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想】多元性別族群之性別暴力網路調查結果大公開

杜瑛秋(勵馨基金會多元歧視性別暴力防治中心主任)

    「小愛和賀賀是一對女同志伴侶,在交往3年後,雙方因為價值觀以及生活習慣一直無法有共識,加上賀賀一直誤會小愛跟小明有曖昧關係,讓小愛感到無法再走下去而提出分手。但賀賀無法忘記這段戀情,因此威脅小愛說,若她和她分手,就要讓小愛公司以及家人知道他們倆的關係。小愛仍決定要分手故準備搬離開她們共居的住所,賀賀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還有搬離開的行為,除了言語恐嚇外也拿棍棒打了小愛,造成臉部還有身體多處紅腫瘀傷。小愛記得有一次衝突後,打電話尋求協助,工作人員理所當然的認為賀賀是男性,小愛頓了一下並且小小聲說著賀賀是「女性」。這樣的回答讓工作人員嚇了一跳,回應著:我們沒有受理同性戀暴力的服務。小愛問工作人員那邊可以協助?工作人員回應不知道。小愛失望的掛下電話,不知道該怎麼辦…….。  然而搬離開的小愛並沒有因此安穩下來,賀賀每天在小愛的公司樓下站崗以及打電話到辦公室指名要找小愛,公司同事也都很好奇這樣的情況。小愛卻無法將事情說出口,她擔心同志身份曝光會影響工作,還有也擔心別人看待她的眼光,更因為求助無門感到失望。」

    勵馨基金會最近幾年經常接觸多元性別的被害人求助,發現其因為性別認同或性傾向而在遭到暴力對待,導致身心傷害與影響。即使對外求助,可能因為被求助者對多元性別不了解或性別刻版印象,造成二度傷害及影響未來再求助意願,如同上述案例內容。在台灣,雖然多元性別議題一直被關注被討論,但對於多元性別族群遭受性別暴力調查確是較少,即使有,也大多是同志族群的婚姻暴力相關研究調查與論述為主。因此, 勵馨基金會在2019年3月8日下午至3月31日透過網路進行多元性別族群(即LGBTQ+)之性別暴力網路調查問卷,共有2299位多元性別族群填寫,以下是初步分析結果。

5位中有2位遭性別暴力

    首先在遭受性別暴力人數部分,發現有高達42%、960位多元性別族群自述現在或曾經遭受性別暴力經驗,意味填寫者5位就有2位有遭受過性別暴力經驗。性別暴力種類(複選)如下圖一可發現,最高霸凌90.7%、其次精神暴力88.3%、第三高壓控制65.2%、第四威脅恐嚇53.3%、第五性暴力46%。性別暴力/歧視的樣態(複選)如下圖二可得知:最多是校園暴力/霸凌69.1%、其次家庭暴力 40.5%、第三職場暴力/霸凌22.4%、第四親密關係/伴侶暴力19.9%。

 

圖表一:性別暴力的種類

 

圖表二:性別暴力樣態

 

家應是避風港,卻成傷害來源

    多元性別族群在哪些生命階段及遭到何者性別暴力/歧視 (複選)部分,如下圖表3、4,發現國中階段最多有67.1%、其次高中職階段46.9%、第三國小階段50.4%、第四進入社會31.8%。進一步統計發現,有高達70%以上多元同時兩個生命階段以上遭受到性別暴力。多元性別族群遭到性別暴力以學校學生66%最多、第二是家人44.8%、第三學校師長30%、第四親戚及朋友各26.7%。從以上數字發現,現今校園師生仍對多元性別族群不友善,可見校園的性別平等教育尚需要大力加強。同時,家庭應該是避風港,對於部分多元性別族群卻是傷害來源,真得令人遺憾。

 

圖表三:遭到性別暴力的生命階段

 

圖表四:性別暴力施暴者

 

👉內容未完,全文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