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想】大人給的,不見得是孩子想要╱需要的

周雅淳花蓮分事務所 倡議專員                                                                    

我應該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場景:我在大學通識課上的十九歲同志學生,問我可以陪他聊一聊最近喜歡的人嗎?我們約了晚餐,他時而神采飛揚、時而害羞困惑地說著他喜歡的對象、初戀的期待和疑懼,就像所有曾經和我分享戀情的異性戀學生沒有兩樣。但話題暫歇,我有點感慨地問他:「你小時候,很難有這樣可以開誠布公討論的大人吧?在這一路成長、學會怎麼喜歡別人的過程中,應該覺得很辛苦吧?」

我得到一個意料之外的答案,他猶豫了一下,說:「其實,我曾經是校園性平案件的主角。」

我睜大眼睛看著他,他告訴了我一個「體制的本意是要幫忙,卻深深傷害了當事人」的故事。

學生,姑且稱之為W好了,從國小開始就知道自己喜歡的對象是男性,充滿困惑,卻無人可討論,只能嚴守秘密,連自己是不是正常都充滿懷疑。到了國中,這樣的性傾向更明確了。初學會電腦的W找到同志交友網站,每天只想著趕快下課回家,打開電腦和新認識的朋友聊天,網路充滿吸引力,心中充滿秘密的他跟同學更加疏遠了。在網站上,他不曾隱瞞自己是未成年少年,許多成年網友積極約他見面,最後他答應了其中一位的邀約,兩人去看了電影,然後發生關係。

我說:「天啊,你那時候才十四歲!」W說:「不,更糟一點,我還要幾個星期才滿十四歲。」我說:「你們是合意的嗎?」W說:「這該怎麼說呢?我沒有拒絕,但是我很害怕,又有點期待,我想要又不想要,我沒有合意,但是我也沒有不同意,有點像是我還沒有搞清楚事情就這樣發生了。發生之後我有點新奇、有點開心、有點害怕、有很多的疑惑、而且我好希望有一個人跟我分享這個秘密,所以我就告訴了一個當時在學校對我很好、我最信任的老師。」

我說:「老師一定要通報,她24小時之內就要通報的。」W點點頭說:「沒錯,但我那時候不知道,她也沒有告訴我,所以三個小時後,我被叫到輔導室,毫無防備地直接面對怒氣衝天的老爸,全世界我最不想讓他知道這個秘密的人。」

我說:「輔導室應該先幫你跟爸爸說明清楚吧!」W說:「我不知道他們怎麼講的,我爸那時看我的眼光就像要把我殺了,連同性戀都沒聽過的阿嬤跟他一起來,只能在旁邊一直拉著他說好了啦好了啦,我知道我回家就死定了,忐忑了一整天。回到家,晚餐時間我坐上桌,他對我說:『滾開,我不要跟你同桌,不要傳染給我愛滋病。』」

我的眼淚瞬間湧了出來,我說:「爸爸不懂!可是你還這麼小,你要怎麼辦?」W說:「媽媽那時候生重病,我只想瞞住她不要加重她的病情,但是她後來還是知道了。之後我爸對我就是只有鄙夷和冷言冷語,我好幾次都想死,如果不是因為我媽很愛我,我早就已經死了。」

👉內容未完,全文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