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想想】男性如何服務懷孕的青少女?一位社工的性別反思

◎蔣皓(台東分事務所青少女懷孕社工)

「一個大男生,可以做服務懷孕青少女的工作?」

當我向別人介紹自己的工作──青少女懷孕服務社工時,許多人都這樣回應。短短一句話,就可以看到一般人對於性別印象的固化。

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有性別刻板印象的痕跡。身為一名男性,行為、情緒表現都要符合社會主流期待。記得小時候過年因為玩鞭炮和妹妹吵架,吵輸時我哭得稀里嘩啦,親戚拉著我說,男生不能隨便亂哭!「男性有情緒應該要放在心中。」他說。

長大才知道,男生受委屈了,不能流眼淚;挺身反抗、起爭執,周圍的人便會稱讚,「真男人!」「身為一個男人一定會生氣的!」

但這真的很累。我喜歡粉紅色、喜歡貓咪、喜歡縫紉以及烹飪;我也喜歡騎重機、喜歡跟好朋友打球、喜歡玩電動。我可以喜歡好多好多東西,為什麼不能當社工呢?

我決定作真正的自己,然而在工作中,常常遇到因為身為男性而被質疑的狀況……

「你是男生你懂什麼?」屢受質疑的社工專業

剛工作時曾接到一位個案,會談時她跟我反應,媽媽因為我跟她接近而非常生氣。當我後續與這位媽媽接觸時,果不其然,她非常防備,認為我和她女兒背底裡商量了什麼。

「你結婚了嗎?」她冷不防蹦出這一句。

我誠實的回答還沒,她繼續問:「那你懂什麼?你是男生你懂什麼?你知道懷胎十月的辛苦嗎?你知道我很後悔我當初這麼早生下小孩嗎?你知道我不想讓她走跟我一樣的路嗎?」我當下不知道怎麼回應,只能向她表示,我也正在幫助其他有類似情況的妹妹(個案)們。

質疑的情況不只這一件,去學校訪視時,輔導老師婉轉的轉告班導的留言──

「班導特別提醒你,不可以和他的學生有任何情感瓜葛。」

當下我無言也無奈,只能和老師表示,我會嚴格遵守社工的倫理守則,也有督導會注意我工作的狀況。

因性別而產生的困難,最大原因來自於不信任。對於個案身邊的重要他人,很可能因為在乎個案的安全,擔心我這個異性,跨出了不該跨出的那一步。但是對於個案本身來說,異性卻也可能帶給她們不同以往的感覺……

她笑著說:「我覺得蠻好的」,帶來始料未及的開展

一次去個案家中訪視時,我詢問她對於我這位男性社工來服務她的看法,她先是瞧了我一眼,然後笑著說「我覺得蠻好的」。我好奇的問了原因,她回答道:「因為女生太了解女生啦!」隨後大笑了幾聲。異性間的一點距離感,反而讓服務對象擁有緩衝的空間,這是我意想不到的。

的確,男性難以完全了解女性,例如生產時的感覺、月經來潮時的不舒服……,這些女性獨有的生命經驗是我沒有辦法理解的;但我可以關心她們產後惡露有沒有排乾淨、產後恢復的狀況,可以吃些什麼做調養等等。我和個案們聊寶寶的喝奶量、寶寶配方奶喝哪個牌子、各家奶粉品牌的差異;從產前照顧、產後調養,到照顧寶寶甚至於內心感受──這些話題並沒有性別的限制,只是願不願意了解及學習。

某次,一位個案語重心長的說:「唉,真希望我男朋友也可以跟我聊這些。」我們聊了許多關於她男友的事,也間接提醒了我:身為男性,是不是可以更了解她們的伴侶?

新角度切入:男性共同經驗,拉近與她們伴侶的距離

我開始反思:今天若換個角度,我是她們的男朋友,當一位男性社工不斷關心我的女朋友,我會覺得困擾嗎?

第一次與個案男友接觸時是在家訪時,那天恰逢他下班,他看向我,眼神有幾分打量。我立馬起身向他打招呼、關心他今天工作的情形。

一開始他抱著存疑態度,但我試圖將焦點放在他身上,會談時也讓他在場一起參與,盡力讓彼此對彼此放心。我們相談甚歡,甚至有些許朋友來家中聊天,自然愉快的氛圍。

那次經驗讓我記得:每次與個案聯繫,總要關心她們男朋友/先生的近況,甚至是親自與他們聊天。我希望讓他們知道:我不只關心個案,也關心你,我是能令你們熟悉及放心的角色。穩定關係雖耗心力,卻能帶來意外深入的收穫。

曾經,有位個案的先生因身處工作機會少的偏鄉,長期打零工下非常挫折。我是家中長子,與他同樣身為「期待的男性角色」而承受著就業的焦慮。共有的壓力拉近我們的距離,我鼓勵他,現在做的事情並非沒有意義,打零工、代班,也可能對以後的工作有所幫助。

幾個月後,他原先代班的人離職了,且因著他努力工作的態度,便直接升上正職。穩定的經濟環境,也為我的個案帶來正面影響,後續也順利結案了。我至今仍忘不掉,當他被升為正職時,與我分享的喜悅面容。

不一樣的性別,不一樣的收穫

男性進入青少女懷孕工作,有很多值得談論的故事。進入案家後,或許會因為性別角色,無法完全貼近她們;但也或許能與個案的伴侶,自在的一起工作。

我時常被質疑,到底懂不懂、能不能、行不行;被懷疑是否能客觀中立、是否過度親近個案;但我也可以讓個案及伴侶們看見,男性角色並非全是傳統的印象,男性也可以溫柔、細心、討論養育的辛苦事。

雖然並非總一帆風順,但我依舊相信:工作上,不一樣的性別,會有不一樣的看見及收穫。男性可以做服務少女的工作嗎?我的答案是:走出你的路,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