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青少年父母的世紀婚禮說起

 ◎紀惠容(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24歲的大貓在婚禮上向18歲的朵朵說:「感謝主,讓我認識了朵朵,是你把我從黑暗中救出來,我要感謝你,為我生下了這麼可愛的女兒,為了你,我會守護這個家庭,不論是富貴或貧窮,我會牽著你一直走下去,謝謝你,我愛你。」

  朵朵說:「謝謝你愛我,也謝謝你對我的好及呵護……前陣子因為產後憂鬱症造成你很多困擾,但你依然細心陪在我身邊,陪著我度過低潮,現在有了我們的小寶貝,讓我們更有責任,更呵護我們的家庭。今天在上帝面前,見證了我們的愛,讓我們的愛一直延伸到永遠!」

  這對年輕青少年父母的公開誓約,讓生平第一次擔任「主婚人」的我哭了,也讓現場許多親朋好友、社工留下了感動的眼淚。勵馨基金會主辦這場「青少年父母世紀婚禮」,期待社會大眾收起道德譴責眼光,正向看待願意負起責任的青少年父母們。

  請大家先看一個服務數據,2012年,勵馨共服務225位懷孕青少女,僅有29.2%青少年願意共同扶養,也就是說約有七成的男方是落跑的狀態。造成少女自行扶養(單親)約四成左右,出養約三成。

  戀愛,原是一個幸福又浪漫的過程,然而,牽涉到未成年、未婚生子時,台灣社會是不寬容的,隨之而來的道德譴責、負面成見,讓許多年輕的生命,選擇落跑,更多人選擇墮胎。這是一個社會成本很高的事實,台灣社會必須正視。

  雖然,這幾年台灣未成年少女的生育率逐年下降,從2000年千分之十四,到2009年開始下降至千分之四,去年未成年孩子生下了近3000位嬰兒,但這並不代表未成年懷孕、非法人工流產的黑數已獲得改善。據勵馨專業服務的了解,還是有許多孩子私自冒生命危險,使用RU486墮胎了。

  當時,他們沒有公開舉行結婚儀式,只選擇私下登記結婚。因為,大貓的父母突然被告知因女友懷孕而有結婚的想法,對此相當反對且不諒解。

  登記結婚後,大貓努力工作,朵朵也必須很快地進入人妻、母親、甚至是媳婦的角色。迫使還未成年的她,必須趕快長大,面對身心靈、家庭、經濟等的多重壓力,初生下孩子就得了產後憂鬱症。有一陣子她的精神狀況都不好,大貓都請假陪著,才逐漸走向康復。現在孩子已八個月大。年輕的朵朵,學習成熟。她把寶 寶從父母手中接回自己照顧。

  儘管這位小夫妻面對許多壓力與困難,對於經營婚姻、成為父母,還有很多要學習,但他們緊緊抓住,承諾要一起走下去。為協助他們重拾愛與扶持的力量,建構社會正向的支持網絡,勵馨基金會決定為他們在教會舉辦「世紀婚禮」。

  我認為,在教會舉行世紀婚禮,別具意義,透過儀式,使青少年父母在神與大眾的面前立約,雙方締結婚姻伴侶關係,公開宣示,「即使經歷貧窮、疾病,彼此依然願意相互扶持」,也公開承諾,「建造新生兒友善與完整的家庭,打破生長在破碎家庭的循環」。此同時,他們也有機會接受大家對他們和新生兒的祝福。

  其實,選擇留養的青少年父母面臨多重的角色、經濟壓力及生活適應等挑戰,很需要社會支持與社工的服務。政府可以丟掉道德包袱,把更多資源投入青少年父母協助方案,讓社工可協以助青少年父母成為負責任的父母,包括社工與護理結合的雙專業服務,維護新生兒健康與發展,做好家庭和生涯規劃,培養親職能力,資源連結等。

  若台灣社會仍用道德譴責對待青少年父母,將會有更多落跑的小爸爸、冒險使用RU486的少女,或讓新生兒生長在破碎家庭的惡性循環中。這樣的社會成本是你我要負的。我非常期待,台灣社會收起道德譴責眼光,正向看待願意負起責任的青少年父母,請給他們和小Baby祝福與支持,不論是一句鼓勵、禱告,協助青少年父母喘息服務,或捐助尿布、奶粉等物資,都是給他們最溫暖的擁抱。(本文轉載自/2013.3.2/獨立評論@天下雜誌讀者投書)

更多閱讀 : 
勵馨基金會官網,www.goh.org.tw
臉書請搜尋「陪小腳ㄚ走下去」粉絲,或點選https://www.facebook.com/goh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