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懲施暴 國家最便宜行事回應

紀惠容執行長

最近兒虐事件頻傳,鄉民情緒高張,除了號召「正義使者」暴打施暴者,也紛紛喊出嚴懲施暴者,甚至祭出死刑,以期遏止兒虐事件,很不幸的是,從行政院到立法院也是如此回應,這是國家最懶惰、最不負責任、最便宜行事的作法。

這很像《聖經》裡的故事,當時恐懼、憤怒的民眾、祭司與長老,主張將耶穌釘十字架處死,將他帶到巡撫比拉多面前,比拉多順應民眾,居然拿水洗手,表明這事與他無關,卻把耶穌交給人釘十字架了。

鄉民不必對死刑寄予厚望,以為這樣可以解決兒虐問題?真相是,國家若順應民眾往嚴懲施暴者方向走,就可以輕易從被譴責、被要求、被監督的困境中逃脫,就像古時候的比拉多洗手,把耶穌交給人釘十字架,自己變得兩袖清風,不必為此負責了。

面對兒虐頻繁,國家當然要負起最大責任,因為兒童是國家的珍寶,在這少子化的年代裡,兒童更是珍貴,一個都不能少。台灣需要一個有效、全方位、國家級的兒少保護防虐計畫行動,有辦公室、獨立預算與人力,更需要行政院院長親自領兵,統籌領導各部會跨部門合作,進行所謂的行動計畫,並盤整資源,做最有效的資源配置。

民間團體在實務界多年的共同經驗,最害怕各部會因應危機,不斷召開所謂的委員會、跨部門協調會,官員、民間委員全都陷在會議裏面,眼睜睜的看著各部會推諉、爭辯是誰的責任,然後冗長會議之後,議案就會被列入追蹤,不了了之,多無力的處理模式。請行政院不要說行政院已有「兒少權益委員會」,糊弄民間。

這也是最近民間團體聯合召開記者會,呼籲要一個行政院層級的「兒保辦公室」、「兒童死亡檢視」、「以檢警為主的兒少保護機制」。其實,以上呼籲也是兩年前司改國是會議第四組中的「兒少性別小組」的結論建議。遺憾的是,至今官方的司改國是會議進度報告網頁,對於「兒少性別小組」的回應是空的,沒有任何進度的報告。民間團體可以繼續忍受政府緩慢,如大象席地而坐的不作為嗎?

再談「兒童死亡檢視」(Child Death Review)機制,這是兒童權益的核心。依據衛福部統計,2016年有通報兒少保護中的死亡人數高達127人(含生病、意外或其他因素),其中受虐致死19人,而2017年全年兒少保死亡人數155人,有27名兒少不幸因家內受虐致死。兒少保團體認為,這數字背後,應該有更多的兒虐黑數潛藏其中,若沒有「兒童死亡檢視」機制的話,這些黑數可能都無法被看見。

台大兒童醫院兒少保護醫療中心主任呂立指出,他在醫院裡面看到許多被送到醫院緊急就醫或死亡的孩子,基本判斷應該是兒虐而非意外,可是在台灣,兒童死亡要做死因調查需要法定代理人同意,台灣人認為死者為大,法定代理人只要不同意,法務部無法對死亡的兒童進行死因調查,當兒童死因沒辦法被證實時,政府及相關單位就無法依據相對應的法條與行動來保障兒童權益。

兒虐事件不能以死刑,或讓一線社工單獨扛,成為唯一被究責的人。它是需要國家、全民一起負責的,包括行政系統的檢警、醫療、教育、社政、戶政;立院體系的立法委員們;法院系統的法官們,都需要通力合作。請國家擬定一個全面、國家級的兒少保防虐行動計畫,讓我們一起推大象起而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