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想】青少年父母如何翻轉?

◎陳美伶(高雄分事務所 社工員)

我是一名社工,三十多歲,有老公,與公婆同住,娘家住附近,有兒子女兒的二寶媽媽。當初為了能夠有較多時間陪伴女兒、以及為回到職場作準備,決定請保母照顧兒子。在找保母的過程,我必須去思考托育的地點是否符合上班的路線,保母家中的人口與環境、價位是否合理、教養理念能否溝通、時間能否配合等等。我清楚的感受到,我在挑選保母的同時,保母也在挑選家長。我想我應該是符合一般保母期待,能正常上下班、準時接回孩子、可以簽署合約、穩定付費及給年終和三節禮金等等條件的好家長,但因為我是臨托的需求,會影響保母每個月的收入,最後大概打了50通的電話,拜訪超過五位保母,終於有保母願意每個月收托我的兒子12-15天,當然費用是以價錢較高的臨托費用計算。還好,我有一個能夠理解我、知道我多麼需要喘息的老公,在我沒有任何收入的情況下,支持我找保母、願意支付保母費用。也有人質疑我,既然請了育嬰假,怎麼還請保母照顧老二,我想不少人會覺得我很爽吧。

兒子送托的第三天,無預警的接到保母的簡訊,請我把兒子帶回與中止收托,理由是她無法安撫哭鬧的兒子。當下我只能將要午睡的女兒安撫好,緊急聯繫娘家媽媽替我將兒子接回來。那天我的情緒被翻攪著,除了心疼兒子,夾雜著對保母的氣憤與不諒解和對接下來托育的焦慮,但仍有一絲慶幸,我還有時間、有能力、有金錢去找下一個保母,在找到保母這段期間還有家人可以幫忙我協助分攤育兒。

如果你問我,育嬰假這一年最難熬的是什麼?我會跟你說:

不是每天睡眠被中斷沒睡爽過,

不是吃飯跟打仗一樣搞到每天胃痛,

不是時間被切割到不行的煩躁,

不是沒有人可以好好和你講話的鬱悶,

不是很多負面情緒只能自己消化的孤單感,

不是失去人際圈、時間和自由的窒息感,

不是來自教養的挫敗感,

不是沒有收入的不安全感,

不是感覺到自己正在不斷懷疑自我價值的無助感,

而是原來在他人眼中,你覺得難熬的事件根本不算甚麼!

這是我某天在臉書上抒發的文字,不是討拍文,只是想讓大家知道,母職不是天生,而「被懂」比什麼都來的重要……。我在育嬰假的這段期間,我深刻體認到一個全職媽媽24小時育兒是一件多麼值得被尊敬的工作。

👉內容未完,全文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