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馨語】新的生命,新的道路

蔣皓(青少女懷孕方案社工)

第一次見到小美時,小美畫著漂亮的妝,大大的眼睛,配上瞳孔放大片,水汪汪的讓人印象深刻。第一次與小美聊天,得知小美從國中畢業後便北上工作,兩年後因為不適應都市生活,返回家鄉。小美笑嘻嘻的表示,雖然台北方便又繁榮,但緊湊的步調以及微冷的氛圍,總是令人不習慣。的確,習慣了台東的太陽以及人情所帶來的溫暖,再去其它的地方總會有些不適。

小美表示,自己搬去台北是因為無法與酗酒的爸爸相處,爸爸從我小時候喝酒,到我長大後依然喝得昏天暗地。社工問了問小美現在跟爸爸一同居住的狀況如何,小美表示父親依然故我,或許有一天還是得搬出去吧,小美摸了摸肚子,表示為了孩子自己也會努力做出決定。

不久,社工便得知小美搬出去的消息。在一次次的醉酒後爭吵,以及小美與爸爸的衝突越演越烈,最終小美選擇了搬家、與男友一同居住。小美總算得到了寧靜的生活。

在一次次會談時,小美總不時唸上自己的父親幾句,並表示父親非常怨懟自己搬出家中。社工查覺,雖然已搬出家中,小美其實還是關心父親的生活。

社工詢問:「如果可能,是否會希望和父親的關係變好一點?」小美苦笑了一下,表示是不可能的,自己的父親自己最了解。

社工看到了小美的反應便說,一個新生命的到來,改變的不只是生活型態,對於家庭關係,似乎也會有些改變。也許妳可以從現在開始,向爸爸透露出要當阿公的訊息,或者等寶寶出生後,拍寶寶的照片給爸爸,似乎也不錯。小美沒有立刻答應,但也沒有拒絕。

在往後幾次的會談時,小美並沒有特別提及與父親的關係,但在鄰近生產前的一次會談,小美表示父親有了一點不一樣的改變。

「在與父親透露出即將成為阿公後,父親漸漸的改變了原先的態度,雖然還是會喝酒,但卻不會在醉酒後與我爭執,現在也會每天問我要吃什麼水果、會幫我買回來,前幾天也把手放在我肚子上摸摸寶寶……」

社工笑回,也許爸爸意識到寶寶要出生了,自己的身分也會有所不同,因此有動機想與妳和好。小美仍存有疑慮,擔心父親只是暫時的改變,表示再觀察吧。

再一次見到小美,是孩子出生後至醫院探望她們。社工到醫院後,小美除了分享生產的點點滴滴,另也表示自己與父親和好了。

「昨天(生產前一天),父親邀請了我與男友到家中吃飯,在吃飯的過程中我們就和好了……也許寶寶也知道,自己是被帶著阿公、爸爸、媽媽所期待的新生命,所以今天就立馬、迫不及待的來到世界上呢。」

社工詢問父親有來醫院看寶寶嗎?小美頓時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表示爸爸剛剛有來,但因為太興奮、一直跟寶寶說話,打擾到醫院裡的其它媽媽們,被護士請回去了。雖然尷尬,但小美露出的笑容足以表示看到父親與新生命互動,心理充滿的溫暖情緒。

許多人都是如此──明明關心著彼此,但卻因彼此的生命課題不同而有磨擦,小美與爸爸亦是。爸爸有自己的生命課題,小美有自己的挑戰要面對,當情緒互相碰撞,或許會讓心中那份關心與溫暖被深埋藏住。

新生命的到來,改變的不僅是生活型態,更可能讓心底的那份溫暖,有機會展現給珍惜的家人。而我們社工所做的,便是在一旁陪伴,並在適時的時候鼓勵他們,更往前邁進那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