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馨語】我並不知道他在對我施暴

◎小兵(屏東分事務所家暴組社工)

我並不知道他在對我施暴,即使他拿著那些裝上子彈的槍對著我的頭、把我推下樓梯、威脅要殺我們的狗、在我開高速公路時把車鑰匙拔下,當我正在為工作面試而打扮時,把咖啡渣倒在我頭上,我從來不認為我是位受折磨的妻子。摘自TED【為什麼家暴受害者不離開】

阿香十幾歲便跟著先生,接連生了四個孩子,一直以來阿香都是以夫為天,也教育孩子說:「爸爸是大樹。」阿香平時的生活便是照顧孩子、婆婆,連大伯的孩子也一併照顧了,並跟著先生一起工作,就這麼過了二十幾年。直到某次受暴後,因痛苦難耐而至醫院就診,醫院社工詢問案主是否對先生提告,阿香才知道原來先生不應該這樣對待她。

第一次陪同阿香開庭是保護令案件,因聲請隔別訊問,所以阿香並不需要面對她的先生,第二次是陪同阿香進行離婚調解,那天當阿香在家暴服務處看到她先生走過時,便一動也不敢動,像是被點了穴似的,更別說要上二樓調解室了,她說她在來之前一直給自己心理建設,告訴自己要和先生一起調解,但沒想到還是沒辦法面對先生,還好阿香的扶助律師說可以由她和對方調解,讓我們在調解室對面的專業圖書室等候,在調解的過程中只要有人來開門,原本坐著的阿香就會立刻站起來,擔心是她先生進來,當調解委員提出希望能請先生進來和阿香一起談時,阿香嚇得哭了出來。

阿香受暴離家後,先生會對孩子說:媽媽不要你們了!阿香覺得很無奈、無辜,她不是不要孩子,她甚至把孩子看得比自己還重要,但真的無法面對先生,無法和他一起生活,在阿香參與家事庭親子事件調解前說明會後,她會跟孩子說:「爸爸和媽媽分開了,但你們不是單親,你們還是有爸爸、媽媽。」

阿香一路走來,從原本對家庭暴力的警訊和模式一無所知,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到想改變,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現在的阿香自己在外租屋、工作,她勇敢、堅定的說:「現在的生活比以前好!」

◎捐款郵局帳號:5021-9095/ 戶名:勵馨基金會

◎更多請見 
勵馨屏東部落格 
FB粉絲團:屏東愛馨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