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陪一里路】一顆釋迦的重量

◎莊泰富(台東分事務所性別倡議專員)

來台十五年的小阮,曾經也以為台灣是個寶島,遠渡重洋來到台東的她,卻沒想到丈夫原來會使用暴力。一名外籍女性在不知道台灣有防暴專線、語言不通順、社會網絡系統不支持的狀況下,倘若為了還要取得留在台灣的合法正當性,求助談何容易?

三年前小阮跟我們求助,我們陪伴她走過申請保護令、調解離婚訴訟的歲月,但一個受到性別暴力對待的女性,要能脫離受暴環境是件困難的事情,如果沒有辦法讓受暴婦女經濟獨立並有完整的居住空間,那受暴婦女就有可能回到施暴環境中。但在物資缺乏的台東,卻是何其容易?

當小阮帶著三個小孩去找租屋時,面對的卻是房東的為難,讓小阮找房子時吃了不少閉門羹,單親家庭能力差、夫妻失和雙方一定都有問題,小孩容易失控等對單身家庭的刻板印象讓小阮找房子時吃了不少次的閉門羹。

好不容易找到了房子,在各個釋迦園打零工的小阮根本沒辦法支付小孩成長所需支付的費用。收入不穩定、又不是屬於自己的果園,讓小阮無法負擔小孩成長的費用;每當到了學期開始要繳學雜、器材等費用時,小阮就會捉襟見肘,籌不出任何費用來因應大筆開銷。

在這樣子艱困的時候,釋迦成為小阮能夠依靠的農產品,在夫家釋迦園工作時,釋迦園成為她被丈夫傷害時的慰藉;與丈夫離婚要為了小孩打拼時,釋迦成為家裡經濟的唯一棟樑;現在,釋迦成為小阮獨立自主的最重要的農產。

小阮告訴我們,她想要創業,希望擁有一片自己的釋迦果園。

雖然創業過程是艱辛的,但是看著小阮一步步地往前,從貸款的尋找到果樹的接枝,從盤商的洽談到果園的勞動,都在見證著小阮逐漸遠離受暴環境,真正朝向獨立自主的步伐邁進。

花三年培力一個婦女能夠獨立自主,值得嗎?當小阮評估著自己的能耐,用很堅定的語氣跟我們的社工說:「來到台灣,我發現我很喜歡研究做釋迦;如果其他釋迦農現在可以做到十萬營收的話,我有把握現在的我可以做到五萬。」

一切都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