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馨語】假如幸福慢慢來

◎沈秀媚(台中分事務所社工師)

 


機車才剛停妥,小珍手上抱著因肚子餓正在嚎啕大哭七個月大的女兒,隔著砂門叫喚我趕快進屋。等待我放置好帶給她的尿布與濕紙巾後,將孩子交到我手中請我幫忙照顧一下孩子,即轉身離開。
約莫經過二、三分鐘後小珍手上拿著一瓶牛奶,並將孩子抱至她的懷中,手勢熟練的一邊餵著牛奶,一邊說著,等等要告訴我一個好消息......

 

 

故事得從小珍的童年講起。

小珍的父母在她六歲時,因家庭暴力而離婚,小珍的媽媽帶著小珍的姐姐搬離家在外租屋居住,小珍則跟隨爸爸共同生活。小珍對爸爸相當懼怕,腦海中經常會出現爸媽爭吵時,打架的場景。小珍的爸爸除了要求小珍考試須考一百分,少一分打一下之外,其他的就只剩下拿錢給小珍買飯吃的互動。後來,小珍的爸爸再娶,當小珍的爸爸不在家時,小珍的繼母鮮少理會小珍是否有吃飯,也會故意將小珍的衣服丟至門口,偶爾也會偷偷的捏小珍的大腿。直到小珍和媽媽見面時,才敢把這些事情告訴媽媽,也才得以爭取到和媽媽一起同住的機會。

在小珍的心理,珍惜著能夠和媽媽同住的日子,戰戰兢兢的生活著,隨時擔心著自己會因為沒辦法做到媽媽的期待,而再度回到爸爸家;害怕自己再度被拋棄。然而大人在小珍的世界裡,制定了許多的規則,為了能夠停泊,做一個完美聽話的孩子,她強迫自己必須迎合大人的期待。終於在龐大的壓力下,小珍罹患了躁鬱症合併憂鬱症,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小珍每天必須靠著吃安眠藥才能入睡;也曾因情緒失控,進出醫院治療;甚至為了紓解壓力,聽信朋友的話而染上了毒品,進出勒戒所。也許是心理症狀連帶影響著身體狀況,小珍在高一上課時,突然因心跳停止而緊急住院治療。康復後,學校顧慮可能再度發生類似狀況,而婉拒小珍復學,小珍也因考慮家裡經濟負荷而放棄學業、開始工作。

小珍曾應徵過鍋貼店、便利商店的工作,但偶爾會因突發性的身心症狀導致作息混亂,在工作過程呈現精神不佳的狀態,因而被雇主辭退。學歷的不足、加上缺乏工作經驗,小珍僅能透過朋友介紹進入門檻較低的檳榔攤就職,並將薪資所得三分之二交給媽媽支付生活開銷。

從小生活在不完整家庭的小珍,渴望著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完整家庭,因此當她得知懷孕時,便與男朋友決定將小孩生下來。但因男友年僅18歲,也未有穩定的工作,小珍懷孕一事遭到媽媽的反對。

 

小珍的媽媽告訴她:「家裡還有幾十來萬的債務需要償還!你們有能力養小孩嗎?真的要結婚、把小孩生下來的話,男生要拿得出聘金五十萬!即使你結婚生子,每月還是要給我一萬元的養家費!」

 

小珍在檳榔攤一直工作到生產前一個月才離職待產,在懷孕過程中積極與我討論著孕期的照顧、生產後的育兒規劃,也持續努力取得媽媽的諒解。一路看著小珍走過這些歷程,我曾為小珍的決定感到擔心,擔憂著若生下孩子,小珍會因經濟壓力導致身心症狀復發,也擔憂著從相識到交往未滿一年的小珍男友,無法與小珍共同肩負起照顧孩子的責任,更擔憂著小珍孩子的未來......

 

今天再度訪視小珍,我看著她一邊安撫著喝過奶準備入睡的女兒,嘴角微微上揚邊說著男朋友已經工作兩個多禮拜,每天回家都會將薪水交給她。小珍的男友雖然才18歲,雖然拿不出聘金50萬,雖然經常打網咖,雖然高中沒畢業,雖然不符合家長眼中的完美女婿人選,但小珍每一次的產檢他從來沒有缺席;無論是否疲憊,閒暇時間定會準時到檳榔攤報到陪伴小珍。

謝謝小珍願意讓我陪伴她,在我的社工職涯中,小珍教會我所謂的社工服務不是要逼迫他朝著我們期待的方向走。

在這些過往因著生活的各種挫敗而缺乏自信的孩子身上,「相信她」才是最重要的事,陪伴她討論生活中的抉擇,給予建議並共同分析,最後讓她自己做出選擇,經歷與承擔選擇後的結果,從結果中獲得經驗,並從經驗中成長。唯有他能夠開始為自己做決定,才能開始走自己的人生。

我知道現在的小珍不再是聽話的孩子,而是能夠為自己的人生勇敢的做決定,生命充滿韌性的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