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長的話】關鍵轉型時刻──每一個人都要跟上

關鍵轉型時刻──每一個人都要跟上

新任執行長王玥好 用愛領導

 

口述/王玥好(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採訪、撰文/許馨月(公民對話部媒體專員)

 

  「我的助人理念是存在主義,存在主義治療法。」就是這個答案,讓當年甫從輔仁大學畢業的王玥好,以員工編號007,錄取為勵馨基金會的心理輔導員。

   沒有詹姆士.龐德(James Bond)登場時馳乘賓利、BMW,華麗、瀟灑的甩尾;頂著一頭大捲短髮,王玥好穿著暗紅色格紋長版襯衫,搭配低調的黑色長褲,手一擺將印有紫色圖騰的斜背包拉至身前。站著的她挺直腰桿,顧不得捷運車廂的上下顛簸,盯著手機、專注在回應勵馨各地分所傳來的訊息。

   這是王玥好每天早晨抵達總會辦公室前的暖身,毫無派頭與架子的出場,讓坐在正前方,還慵懶、睜不開眼的我,一時忘記她是新上任的執行長──幸好,她的性格如同外在一樣樸實、不拘小節。

 

剛畢業的她,看見存在的意義   

   回憶一九九O年春天,王玥好說那時候沒有任何實務工作經驗,面試時只能記起教科書教的,雖然也不能說毫無運氣,但存在主義與她所憧憬的助人工作理念很是契合,回答時露出靦腆、不失優雅的微笑,接著她眉頭隱隱皺起,「之後遇到的人們遭遇了種種創傷和苦難,便會回頭思考苦難究竟要賦予人生什麼意義,而又要如何超越這些苦難。」

  苦難背後真的有其意義嗎?如果一個女孩小時候遭遇家內性侵,長大、離開安置後,好不容易自立生活,母親卻以女孩的名義四處欠債,甚至回頭責怪她沒有善盡扶養之責,並且提告遺棄罪。「勵馨陪著她倡議遺棄罪修法,以為考驗都一一克服了,沒想到有天她帶著孩子去吃小火鍋,酒精燈打翻了,造成她頸部以上嚴重灼傷……,」命運總是突如其來,而王玥好再次遇見她,女孩已經爭取、獲得店家的賠償,「我們問她,獲賠的錢是否要做整形外科,治療臉部的燒傷。她卻微笑搖搖頭說:『這是我信仰的見證。』」女孩的回答,讓王玥好 再度仰望信仰的力量:「如果沒有信仰,人生的種種苦難該如何面對,又如何超越。」如同意義治療大師維克多•法蘭克所說:「不管經歷什麼,必定有某種終極意義,也許我們無法理解,只能去相信。」

 

「生命的每一種情境向人提出挑戰,同時提出疑難要他去解決。人不應該問他的生命意義是什麼,而我們才是被詢問的人,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才能回答。」         ──意義治療大師維克多‧法蘭克(Viktor E. Frankl

 

生命連貫的本質不該被體制分割

  所有存在過的都不會消失,成功或失敗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儘管談論失敗的經驗,王玥好臉上仍一派雲淡風輕:「勵馨曾經嘗試做青少年的外展工作,但後來因為實際效益難以評估,沒多久便結束方案。」許多高危青少年喜歡結伴流連於街頭,勵馨希望能及早接觸這些孩子,而不是等到他偏離軌道之後,「這群孩子的生命遭遇像河流,小時候被性侵或疏忽照顧,如果沒有及時接住,可能會產生行為偏差、甚至是犯罪。」她說,近年來勵馨大量承接政府委託案,而福利法規的設計主要在承接中、下游的孩子,接到時往往已是被害人或是非行少年,從事社會工作逾三十年的王玥好如何不理解生命本質的連貫,她語氣一沉:「方案服務被切割,青少年的生命各面向彷彿也遭到分割、被各自解讀,但其實是有關聯的。」

 

關鍵轉型的時刻 不變的是初心    

  執行長接儀式那一天,王玥好在心裡篤定的告訴自己:「今年,是關鍵轉型的一年。」現在,勵馨直接服務方案中二級預防工作占九成,而未來計畫將資源重新分配至一級預防的社會教育、倡導,以及三級預防的發展與支持性服務工作。同時,她向社會喊話:「勵馨未來將聚焦發展性社工的擴張與深化,希望能在社區向下紮根,讓三級的預防工作在各縣市完整推廣。」王玥好認為,發展性社會工作回到對人的理念和信任,以及重視人的發展,「我們相信服務對象都能超越苦難,之後有能力發展地更好。」   

  看著王玥好說話臉上時而柔和、時而剛毅的線條,未料提及領導時,表情突然靜止,「我希望每一個人都不會被遺漏……,」後面沒說完的是,無論是服務對象,或者是每一位共事的員工,「團隊凝聚力是最重要的,組織有既定的目標和規劃,但如何經歷、完成,團隊如何看待這件事情,是我更在意的事。」語畢,她停滯了許久,王玥好知道勵馨這輛火車即將改變前進的方向,但她更希望每一個員工都能做好準備、跟上組織轉型的步伐。

  最後,她不忘叮嚀,「面對環境和組織的劇烈轉變,希望勵馨的大家都能真正感受,我們手上的工作不只是砌一塊磚,而是在蓋上帝的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