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MeToo倖存者震撼亞洲社會

2019年世界婦女庇護安置大會首次離開北美與歐洲,並移師至亞洲性別平等程度排名第1的國家──台灣舉辦,會議相較於以往,更多聚焦於亞洲社會的女性權力與性別平等,其中包含勵馨基金會長年深耕的性侵害防治議題。

今年十月適逢「#Metoo」運動滿兩週年,然而回顧這兩年來,「#Metoo」運動在歐美國家鬧得沸沸揚揚,反觀亞洲社會卻相對沉寂,為瞭解亞洲各國「#Metoo」運動的現況,勵馨基金會特別在大會期間舉辦記者會,現場南韓兩國倖存者,南韓檢察官徐志賢與南韓知名詩人崔泳美,以及來自馬來西亞的女權運動家艾薇約西亞(Ivy Josiah),共同探討「#Metoo」運動在亞洲國家的變形與困境,日本#MeToo發起人、同時也是名自由記者的伊藤詩織因故無法來到現場,也錄製了一支影片,呼籲亞洲各國的#MeToo運動團結一致,發揮更大影響力。

「亞洲#MeToo共同的困境,加害者通常是權力者,受害者很難講出來。亞洲民間團體是很有力量的,可以幫助這些受害者,但法令與政策相對於歐美國家相對落後。」第四屆世界婦女庇護安置大會主席暨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勵馨從事性侵害防治服務工作逾三十年看見,亞洲社會對於性的議題較於隱晦,再者東方國家重視社會關係,而且個人前途常緊繫於權威關係的好壞,因此為了維護自己的未來發展而選擇噤聲。部分亞洲國家則是受到宗教信仰、保守文化與不完善的法律體制所禁錮,或者仍習慣於譴責受害人的性侵迷思下,導至揭露性侵害和性騷擾的倖存者往往受到更大的傷害,甚至得接受社會的道德批判。

在日本,性侵受害者反成被告

在日本,第一位站出響應#MeToo運動的的是女記者伊藤詩織,她指控電視台長官、同時也是首相安倍晉三的御用記者山口敬之,在一次餐敘時對她下藥並且性侵。當時她的挺身而出並沒有獲得支持,卻反遭社會批判、匿名威脅,今年甚至遭到行為者反控訴,索賠1億3千萬日圓,但同時她也感受到日本社會逐漸在改變,「日本開始有越來越多媒體報導這個議題,以往我走在街頭,都會易裝,我擔心會被其他人攻擊,去年夏天,我決定不再特意裝扮,於是我遇到很多人過來關心我,表示支持。」

伊藤詩織表示日本法律狹隘地定義強姦,通常要行為者使用暴力或威脅手段,同時受暴者須有自衛的行為,事件才有機會繼續追查。她期望日本政府能看見法律的漏洞,並且付出實際的行動,「明年就是日本強姦法修法滿三年,到時候會有大規模的「Flower Demo」花朵遊行,這是重新審視法律很好的機會。希望可以進一步推動相關法規的改革。」

在南韓,誰讓加害者變成「怪物」

作為文壇新人的K給了我忠告說,別坐在En老師旁邊,他一要看到年輕女生就會亂摸…」南韓#MeToo發起人之一、詩人崔泳美在記者會上朗讀她的詩作〈怪物〉,詩句描述一名年長的詩人習慣對女性伸出狼爪,受害者包括女作家和出版商。這首詩發表後不久,外界認為是在指涉曾多次入圍諾貝爾文學獎的南韓國寶級詩人高銀。

崔泳美提及,「高銀對我和一些人提出妨礙名譽的訴訟,一審高銀遭判敗訴,但高銀表示會再上訴到高等法院,」她甚至開玩笑地說,如果最後判定對方上勝訴,她就會選擇離開韓國。#MeToo在韓國引起旋風,但崔泳美強調:「我不是希望這引起男女之間性別的對立,而是過去和未來的一個過渡,我們應該將不好的留在過去,在未來讓男女之間能生活在一個更友善的環境。」

南韓#Metoo倖存者籲檢方內部改革

「原本我選擇沉默隱忍,但看見行為者可能升遷,甚至在檢察體系中獲得更大權力,我覺得我必須讓這件事情被看到。」南韓檢察官徐志賢公開了自己8年前遭到法務部官員安泰根性騷擾的經歷。她指出在事發後曾向內部舉發長官的不當行為,卻遭到高層掩蓋,並被行為者調職,從首爾轉降到地方的檢察署。「我曾認為,檢方組織的改革,只要經過一段時間,自然就會達成。但我又清楚知道,被害者若三緘其口,改革是無法辦到的。」因此她選擇親上火線,希望自己的現身說法能為南韓檢方內部改革踏出第一步。

由於性騷擾訴訟為期一年的時效已過,安泰根被以濫用權力罪嫌起訴,首爾中央地方法院今年初裁定,安男罪名成立,處兩年監禁。但他堅稱自己不認識徐志賢,也不記得喪禮上的不當行為,表示會繼續上訴。

在台灣,連「MeToo」都說不出口

「我們發現這些被害人,忍耐很久、暴力延續很多年,侵害的人都是熟識的人,而且處於不對等的權力中,導致他們很難站出來。」勵馨副執行長洪雅莉表示,勵馨逾三十年的服務中發現,「#MeToo」事件的兩大特徵為權勢關係以及長期隱忍。從「#MeToo」運動至今所揭發的案例,可以發現大部分是職場性騷擾,或是加害人與被害人權力位階相差甚多。

洪雅莉指出,勵馨除了在去年舉辦#MeToo遊行外,更在今年針對多重歧視以及多元性別的性侵受害者提供服務,「今年,勵馨做了一個研究發現,多元性別的受害者高於一般受害者,甚至有四成是從未向他人求救,另外四成也只跟朋友求救。從中我們看見,多元性別受害者的處境更加困難。」

明年婦女大罷工 性別平等更邁進

「#MeToo運動不只是屬於女性,男性也可以發起#MeNo、#MeNot運動,以此代表不會使用性暴力或性騷擾作為矮化女性的手段,從#MeToo運動脈絡看來,女性運動逐漸強大,自主女性可以組成完善的網絡。同時也希望男性能意識到,長久以來在父權社會上,所形成不當的思維與生活方式。」馬來西亞的女權運動家、也是全球安置網絡的亞洲區前董事艾薇約西亞(Ivy Josiah)在最後邀請各國朋友,明年三月八號一起響應「全球婦女大罷工」,她表示女性應該有說不的權力,「女性可以大聲說,我今天不當照顧者、我今天不做工,甚至跟伴侶說我今天不想發生性行為,當女性的聲音被聽見,性別平等的運動就能更長遠的繼續下去。」
第四屆世界婦女庇護安置大會是國際間預防暴力及保護受暴婦女中規模最大。此會議每四年舉辦一次,前幾屆分別在加拿大、美國、與荷蘭舉辦。今年移師至台灣舉辦,此次會議主題為「安置大團結・牽動全世界」,發表五大主題、63場工作坊,與13場周邊會議。討論主題涵括: 新興議題、倡議與藝術、安置機構與社會工作者的創新管理、政策與立法、多元平等和經濟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