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止軍中性暴力--從女軍官蘭姐被性侵談起

 

▲勵馨基金會在九三軍人節記者會上,邀請女軍官蘭姊(左)到場,揭發20年前她被迫外調金門後遭受性侵的始末。

◎勵馨執行長紀惠容

  洪仲丘的案子,讓我們看到台灣社會的力量促使軍中威權結構改變,但是殘忍的軍中性侵案件仍不斷發生,勵馨基金會最近的一項網路調查發現,有效問卷1068分中,近四成的受訪者聽過或自身經歷過軍中性侵,其中六成五並未得到正義伸張。

  台灣需要終止軍中不公不義的性侵情事。日前美國總統歐巴馬說,「我以三軍統帥身分,要大家仔細聽好,性侵事件使軍隊蒙羞,陸戰隊形象受損。我們應通力合作,遏阻這類罪行」。但是,台灣有誰關心軍中性侵?

  勵馨所幫助的個案蘭姐,一位女軍官,被惡意調派金門,進而被國軍惡狼性侵,她獨自一人背負著許多羞愧與捆綁。這樣的秘密毀滅了一位優秀的護理軍官,也讓她成為『消失』的媽媽,消失的『太太』。

  檢視台灣軍法司統計,自2009年到2011年,因性侵遭判刑的官兵,總計161件。2009年57件、2010年48件、2011年56件,以1年52周、3年156周計算,國軍平均每週至少會發生一件性侵案。

  以上數字是有被曝光或少數勇敢申訴的案件,而不被起訴,或像蘭姐這樣不敢說的,在國軍中何其的多,相信黑數可能至少十倍以上,難以想像,軍中受性侵的人有多少?

  其實,各國軍中性侵皆然,《時代》周刊曾報導說,「在所有退役的女兵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人表示,她們在服役時遭到過強暴或性侵犯,概率是一般平民的兩倍。在伊拉克戰爭時,女兵們要時刻提防她們的上司和戰友的性侵犯,她們怕戰友超過怕敵人的炮彈。她們時常把匕首綁在腿上,以防『自己人』圖謀不軌,女兵晚上不敢單獨外出和上廁所。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場戰爭中,戰場上女兵遭受戰友強暴的人數遠遠超出傷亡女兵的數量。」

  還有,美國防部老兵事務辦公室獨立調查後發現,美軍女兵服役期間被強姦的比例可能高達1/3。不管台灣或美國,這樣赤裸裸的數字,是大家所無法面對的。

  為何性/性別壓迫成為軍中惡習?。到底軍中是如何強化、社會化男性的陽剛特質與性別意識?它養成了甚麼樣的台灣男性?

  其實,台灣的兵役經驗不但加深男性既有性別意識型態,也合理化了男人們無法公開肯認兵役的創傷情緒。大家甚至把兵役說成是男性成長的過渡儀式,或說『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弔詭地強化了軍中的暴力性與性/性別壓迫。

  其實,當軍中所有訓練的儀式或淺規則,男子氣概、侵略性示範變成為重要價值、主窄一切思維時,男子氣概成為軍中男、女互動關係的重要元素,也是男人與男人間關係最重要的價值時,蘭姐在軍中被性侵,加害者被姑息,因而封塵20年之久,激不起一點漣漪,也就不足為奇了。

  值此九三軍人節,慎重呼籲國防部應該: 
一、深刻檢討國軍的性別意識養成,破除陽剛、男子氣概、威權等主流價值迷思。 
二、公佈目前軍中性侵害、性騷擾發生的真實數字與處理狀況。 
三、引進外界專業機構,以快速、客觀及公正的程序與態度處理階級下的性別暴力事件。

  國防部唯有如此決心,才能真正幫助那些曾經受過創傷的靈魂!

  此外,我們也懇切呼籲,目前仍在國軍服役的女性同胞,若曾遭受,或目前仍遭受性騷擾甚至性侵害,請勇敢地站出來,跟我們聯絡(勵馨基金會聯絡電話:02-8911-8595),我們會像陪伴蘭姊軍官一樣,向這些施暴者說「不」,並協助您走出受暴的陰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