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馨語】有一種禮物名為「自由」

◎張惠萍(春菊家園社工)

 

「我逃家只想自由,如果機構不是機構而是像家一樣,我願意留下來」。

 

還記得那天夜裡著急等著小野(化名)回來家園,小野已好多天沒回家園了,前幾日終於連絡上小野,小野雖然說今日會回家園,但仍帶著忐忑不安的心祈禱著,接近凌晨12點終於回來了,幾日不見,小野的臉龐消瘦了不少,頭髮像稻草一樣粗糙,疲累與無助的雙眼使我難以忘懷。

 

小野自幼遭父母遺棄、虐待而被社會局安置,過往曾安置於寄養家庭及育幼院,歷經波折後入住春菊家園。小野曾經渴望著被疼愛、被呵護、被肯定及被信任,但在經驗中往往得到的是被拒絕、被責罵、被打,導致小野越來越不相信大人,覺得大人的靠近與關心都是假的,是有目的,不管自己做什麼都是不好的,一定會被拋棄,一定會不要他。

 

小野入住家園時就像山上來的野孩子,高分貝音量,喜愛冒險,想到什麼就去做,生氣時就罵幹你娘、破麻、滾開或動手打人,曾經因談戀愛帶著男友在家園附近約會,曾經在凌晨時撬開房間陽台的紗窗只為了拿筆記本給男友,只想證明生輔及社工姊姊會不會打他、罵他、放棄他;曾經對未來沒有目標的小野,在生輔與社工姊姊的陪伴與輔導下漸漸找到目標,回歸校園就讀。

 

在過半年就滿18歲的小野,等不及要長大,知道自己滿18歲才能自立的小野選擇逃家,只因想要自由,想要證明自己不用滿18歲就可以自立,他曾說:「為何你們不相信我可以做到?」但小野我想告訴你,我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但不是用逃家的方式來抗議,在生輔與社工姊姊的勸導下,小野選擇回到家園好好地說出自己的想法,原來小野長大了,有小野自己想去的地方,原來「自由」兩字也可以說是家園學習放手。

 

「自由」看似是簡單的兩個字,但對小野與家園來說意義是多麼的不同,我認為家園送了一份禮物給小野,這份禮物名為「自由」,但並不是家園不要小野了,是現在的小野長大了,要學習在外成長,長出自己的樣貌,相信小野帶著這份禮物離開家園可以很幸福的。

 

【受暴婦女生活重建需要您相挺】 
您可以這樣幫助我們 
1. 為我們的粉絲頁按個讚,並轉貼訊息:桃園愛馨人粉絲頁
2. 線上劃撥: 
帳號:5021-9117/ 戶名:勵馨基金會 
捐款專線:(03)422-6558 分機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