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馨語】凜冬中求生存的薔薇

◎陳書慧(台中分事務所就業組婦女就業社工)

我初次見到薇薇,她臉上佈滿擦過的淚痕,面容憂愁地東張西望,身上穿著尺碼偏小的衣褲,不合身的穿搭顯得有些怪異,大包小包的塑膠袋掛在纖細的手腕上,看起來相當沉重,令我不禁想問:「薇薇怎麼了呢?」

薇薇是家中的老么,從小就喜歡跟男孩玩在一起,國小時期發覺喜歡上一位同班的女孩,欣喜地告訴了媽媽,沒想到惹得媽媽盛怒,直指薇薇不正常,禁止薇薇跟女孩接觸,逼迫薇薇喜歡男孩,拉著薇薇看精神科……這些都讓薇薇感到不知所措,更不知道做錯什麼,就這樣糊里糊塗地吃了好多年的藥物。國中階段,媽媽覺得薇薇的「病症」沒有好轉,經過醫院建議,連同其他親屬對薇薇進行性傾向扭轉治療,強迫薇薇與成年男性同寢,被迫接觸男性與其相處數日,爸爸不忍薇薇遭受不人道的治療,偷偷幫助薇薇離開家在外生活。

薇薇為躲藏媽媽與親戚,生活過得相當簡單,凡事倚靠自己獨立自主,情感關係的空缺,使薇薇格外珍惜身邊的朋友,不敢隨意透露自己的性傾向。成年後,薇薇想追尋感情上的親密關係,勉強自己與男性交往,男友察覺薇薇的秘密,脅迫薇薇發生性關係、施暴,並且將薇薇關在家裡,試圖斷絕薇薇與外界的聯繫,薇薇從小遭遇媽媽打罵、被強迫與男性同寢,千瘡百孔的暴力對待,一度讓薇薇以為這就是「愛」。

幸好朋友不捨薇薇受暴,幫忙通報與搬家,經過家防中心的轉介,薇薇接受了勵馨的就業服務,因為男友持續有騷擾、跟蹤的行徑,薇薇再度換了住所,千里迢迢地搬到台中生活,原本以為可以順利銜接工作、獨立租屋生活,但薇薇在職場受到歧視,辭去了工作、失去薪資後,生活陷入困境,於是薇薇主動與台中勵馨求助。

與薇薇的初次見面,她眼眶含淚地傾訴受男友施暴的遭遇,身為社工的我先協助薇薇找到短期居住的安置單位,連結撒瑪黎雅婦女關懷協會,接著陪同薇薇面試準備性職場工作,就業期間安排團體與課程,建構薇薇求職能力;我觀察薇薇工作狀況後,在個別會談中,關心薇薇職場適應狀況,社工與薇薇有了互相信任的關係,薇薇願意娓娓道來自己生命的故事,讓我可以理解薇薇對依附關係的需要,教導薇薇人際相處的界限與互動的技巧,增加薇薇自我保護的能力,也鼓勵薇薇規劃居住與生活,搬至安全且廉價的套房。

另一方面,轉換一般職場之前,須由社工協助分析薇薇的特質及職能,我發現薇薇需要規律與規則分明的工作類型,便媒合合適薇薇的工作機會,輔以就業獎勵補助金,讓薇薇倚靠自己的力量,找到了符合自己能力與需求的工作,在職場工作中獲得雇主的肯定,從約聘轉為正職。上述這些是就業前的準備,目的是讓薇薇的身心得以修復,有力氣與能量處理情感所受到傷害,進而穩定工作,建立規律的生活作息。考驗在轉換工作之前說來就來,薇薇再次進入一段親密關係,這一次遇到了緊迫盯人、掌握行蹤、情緒勒索的恐怖情人,薇薇經過社工的輔導後,能敏感察覺伴侶的問題,與社工討論後,接受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淡化情感,在安全的狀況下結束了這段關係。

薇薇已經知道,在一段關係中,無須容忍暴力接受,愛裡會有真誠與接納。經過訊息往返的關懷,當社工下一次到職場探訪時,薇薇笑容滿面地迎接社工,愉悅地宣告自己已穩定工作,可以順利從就業服務畢業!令人開心的是現在薇薇在休假之餘,主動擔任志工幫助與自己一樣的人,將愛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