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想想】從「女權自助餐」看見男性對父權的控訴(上)

◎莊泰富(總會公民對話處教育專員)

勵馨在男大生情感團體中學會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傾聽男大生的情感,讓他們學習、慢慢地說出口而不加以評斷;太快的用性別平權、女性主義的概念加以論斷男大生的情感,不僅無法釐清男大生的真實樣貌,更甚者可能會造成錯誤的理解,導致男大生認為自己的生命故事被錯誤詮釋,進而選擇噤聲。

男人想想的專欄中,我們曾談到當今男性遇到的難題,當男性要述說自己的性別困境時,很有可能會被攻擊反挫女權,當男性提出自己的看法時,就會被認為是母豬教徒;久而久之,性別平權對於某些男性而言似乎是一種「政治正確」,如果性別平權卻不包含男性的看法,那平權兩個字似乎就是淪為口號罷了。

「女權自助餐」便是這群男性對於女性「使用了平權論述,取用對自己有益的部分,而不願承擔相應義務」的一種說法。對於這群男性而言,「女權自助餐」便是他們憤怒的來源,女權自助餐一詞來自於美國脫口秀藝人Bill Burr,他認為所謂的女權自助餐,就是女性一方面想要爭取她們想要的,像是身體自主權、同工同酬等等,一方面卻不願意負擔男性的責任,Bill Burr卻不認為同工不同酬不合理,他認為同工不同酬的原因是因為男性負擔了更多的責任。

這女的問我為什麼不能男女工資平等?因為不幸的我們發生了鐵達尼號事件,不知道是什麼狗屁原因,妳可以跟小孩一起離開,而我要留下來,這就是為什麼男人每小時比妳的工資多的原因……

「不知道是什麼狗屁原因」,每個人都可以有著各自的解讀,生物學的專家學者可以用生物本質論去解釋雌性肩負著繁衍與照顧的責任;關注人類學的則會用人際互動與父系社會去說明男性比較容易罹難的可能性。而女性主義者們則會用「父權文化」去解釋男性陽剛特質迫使男性選擇做出犧牲自我的選擇。

父權文化是一種社會結構,它迫使這個社會的男性與女性扮演一套「性別角色」,在遊戲規則中,女性扮演著溫馴、柔軟且依附於男性身上,相對的,男性則要扮演著堅強、勇敢且一定要成功

👉內容未完,全文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