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多重歧視性別暴力防治中心 暖馨開幕

勵馨基金會最新調查顯示,12歲以上的多元性別朋友(LGBTQ+)有4成2遭受過性別暴力對待,包括:霸凌、精神暴力、高壓控制、威脅恐嚇、性暴力、肢體暴力等,4成選擇求助朋友,而不是113保護專線或民間社福機構。但有3成認為求助也沒有幫助。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為讓LGBTQ+的朋友們求助有門,勵馨選在同婚法案立院對決及性平教育公投大挫敗之際,公開宣告「多重歧視性別暴力防治中心」暖馨開幕,提供友善且多元服務資源,服務遭到多重歧視的家暴、性侵害被害人及遭到性別暴力的多元性別族群(LGBTQ+)當事人。服務項目包括社工心理支持陪伴與輔導,經濟補助申請,家庭/伴侶關係修復,心理諮商的連結,司法訴訟協助,就學、就業、居住協助,資源資訊提供,支持團體,性別培訓及專講等。若民眾有需要,電洽勵馨基金會總會(02)8911-5595分機118、121、122。

勵馨基金會在記者會中提出對社會和對政府的訴求,並和貴賓們共同呼籲:「不歧視,不暴力,我們接住你」

  1. 每個人應有受教權、就業權、免於受暴權利,不應該因性別不同而被暴力或歧視。
  2. 多元性別不是疾病,每個孩子的性別都是獨一無二的。
  3. 任何強迫改變性傾向或性別認同的行為,也是暴力;不應該因孩子是多元性別而對其暴力,暴力只會造成親子衝突或疏離。
  1. 建立友善且具有性別敏感度的性別暴力求助系統。
  2. 訓練有性別敏感度和熟悉保護案件處理專業人員,並保密與尊重當事人、避免因通報而被出櫃。
  3. 提供友善且多元服務資源,包括心理諮商、親子溝通/關係協助、人身安全計畫、解決就學相關問題、司法協助、醫療協助、伴侶關係協助、家長或家人協助、就業協助、庇護居住、經濟資源、生活物資。

勵馨「多元性別族群遭受性別暴力」問卷調查發現,在重要的生命階段中所受的性別暴力或性別歧視,有6成7是在發生國中階段,5成在國小,4成6在高中職。勵馨基金會多重歧視性別暴力防治中心主任杜瑛秋提到,有7成的朋友經歷兩個生命階段的性別暴力或歧視。

最常遭性別暴力或歧視的場域,依次是校園、家庭、以及職場。多元性別朋友最常受到同學(66%)、家人(44.8%)、學校師長(30%)的性別暴力或歧視。受訪者告訴勵馨,國中導師曾打電話給他一位很要好的女生朋友的家長並說:「你女兒在學校跟一位很娘的男同學很好」,讓他覺得「老師怎麼可以用很娘來形容他」。另一位受訪者提到:長得比較像T(偏男性化)或被認為是T的朋友曾被下藥性侵,為的就是要透過性行為矯正性傾向。勵馨說,這些不同程度的性別暴力或歧視,是多元性別朋友的日常。

對於問卷調查結果,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卓耕宇與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群發展部主任林昱君不約而同地表示:「不意外」。

卓耕宇提到十幾年前,一位跨性別的孩子在高二升高三時,決定穿制服裙裝來上學,學校老師與教官都溝通好並做好準備,然而他的父母無法接受,孩子只能選擇在上學途中去公園「像美少女變裝」般換上制服裙。「我們花了好幾年陪伴父母,孩子作賀爾蒙評估和用藥,完成男變女的手術。現在的她是一位快樂的上班族」。這位孩子的導師是工科的老師,卓耕宇問「為什麼你這麼包容這位學生?」導師回答:「我想像他如果是我的兒子,我希望他怎麼被對待,我就怎麼去經營這個班級」令卓耕宇感動地說「教育還是有用的」。卓耕宇更建議學校可以用一個符號、一個彩虹來展現多元性別友善的氛圍。

獨立跨性別運動者葉若瑛本身是一位跨性別者,她表達跨性別者期待「能以想要的性別被接納和正向對待」。跨性別女性在職場遇到最大的問題,是「根本不會被僱用」,因為她們的「外表不符傳統社會對女性的想像」。例如:2003年5月林國華應徵專櫃小姐卻四處碰壁, 2011年在醫院工作的周逸人穿女裝上班卻被院方阻止,禁止周逸人使用女廁。葉若瑛也提到某年她去台北市中秋活動中工讀,當天她穿著白色T恤、牛仔短褲,「主管看到我面有難色」,覺得她的穿著不適合執行該場活動,想帶開她去談話。葉若瑛告訴主管,「我知道你想講什麼,如果你這麼做,我會去申訴」,她才能繼續工作;葉若瑛說,如果事先被負責人看到,「我還有工作機會嗎?」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群發展部主任林昱君說,來同志熱線求助的朋友或擔任志工,大部分「不是活過來的,而是倖存者」。同志青少年面對「父母不讓他們出門」,或是父母接送上下課、回家沒收手機,以致他們較少連結到友善的資源。很多學生遇到「老師霸凌」,林昱君說,曾有男學生的變聲時期來的比較晚,在課堂上讀課本時被老師呼巴掌,「為什麼你的聲音是這樣?」男學生到現在還記得老師的名字和當時的場景。林昱君指出,求助資源缺乏與不友善,工作人員性別敏感度不高,情感教育的不足,讓許多同志朋友遇到性別暴力或歧視時無法得到協助,她更希望未來有像勵馨「多重歧視性別暴力防治中心」等友善性別的機構成立。

  如果遭到性別暴力或歧視時,最多求助的對象是朋友(包括網友),佔41.8%,其次是心理諮商,佔17.4%,輔導老師,佔15.6%,或家人佔15.%。民間機構僅佔4.1%,政府機構1.4%。而不選擇求助的人,有3成3覺得求助也沒有幫助,1成6指出求助系統及人員不安全、不友善,1成4不敢求助。求助於勵馨的小愛(化名)告訴勵馨,曾打電話尋求協助,然而接電話的另一頭告訴小愛:「我們沒有受理同性戀暴力的服務」,「不知道那邊可以提供協助」,讓小愛失望的掛下電話,不知如何是好。勵馨指出,目前的性別暴力求助系統不友善且不具備性別敏感度,工作人員也未有相關訓練,可能無法提供專業、保密、與尊重當事人的服務。

  調查顯示,多元性別朋友最期待的協助與資源,是保密與尊重當事人,避免因通報而被出櫃(95.9%);有多元性別敏感度的求助系統(95.8%);有經驗或熟悉保護案件處理的專業人員(94.5%);心理諮商(94.7%);親子溝通/關係協助(87.8%);人身安全計畫(86.25%);司法協助(86.1%);解決就學相關問題(84.1%);醫療協助(83.3%);多元性別的專業人員(81.6%);家長或家人協助(82.4%);伴侶關係協助(81.3%)等。

  勵馨基金會副執行長王玥好表示,勵馨從服務中看見性別暴力受害者遭遇性別、年齡、身份、身心狀況、處境等多重歧視處境之服務需求,看見多元性別族群遭遇被歧視、被出櫃、被暴力對待等性別暴力處境,缺乏專業服務照顧其需求。為即時幫助這些受害者,「多重歧視性別暴力防治中心」5月16日正式揭幕。

由於2019「10億人起義」(One Billion Rising, OBR)國際反暴力運動訴求即為對抗性暴力、性騷擾、以及對LGBTQIA +社群等暴力。勵馨基金會在記者會上,用OBR國際反暴力舞蹈,與多元性別朋友站在一起,齊力對抗多重歧視與性別暴力。舞蹈最後,勵馨基金會高舉食指和彩虹旗,高喊「我們都是終止性別暴力的一份子」。

勵馨基金會於3月8日至3月31日針對12歲以上的多元性別朋友進行網路問卷調查,有效樣本數為2932份,其中約7成8為多元性別族群,2成2為非多元性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