的圓將三個人圈在一起……分離的時刻,小靜背對著門靜靜地流著眼淚,再度又成為緘默不語的孩子!

*****

每次要和爸爸見面前,小城總是在學校出現失控的行為、在家尿床、和媽媽上演一場又哭又鬧的全武行拉鋸戰;和爸爸在一起時,又不斷地關燈、拉窗簾、關門、鎖門、探門……兩個人相處的愉快美好,在媽媽面前又是重新改編的情節。與爸爸共有的記憶,在小城心中就像封箱的秘密,只能獨自回味!

*****

回顧前半年執行屏東縣政府「會面交往試辦方案」,以及法官在開庭時安排的會面交往,深深感到每個離婚家庭都是那麼獨特,家人間總是用著自己的方式延續屬於他們的故事。親情就像那風箏與線,好似不存在,但心與心的牽掛,早已超越身體距離和法律關係。

我慶幸有機會參與會面交往的實務操作和臨場處理,這對社工來說是一項挑戰。每個案件從事前工作的預備、聯繫、會談、評估、擬定會面交往計畫、協商、教育,到會面交往的執行、觀察、促進、調整、專業合作,以及執行後的追蹤、資源連結、合作網絡的討論與對話等,既要保持高度的投入,又要適時保留案家的主體性和維護其權益。環環相扣的服務,都是為了在有限的工作時間內,重新協助案家建構或連結斷裂的關係,哪怕只是那麼一丁點微薄的機會,仍要努力在家庭被負向情緒和經驗淹沒的困頓中,和他們一起找到希望。

當兒童面臨父母離婚,但內心深處渴望與未同住方父母連結的需求,經常被嚴格的守門員阻隔、被漫不經心的忽視,成為無法說出口的願望。而離婚父母過往的衝突關係和離婚後的變動對兒童造成的影響,也在會面交往的過程中更加強烈凸顯。這個以維護兒童權益為核心主軸的服務,將繼續同理、保護、支持和協助離婚家庭的兒童,給予離婚家庭更多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