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馨語】象徵

◎周旻靜(台中分事務所社工督導)

 這幾年發現少女們流行著一些神奇的東西。

某一次去訪案時,少女撫摸著掛在胸前的小墜子,神秘秘的告訴我:「狐仙姊姊讓我的桃花變很多喔~」並說著她花了數千元好不容易在網路上買到這個狐仙牌,我好奇的想摸一摸,她瞬間臉色一驚:「這個妳摸了就不準了!」後來她小心翼翼地拿下來,叩冬一聲,我才發現原來墜子很像是早期可以放照片的紀念墜,只是打開後赫然是一個狐仙的畫像(看似非常嬌媚呢),墜子的邊緣還有一搓看起來像是狐狸毛的東西。總之靈氣少女撥撥頭髮,看似心滿意足,我也就順勢祝福她情感順遂,雖然不久後她就跟男友分手了,但我心裡也正向思考,「阿,狐仙姊姊好神,還幫忙斬斷爛桃花呢。」

除了狐仙牌之外,還有佛牌,或是看起來很像安娜貝爾的泰國古曼童之類的,社工邊訪視,少女會邊幫娃娃梳頭髮,或是讓娃娃喝養樂多,有些古曼童真的很神奇,還會夜半托夢告知「媽媽」說「爸爸劈腿喔」(指少女的男友),結果不久之後還真的發現男友劈腿了(淚奔)。或是在夜晚剛好滑一滑孩子們的臉書動態,上一刻動態寫著「我和我的可愛女兒」,下一秒就出現和大眼睛黑髮古曼童的自拍合照(讓社工姊姊嚇的寒毛直豎)。

有時候覺得這樣的象徵物對少女們是重要的,意味著有一個東西的存在,能夠守護著她們,或是,她們能夠守護屬於他們的擁有物。有些少女曾非預期懷孕,流產後,夜深人靜心裡百般憂愁,看著古曼童,想起自己那還沒機會出世的孩子,想像著擁著自己的孩子入懷,「只要照顧好這個娃娃,我的小孩也可以在天堂好好的吧。」爾後靜靜地撫著。而在喚不回男友的感情風暴裡,狐仙姊姊、佛祖和菩薩、寺廟裡的師姑,比起家裡總是責難且令她們難堪的父母或阿公阿嬤,都可能是她們認為唯一的拯救者角色。

    行動也經常成為一種象徵,像是少女每每訴說的一齣齣八點檔劇情。

例如作勢要跳樓結果被男友熊抱一起倒在地上;或是有少女鬧自殺躺在醫院,趕到現場時她不顧手腕上的傷口,而是虛弱問我說:「我男友呢?」但當男友趕到現場,少女立即大哭大喊說:「你走!我不要再看到你!」這些劇情大概可以連載個一年半載反覆上演,隨著她們逐漸成長而洗煉,然而這些曖昧不定的行動以及違心之論,其實都是期待被關心與疼惜的強烈渴望,只是潛意識以一種拒絕他人及封閉心牆之態度,不讓自己於關係中看似卑微,而是強悍,強悍至她們終究感受到孤獨的成分,或是夢醒時分。

天知道少女在冷靜之後,通常都會靜靜抽根菸,說著:「這種男人我不要也罷」或是「為他死了多不值得,還有很多好男人呢,切。」

    象徵,隨著場域與生活型態更迭,使少女在困境拉扯中擁有一個依靠。

伴侶留下的外套與氣味、親人過世後留下的唯一合照、或是辛苦的坐檯陪酒皮肉錢後,帶著家人去吃頓大餐,暫時假裝已經脫離貧困的家庭,或看著外婆終於可以不用清晨早起去市場賣菜,而甘之如飴。

這些都是重要的小事,也是為什麼,我們身為工作者,會樂於重視他們的生日,他們的畢業典禮,他們就業、就學、成年或是懷孕、結婚的時刻。重要的小事,被深刻記得,以後回想起都是溫暖的象徵,就算我們的出現,在他們漫長的人生中都只是曇花一現。


附註:
夜晚,車水馬龍旁的小店,我和少女與男友翹著腿隨性的坐著聊天,男友看起來跩個八萬,電話不斷響起一副在喬事,但是放下電話後似乎又像個孩子般傻笑。隱約知道他的心在動搖,想要賺大錢,給家裡過好生活,好巧不巧,拿出了牌卡給他抽,就抽到了麵包樹。他告訴我,牌卡好像告訴他「有得必有失」,我告訴他,一個是心靈的富足,一個是物質的富足,世界沒有極端,不用二選一但要能平衡,他只是靜默地聽。後來才知道他在是否要進入非法集團工作而難為。我們邊討論那些躊躇,也體會及感受少年內心的惶惶不安。

「希望我下次還能見到你!」我邊笑著跟他們揮揮手。希望,這是一個好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