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願》可以復活嗎?

紀惠容/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熱門的《還願》遊戲引起華人及國際社會極大的回響,上市一周就賣出百萬套,可惜,在這同時,它竟宣稱暫時下架了,但我仍期許它的復活。

這是一部極具社會價值的遊戲軟體。它描述1980年代的台灣社會家庭變故,透過遊戲探討台灣民間信仰觀落陰、夫妻言語家暴、男性困境、目睹暴力兒、創傷症候群等議題,由於遊戲軟體透過虛擬實境,讓使用者身歷其境,不管年齡大小,彷彿置身其中,這也是這部遊戲引人入勝的地方。

又,虛擬實境以1980年代的房舍布置裝置,家庭變故情節處境也以當年設計,這讓約30歲左右的青年人,還有許許多多面臨家庭困境各階層年齡的人,因為投射自己的心境,引發諸多情緒,媒體報導,許多人在遊戲過程中,尖叫、大哭、情緒崩潰,瘋狂闖關,期許逃離現場或為劇中的家庭解套。

遊戲設定在1987年,當時沒有《家庭暴力防治法》、目睹兒方案、男性關懷專線,或離婚訴訟等相關社福服務,也沒有兒童精神醫學,劇中的一家人必須要穿越時空,來到10幾年後的台灣,也就是已經長出各種社福法令後的台灣,才有可能因為沒有去上學,被學校老師通報,有機會接受兒童精神醫學的鑑定與治療,而媽媽鞏莉芳也可以透過《家暴法》,把女兒給救出來,不用求助何老師和民間信仰觀落陰,爸爸也可求助男性關懷專線,全家或許可免於陷入恐怖情境。

身為社福界的推動者,樂見更多人透過遊戲軟體,身歷其境觸摸了民間信仰、家暴、男性困境、夫妻關係、目睹暴力兒、創傷症候群等議題。對於非政府組織而言,這不只是一個商業的遊戲軟體,它是一種非常有創意、貼近年輕人的倡議手段。

事實上,台灣遊戲公司赤燭設計《還願》遊戲軟體的年輕人,使用台灣元素、全球關心的日常議題,製作了《還願》電子遊戲,也很有誠意,承諾將遊戲部分盈餘捐給婦女團體,作為家暴、目睹兒童服務之用。可以說是一群有潛質、有創意的台灣年輕人。

遺憾的是,《還願》上架才7天,就因在遊戲符咒中藏有「習近平小熊維尼」字體的印章,遭到中國玩家抵制,導致中國與台灣的投資方撤資,赤燭雖宣稱,因為部分電腦出現無法開啟、閃退等技術性問題,須暫時下架進行軟體品質檢視,但諸多疑雲,玩家仍不確定此遊戲軟體是否可以重新上架?

《還願》遊戲軟體碰觸了政治敏感議題,一個「習近平小熊維尼」字體的印章符咒,足以引發中國網友抵制,大量告狀到迪士尼,說《還願》盜用版權,因而引起英國廣播公司(BBC)新聞網站關注報導,指出事件發生後,在微博等中國社群網站的《還願》相關貼文全遭刪除,當然網路上也禁止此遊戲軟體。

誠心期許此遊戲軟體可以復活,重新上架,民主社會是有歷程的,可以理解還未全面民主化中國的抵制,想想台灣以前也經歷過禁歌、電影、出版檢查制度,禁演、禁播、禁出版是當年的日常。

民主不是一蹴可幾的,祝福中國有一天也會變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