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想】女孩植夢,打造共好圓夢森林

羅惠文(勵馨基金會台中分事務所 性別倡議專員)

青春只有一次,你覺得非做不可的是什麼?19、20出頭的女孩們回答:「旅行、談戀愛、跟朋友夜唱夜衝……,而最多人的答案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青春正盛,每個女孩都猶如一顆顆小星星,在她們天馬行空的小小宇宙裡充滿著無限可能,正待萌芽、準備綻放。今年夏天,有一群女學生參與「臺中女孩圓夢計畫」,來自六所高中職、九所大學,共十組團隊近四十個女孩,帶著自己或大或小、幾分稚嫩輕熟的夢想,猶如迸發的種子,將自己拋向廣闊的世界,嘗試乘風起飛。

這些女孩各有不同的興趣專長和,有人關注促進親子關係的動畫及懷舊童玩、醫學快篩試劑的開發、關懷長者的社區活動、偏鄉學生的營隊服務、東南亞移工的文化交流;更有人探討性侵害、網路酸民現象、校園霸凌、蔬食減塑等社會與環境議題,在在反映出這個世代年輕女孩所關心的話題。

從小高一到大四應屆畢業生,女孩們為了實現一個夢想,學習撰寫計畫書、編列預算、到操作執行,還要舉辦分享會公開發表,並佈置展覽成果。補助兩萬元的圓夢計畫並不輕鬆,而是一趟學習之旅。有個女孩在分享會上談到一路上的收穫:「我們都變得勇敢了!」歷經一次次的挫折與挑戰,不斷來回修正,考驗著自己與團隊的毅力,認知理想與現實的差距,女孩們也在過程中長出了勇氣與信心。

女孩,圓一個利他助人的夢

年齡最小的高一團隊是老人照顧中心的學生志工,希望能為失智長輩重拾記憶的碎片,藉由舉辦婚紗走秀活動,喚起老人家的年輕回憶。當天活動結束,只聽女孩激動地說:「昨天我們做到半夜才回家!」後來才從家長口中得知,因為廠商贊助的婚紗尺寸不合於老人家的身形,於是女孩們花了好多天,一針一線親手修改婚紗,只為讓阿嬤們亮麗登場。只懂得默默做事,不擅長表現自我的女孩也忘了細說,她們如何走遍一整條婚紗街,進到一家一家店裡詢問贊助,卻遭慘烈地一一婉拒。或許這些辛苦付出,對她們來說都是微不足道吧!女孩的圓夢計畫不只屬於女孩,更是為了一圓阿公阿嬤的夢。

四個即將從高中畢業的女孩,為了不虛度這個暑假決定一起做點什麼。由於讀了一篇移工的新聞報導,她們決定邀請東南亞移工執行真人圖書館活動。懷著對世界的熱情,毫無相關人脈的她們,鼓起勇氣踏出自己的舒適圈,洽詢移工組織、上街頭宣傳,面對人員不足、場地與設備的缺乏等重重阻礙,她們仍未輕言放棄。

有位女孩為了籌備活動,每天搭末班車、走夜路回家,她說:「想做到完美的心情太過強烈,卻被現實一次次澆熄熱情,好像每解決了一個問題,總會有一個新的問題冒出來。」亦有團隊成員說這是她18年來最爆肝的一段日子。然而參與真人圖書館的越南移工說,這是他來台五年跟台灣人講最多話的一天。光是這點,女孩們感到這一切都值得了。她們更體會到移工不只是新聞上看到的一個「議題」,而是真實生活在我們周遭的「人」,學習跟移工做朋友的女孩們,上大學也開始修習東南亞語言,她們航向更廣闊的世界了!

從小小的改變開始

有時更因為一齣電視劇,觸發了女孩圓夢的契機。兩個大一女孩看了《我們與惡的距離》決定探究網路酸民現象,調查、訪談酸民的想法,更訪問了因網路霸凌輕生者的家屬。結果發現,在價值觀不同的對立面,每個人都可能是酸民,女孩反省到自己也曾因政治立場不同,在網路上留過酸言酸語。活動中,她們邀請網路酸民參與一週挑戰改變發言習慣、多按讚和愛心,實驗後有憤世嫉俗的人說自己的心情變好了。女孩分享:「雖然自己的力量微薄,但即使是微小的改變,至少我們開始改變了!」

不少大人習慣說:「女生應該怎樣、不應該怎樣」,圓夢女孩不是耍叛逆,只是想做自己。三個醫學系及兩個生醫系女孩從事科學研究,希望開發更快速、便宜且友善動物實驗的流感快篩試劑。她們除了做實驗、請教專家、拜訪生技公司,還畫漫畫、作繪本,進行大眾科普教育。女孩邁向科學家的路途很長,而這些聰明的女孩或許看來一帆風順,但認真回顧性別經驗發現,不少女孩在選擇這條路時並不被家人認同,甚至認為:「等她考不上就會放棄轉第一類組了。」,女孩的理科能力不被看重,或質疑「女孩子念到這麼高學歷做什麼?」披著白袍的她們懷抱著理想以及對人類的關愛,堅持圓一個科學大夢。

六個喜歡畫畫的女孩,她們以3D動畫作為大學畢業專題,學校老師問:「你們這組只有女生做3D可以嗎?」她們用精緻的作品證明,「有何不可?」在動畫角色的造型設計上,更跳脫女生一定要穿裙子、綁蝴蝶結的性別刻板框架。這些女孩想做的不只是動畫,她們還有更多的話想對大人說。團隊成員都遺憾自己成長過程中家庭親子關係疏離,寂寞的童年養成了壓抑的性格,現在還在學習與父母相處。女孩希望透過生動趣味的影像方式,呼喚現在的大人不要忙於工作而忘了親子溝通,這是一封女兒寫給家長的情書。

培力女孩實踐夢想,創造社會共好

這些女孩的生活很平凡,或許平日同樣愛滑手機、著迷KPOP、追逐網紅大明星、煩惱課業或就業;但這些女孩也很不凡,她們關心社會、胸懷世界,在乎他人的苦痛與幸福,期待人與人的互動連結。

這些圓夢女孩勾勒出社會共好的想像,比起最終優等獎落誰家,更重要的是,不同團隊之間跨領域的觀摩交流、相互欣賞、彼此學習。我們看見有團隊到別組展覽攤位留言,讚許對方的美術設計;在複選審查會上,亦不少女孩拿起手機拍下他組的簡報,發自內心地讚嘆。女孩圓夢計畫的精神在於,培養多元多樣的女孩夢想種子,各自發芽茁壯、各自美麗,形成一座有機體的壯麗森林。

已經長大出社會的我們,是否在洶湧的現實打拼中漸漸忘了青春的夢想?圓夢女孩提醒了我們莫忘初衷,那願意為了世界的美好而努力,真摯、純粹的小小心意。身為大人的我們,請「珍視女孩的價值」,在她們沮喪挫折時給予支持和陪伴,在她們努力展翅時給予微笑與掌聲,鼓勵女孩勇敢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