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想】誰聽到了我的故事——穿梭在大街小巷裡的家庭暴力

◎陳貞樺(台南分事務所主任)、歐芊妤(台南分事務所家庭暴力後追社工督導)

「我曾被劈腿、與交往多年的男友分手,但沒想到家暴會發生在我身上」

「他是關心我的行蹤、要我注意安全,他會擔心我,不是報備行蹤…」

「怒罵三字經、掐頸、拳頭毆打等等,原來,這就是家庭暴力啊!!!」

傍晚,窗外天色漸漸轉暗,街燈與車燈亮了起來,而空氣凝結緊張氛圍,「家」是溫暖、有愛的地方,伴隨著小雨回「家」的卻是恐懼、戰戰兢兢的心…

結婚後不知從何開始,阿聖要求小雨報備行蹤,開始限制其交友與外出自由、查看手機聊天紀錄,甚至紀錄小雨班表及上、下班返家時間,也不准小雨回娘家或與親友外出,若外出也必須紀錄出門、返家時間…

小雨只要提及要外出,小雨就可感受到阿聖情緒轉變,常常,小雨全身顫抖著,看著阿聖眼神變銳利怒罵三字經、掐頸、拳頭毆打著小雨的身體,每次的施暴都直至小雨妥協、不再掙扎為止,即使在小雨懷孕期間,阿聖施暴的拳頭也沒有停止過。

小雨開始對這一切感到疑惑,「交往時候阿聖總是關心我的行蹤、安全,他會擔心我,不是報備行蹤,然而直到通報求助後,才知道這就是家庭暴力中的言語、肢體暴力、控制,原來,新聞事件中所說的『家庭暴力』竟發生在我身上」。

每當衝突發生,小雨想求助、離家時,阿聖總搶走小雨鑰匙、手機、包包、抱走孩子,為使小雨不敢離家、更不敢告訴親友,怕不能再見到孩子。在施暴後阿聖又會向小雨道歉,並以「我愛你」、「小孩出生後無完整的家」來動搖小雨,而讓小雨感到矛盾,該不該求助?該不該原諒阿聖?又該不該離開阿聖?

對小雨而言,回「家」是戰戰兢兢、精神是緊繃的,隨時提醒自己注意阿聖的情緒及說話小心應對,即使離家也極可能有再受暴的風險,我該怎麼辦?

類似的故事在生活、新聞事件不斷的上演。小雨曾帶孩子離家,每次都是因為受不了受暴的身心創傷,但又因阿聖事後道歉、小雨心軟,為了能與孩子在一起又再回家與阿聖同住。然小雨發現常使自己陷於暴力循環中,為不想再受暴,她決定求助並離開暴力環境。

 

👉內容未完,全文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