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馨物語】採訪目睹兒「總有一種不確定感跟著我」

◎紀華芬(會員關係管理組督導)

她說:「…半夜有爭吵的聲音,『乒乒砰砰』摔東西的巨響傳入我耳裡,我陷入一種無比害怕的情緒,全身顫抖蹲在牆角。小時候的記憶蜂擁而上,我才知道我內心的傷其實還沒有完全好,在我的人生中,總有一種『不確定感』跟著我…」

黃小姐曾是一位目睹暴力兒,現在是勵馨長期支持「目睹兒」的定期捐款人。

黃小姐說:「以前社會資源較不足,也沒有人教我怎麼求助,現在我只要把錢捐款出去,藉著勵馨這樣的機構,像我這樣童年的孩子就可以得到幫助。」

 

(以下是黃小姐接受勵馨專訪的問答)

黃小姐回憶著說:「我爸爸是一位計程車司機,常常因工作壓力大,和媽媽有暴力衝突,我就在這種環境下長大。」個性剛毅的黃小姐不是選擇躲起來,而是扮演「保護媽媽、拉開爸爸」的角色。

我好奇問:「你難道不怕嗎?」

黃小姐的語氣變得有點激動:「我不是不怕!而是怕沒有顧在媽媽旁邊,萬一就這麼失去媽媽怎麼辦?失去媽媽反而是我更害怕的。」

我急著追問:「家裡還有誰?只有你嗎?」

黃小姐嘆了口氣,「其實我還有一個哥哥,可是哥哥根本就不想管,他看煩了,國小就開始學壞,也很少回家。就算回家,看到家裡這樣又出去了,大概是他16歲那一年,出去打工後就從此沒有再回家,也沒有音訊,我心裡有些怨恨,只有我一個人擔心媽媽,放不下心,也不想再連絡哥哥。」

聽到這裡我鼻酸了,沉默一會兒又問:「然後呢?」

黃小姐說:「你知道嗎?有一次我實在受不了了,大約是我高中的時候,那天看著那些熟悉的打人畫面…我突然想親自結束這一切,我勇敢的報了警,就算背負不孝罪名,也想把爸爸送進去關,不過這件事最後只讓爸媽協議離婚,警察沒有關我爸爸,但從此父女也不再連絡了。」

黃小姐之後跟著媽媽生活,也脫離爸爸的暴力陰影,且出社會後也已經結婚,有穩定的工作,但黃小姐語重心長的分享:「我們以前不知道『目睹暴力兒』這個名詞,也不懂『目睹兒』的傷痕,當童年的記憶慢慢淡忘,我以為沒事了…」

「難道不是嗎?」我急著追問。

「沒想到有一次我們家樓上半夜有爭吵的聲音,當『乒乒砰砰』摔東西的巨響傳入我耳裡,我居然陷入一種無比害怕的情緒,全身顫抖蹲在牆角,小時候的記憶蜂擁而上,我才知道我內心的傷其實還沒有好,在我人生中總有一種『不確定的感覺』跟著我。」

我問:「『不確定的感覺』是什麼意思?這對妳有什麼影響嗎?」

黃小姐自我陶侃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猜,我一直不想生孩子的原因也與這種『不確定的感覺』有關係…」

 

感謝黃小姐願意用親身經歷來分享,也歡迎您來電「愛馨人服務中心」02-89115561分享您的故事。願用一段經文來祝福黃小姐在未來的路上無論捐助哪一家機構,都能藉著幫助別人而安慰到自己,並能尋求心靈上看不見傷痕的治療。

帖撒羅尼迦後書 2:16-17 上帝愛我們,又憑著分外恩典,賜給我們恆久的安慰和美好的希望。願我們的父上帝和我們的主耶穌基督, 安慰你們的心,使你們在各樣善言善行上堅定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