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觀察】流動的性別 自由的靈魂

◎林易葳(屏東分事務所女力組社工)

記得當年的小學制服,只有一成不變的白色上衣跟藍色百褶裙,而我總是要在百褶裙內加穿一件短褲,進校門後只要在不會被師長抓到斥責的情況下,總會想盡辦法脫掉百褶裙的束縛;下了課後跟一群小男生飛也似的衝到遊樂器材區玩盪鞦韆、翹翹板,活生生就是個野孩子,當時心想:如果我是男生那該有多自由自在。

結束了野孩子般的小學生活,開啟漫長的國高中日子,我曾經有一段時間經歷偶像崇拜,把頭髮剪得短短的,加上個性比較剛強,因此缺乏女人味、沒有女生該有的樣子等話語逐漸跟我畫上等號,但是當時我也比較不排斥穿裙子這件事了。

大學後期,雖然我還是以短髮或及肩的髮型為主,但已不是以往陽剛的短髮,開始留起長髮、喜歡穿裙子,「越來越有女生的樣子了」,而我也很喜歡我這樣的改變。記得當時若有一些較久沒碰面的同學朋友,看到我的轉變總會說,「你變得有女人味了!」「你跟以前好不一樣!」,隱然可覺察到朋友對於這樣的轉變感到驚訝,甚或帶點不習慣的神情,但因為我不是甚麼名人,所以不會遭遇到霸凌。

最近,有關於張芸京從短髮中性形象一躍轉變為長髮充滿女人味的新聞隨著他的發片又再度喧囂而起,很多的粉絲至今仍無法接受他這樣的變化,甚至大罵他的好友藍又時「帶壞」張芸京,讓他變成現在的樣子。坦白說,幾年前,我也曾經一度非常失望張芸京這樣的轉變,因為那跟我原本認識的樣子落差太多了!自覺可以性別平權、性別友善的自己其實在沒有覺察的狀態下也在無形之中落入這樣的情境,簡直是自打嘴巴,更何況我也曾經有這種類似的轉變。

我發現,原來我們對於那些活得跟我們期待不同的樣貌的人,是這麼的不友善,事件發生在你我所喜歡的人事物,或是原本認知習慣的樣子上,我們就很容易把自己背後真正的那套價值觀拿出來套用。尊重,於是淪為口號。

現在,我很欣賞張芸京最終不畏社會大眾的眼光,堅持用自己喜歡的樣貌面對大眾,我想不管過去的他曾經是何種外型或是他因為什麼原因變成現在的樣貌,不管你習不習慣、喜不喜歡,我們都該真心祝福一個勇敢活出自己的人。我們不需要去接受這件事情的好壞對錯,因為選擇如何展現自己外在的樣貌,不需要經過你我的同意及價值批判。

(備註:本篇文章並非張芸京的粉絲也非聲援張芸京,僅就事件本身引發的感受做書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