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台灣女孩日──女孩倡議與投資報告」記者會

勵馨基金會今天(9日)公布「台灣女孩日──女孩倡議與投資報告」指出,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預算皆看不到女孩的主體性,只有一些量化的數據,政府應該對少女有更多的投資,並給予女孩獨立活動的空間;台北市長柯文哲也在現場回應表示,北市給少女的空間仍顯不足,但未來願意尋覓合適空間,設置女兒館,讓女孩有專屬的活動場域,落實「充權女孩、培力女孩、投資女孩、平權女孩」的目標。

記者會並進行女兒旗升旗典禮,由亞洲女孩迎旗並將象徵女孩力量的女兒旗緩緩升起,共同歡慶台灣女孩日,四名亞洲女孩人權大使也致贈柯文哲家鄉禮,尼泊爾女孩送藤籃、蒙古女孩送盤子、越南女孩送手工包、台灣女孩送筆,並與柯文哲合影留念,儀式最後在口號聲「讓台北市成為一個友善少女的城市」中圓滿結束。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今年適逢勵馨成立30周年,顯示婦女運動已經推動了30年,雖然社會整體的性平意識有所提升,但因為家長的性別刻板印象沒有鬆動,加上情感與性教育的缺席,許多性別迷思仍然存在,因此政府應該將情感與性教育推廣到校院系統,並將性平觀點納入親職教育。

為了檢視台灣女孩的權益是否真的提升?在哪些面向獲得提升?勵馨對行政院「提升女孩權益行動方案」進行了研究,勵馨基金會督導郭育吟表示,該方案(一)未突顯女孩主體性、(二)未列出政府實際投注的預算數據、(三)缺乏成效評估。從以上三點得知,政府性別預算中看不到「女孩」,也缺乏對於女孩的性別統計與分析。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呼籲:
一、中央與地方政府應對於台灣女孩的性平進行統計與分析。
二、中央與地方政府應增列獨立的女孩相關之政策與預算。
三、行政院應對「提升女孩權益行動方案」進行成效評估,並提出提升女孩權益的有效政策。
四、爭取女孩實質的友善空間,如女兒館、性別友善空間(廁所、路燈)。
五、教育部應加強親職教育並納入性平觀點。
六、校園教育應加強情感教育跟性教育。

對此台北市長柯文哲回應表示,台北市目前致力性別友善,但是對於台北市少女能有獨立空間,安排常態性的規劃課程與培力活動仍顯不足。因此短期內,市府將首先從各區少年中心推動女孩專屬的培力計畫與課程,提升女孩權益與發展;就長期而言,也將積極從公宅空間配置或現有場館,尋覓合適空間,設置女兒館,讓女孩有專屬的活動場館域,落實「充權女孩、培力女孩、投資女孩、平權女孩」的目標。

台灣女孩代表陳玟霖也對報告提出回應表示,青少女面對的性教育和情感教育明顯不足,比如到現在仍有女孩認為「說不就是要」、對性要「半推半就」,導致很多青少女對性有不必要的罪惡感和羞恥感,更有甚者還有貞操迷思。另外,許多家庭仍以性別刻板方式教育子女,強調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分工想像,讓女孩以婚姻做為自己的人生價值,因此希望社會能提供女孩更多元的人生想像。此外,他也強調公共空間中的陰暗角落應加強照明設備,希望所有的人都不因性別不同而感到不自由,台灣真正成為一個平等而自由的地方。

來自蒙古的亞洲女孩大使馬甘貝爾.安圖爾(Myanganbayar Enkhtur)則分享,自己是女孩權利倡議者,小時候經常搬家,而且父母總是在吵架,但他卻無法替自己出聲,所以自我感覺很差。2015年,他參加了一個由公主中心組織名為「飛行女孩」的獨白,在劇中他扮演一個十幾歲的媽媽,這經驗對他很有幫助。從那時起,他積極參加各種活動,做志願者,參加性別平等和女童權利的教育培訓,並意識到之前的遭遇是個大問題。

例如,蒙古的家庭非常傳統,小時候女性就被教導要成為一個好母親、好妻子、關心他人和做家務。根據公主中心調查,女孩比男孩每天多花2-3小時做家務。蒙古的懷孕母親中有4.4%是未成年少女,而其中的70%是單身母親。他強調,儘管生來就是女孩,儘管權利被侵犯,但團結起來力量就可以很強大,這是一個改變的最佳時機。

「女孩倡議與投資報告」具體內容包括:
(一)未突顯女孩主體性:比如在檢視「提升女孩權益行動方案」內容後發現,並未突顯女孩主體性,「女孩」常常消失在青少年群體中,或是被女性群體所掩蓋。例如衛生福利部推動「好年『行』好運、躍動舞健康」健康體重管理計畫,辦理飲食營養、動態生活、肥胖防治宣導,但是其中並未針對「女孩」族群有實際的政策。另根據內政部結婚人數統計,未滿18歲的婚姻狀況中,15~19歲的男性是598人,而15~19歲的女性則是2828人,顯見女孩早婚的狀況比男性多了4.7倍。而這凸顯出在民法規定中男女的適婚年紀不同,確實造成女性早婚的狀況比男性嚴重。
(二)未列出政府實際投注之預算數據:「提升女孩權益行動方案」雖列出實施策略、實施成果,但是在其中並未列出政府實際投注於女孩的預算有多少。缺乏預算資訊,無從比較政府挹注資源的增減。例如根據衛生福利部106年統計,性侵案件總計為8,214案件,在當中12~18歲的少女就佔了3,312案件,也就是說,12-18歲的少女佔了全部性侵案件40%。而政府卻沒有因此針對這40%的少女進行特別的重點預算措施,顯見女孩的權益一直被剝奪。
(三)缺乏成效評估:「提升女孩權益行動方案」進行至今已經5年,但是行政院每年提出的各機關辦理情形彙整表仍停留在粗略統計,未提供進一步分析,顯示行政院對於此方案未做成效評估。舉例來說,在「降低科系選擇性別隔離現象,打破傳統性別定型化任務,增益女孩之適性發展與生涯規劃」此面向上,彙整表中列出了許多實施策略,但是各大專院校的理工科系,女性是否有增加?增加的比例為何?科系的性別隔離現象是不是有改善?從彙整表中完全不得而知。

除了檢視政府對女孩權益投入多少預算外,勵馨也針對這15年來培力的女孩們,進行問卷調查,結果發現,社會上對於性依舊隱而不談,因此當青少女們與性連結時,還是會被貼上負面標籤。另外,家長很難破除性別迷思,因此未來應強化性平觀點的親職教育,情感教育尤其迫切。在外在世界方面,少女出入公共場所時,常會發現廁所數量不符合政府「建築技術規則」中的1:3,因此少女們一致認為廁所還要再增加,且夜間空間應該更多元友善。

10月11日是國際女孩日也是台灣女孩日,勵馨多年來倡議培力女孩不遺餘力,2000年發表少女人權紅皮書、2001年提出《少女人權宣言》、2003年設立「Formosa女兒獎」,倡議台灣女孩日,從2012年起更倡議「亞洲女孩人權運動」,舉辦「亞洲女兒獎」,來自尼泊爾、蒙古、越南及台灣4位亞洲女孩因為入圍亞洲女兒獎,也參與了記者會。

「女孩倡議與投資報告」研究方法共分三個部分:(一)依據行政院「提升女孩權益行動方案」中的各項依據,與內政部的統計數字做對照,檢視台灣女孩的權利是否得到實質提升。(二)蒐集勵馨培力少女79份問卷,邀請當中11名女孩進行深度訪談,從這些訪談過中看見女孩實質權益是否有增進。(三)交叉對比「提升女孩權益行動方案」與勵馨培力少女提出的建議,提出現今少女面臨的問題。

檢視台灣各縣市的性別友善空間的成果多為集哺乳室、性別友善廁所等,對女性的空間需求想像過於狹隘。大都會女孩的運動參與不足,少女只能利用捷運通道、運動中心的騎樓等邊陲地帶練舞、溜滑板。例如,現有的青發處與運動中心的場地使用辦法未特別優惠,室內場地費用較高的運動如羽球場,對於少女而言門檻仍太高,原因之一可能是缺乏從女孩的角度設計的空間規畫。

另外,近年來台灣各縣市舉辦的女孩日活動,例如女孩自創歌曲影片、四格漫畫比賽、明信片繪製活動…等等。這些一場又一場猶如炫麗煙火的活動,是否讓台灣女孩對於自身的權益與發展有感?勵馨認為,爭取每個縣市女孩的自有空間,常態性的規劃課程與活動,有系列的推動並落實「充權女孩、培力女孩、投資女孩、平權女孩」的行動,才能夠讓女孩感受到實質的重視,而非口號的重視。

 

亞洲女孩人權大使小檔案


※姓名Anais Szu-Yin Fang方思穎

※推薦組織St.Mary's School聖瑪莉學校

※國籍:台灣

※自傳

Anais Fang是一名十年級學生,獲得聖瑪麗學校的獎學金,成為學生代表大會上唯一出生於亞洲的代表,致力於促進社區發展,並提升跨文化意識,展示了模範女性領導力和卓越的全球競爭力。

※參與/經歷

在2015年,我得到了聖瑪麗學校的獎學金,成了最年輕的寄宿學生。距離家有10,000公里,我在9個月內完成了100多項社區服務,成為2018年南俄勒岡州女性的領導者。另外,我還成為學校「全球鄉村俱樂部」的創始成員。該俱樂部籌款的目的是提供開發中國家兒童教育機會。每年,我們籌集數千美元,支付塞拉利昂兒童的學費。

做為華人,中國新年遊行的舞獅表演後,我接受當地新聞採訪,講述我如何倡議中國文化。作為台灣的唯一代表,我用雙語來彌合兩種文化,履行我作為亞裔女孩大使的角色。

※方思穎的故事

2012年,由於我父親提出國際監護權訴訟,我母親和我一起回到了台灣。我不知道父親已經申請禁令,禁止我於接下來的3年返回美國。期間,我不僅遭遇了文化衝擊,還經歷被同學欺負與孤立的歷程。為此,我利用當時有限的中文能力,向台北地方法院寫了10封信,還參加了多次法庭聽證會,為我的基本人權辯護,雖然我的努力毫無用處,但我從未放棄。最後,我接受事實,並決心從改變社區開始。在學校,我發起了演講活動,向學生團體介紹了各種全球性問題。我的跨文化經驗和接受變革的意願給了我無限的可能,雖然回到台灣似乎是我當時最大的障礙,但也是最大的祝福。通過這次考驗,我真正成為一個雙文化的全球公民,它使我能夠跨越不同的社區,為女孩而戰,並從全球的角度發現她們的需求。

※在您的國家內外贏得亞洲女孩人權獎/亞洲女孩社區發展獎之後您的潛在貢獻

除了倡導兒童權利外,我期望也能減輕文化衝擊對社區亞洲姐妹所造成的困難。作為聖瑪麗學校全球鄉村俱樂部的主要成員,我的慈善工作和籌款活動是為貧困女孩提供更安全的學習環境,我希望能啟動更多籌款活動,俱樂部推薦給其他人。如果贏得獎項,我將真正成為多元文化的橋樑。

※您將為亞洲女孩人權獎/亞洲女孩社區發展獎帶來哪些個人技能,專業知識或經驗,您將如何積極影響亞洲女孩運動的結果?

我有一個使命,決心為亞洲女孩運動開展一項模擬試驗,該運動將利用我個人的經驗,不僅是倖存者,也是一個支持她們權益的女孩榜樣。我想教育社區中的女孩如何在法庭上為自己說話,期間我也諮詢了兩位律師,他們也願意花時間教育亞裔女孩了解法律。

 


姓名Ashma Arya艾許瑪‧艾瑞爾

推薦組織Jagriti Child and Youth Concern(JCYCN/尼泊爾賈桂堤兒童及青少年關懷組織

國籍:尼泊爾

自傳

我是來自Devchuli的17歲女孩。我11歲時開始參加Vrikuti兒童俱樂部的兒童俱樂部。我現在是區兒童俱樂部Nawalparasi的秘書和市級兒童網絡的副主席。我是一個女孩,旨在使我的國家和整個女孩友好的世界。我想證明,如果女孩獲得平等機會,那麼她們就可以領導整個世界。

※參與/經歷

為兒童工作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自從我還是孩子以來,我在兒童領域的旅程已經開始了。由於我的社會是男性統治社會,男孩很容易獲得自己的權利,但為了爭取同樣的權利,女孩必須遭受很多苦難。為了消除這種心態,我開始在女孩的權利領域積極工作。隨著市兒童網絡和市政當局的協調,我領導了與童婚、童工、吸毒成癮有關的各種宣傳方案。最近我們為女孩完成了5天的自衛訓練,以保護自己免受危險情況的影響。除了自衛訓練,我還在社區級圖書館的支持下,領導了為女孩的足球訓練課。從幫助兒童的預算中,我們使用部分預算來管理直轄市中每個學校的女孩所需的藥品及衛生巾。每年在JCYCN的幫助下,我們都會提交我們的地區女孩計畫,而所有這些計劃已經產生積極的影響。女孩們開始無所畏懼,她們開始為自己的權利發聲。這些計劃中最重要的成就是童婚率和童工現象的減少。要從事這些活動對我來說並不容易,因為我的社會不允許女性獨自外出。

※尼泊爾的現象

儘管尼泊爾法律規定的最低法定結婚年齡為20歲,仍有約37%的女孩在18歲之前結婚,約10%的女孩在15歲前結婚。男孩們也經常很早就結婚,但數量低於女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數據顯示,以亞洲為例,尼泊爾的童婚率排名是第三名,僅次於孟加拉國和印度。這些婚姻是由一系列因素造成的,包括貧困,缺乏教育,童工,社會壓力和有害習俗。所有這些問題的切入是根深蒂固的性別不平等,以及破壞性的社會規範,使得女孩在尼泊爾社會中的價值低於男孩。

尼泊爾政府承諾改革,但在全國各地的城鎮和村莊,什麼事都沒有改變我們常聽到了許多安排好的童婚,而很多女孩都是被家人、家族親戚逼迫結婚的。在某些地區,有些家庭甚至會娶只有一歲半大的小女孩。童婚帶來非常有害的影響,因為已婚子女通常會輟學。而且已婚女孩因為沒有避孕的常識,所以很早就懷孕生小孩,有時則是因為他們的姻親和丈夫迫使他們盡快懷孕,並且盡可能頻繁地生小孩。

※在您的國家內外贏得亞洲女孩人權獎/亞洲女孩社區發展獎之後您的潛在貢獻

作為一名亞洲女孩大使將證明我是變革的開端。透過挑戰社會的方式,我開始在爭取孩童權益的領域中努力。我的目標是在成為一名大使之後,專注於童婚、童工和兒童販運的議題上。

 


姓名:Myanganbayar Enkhtur/馬甘貝爾‧安圖爾

推薦組織:PRINCESS center/公主中心

國籍:蒙古

※自傳

Myanganbayar Enkhtur於2001年5月16日出生於Darkhan-Uul省。她是女權運動者。她非常有才華,自14歲起參與許多藝術表演,如歌唱,舞蹈和表演藝術。並從2015年開始積極參與公主中心(非政府組織)舉辦的活動。目前她正在籌備電視節目,旨在與亞洲國家分享蒙古如何保護女孩權利。

※參與/經歷

※馬甘貝爾的故事

對我來說,小時候家庭狀況不穩定,我一直在搬家,也一直在換學校,從家裡搬到家裡。當我上中學時,我被學校的孩子霸凌。而父親從我幼稚園開始一直在酗酒並發酒瘋,我總是感到很害怕。也因為我總是在換學校,所以我交不到親密的朋友。終於,我父親在前年戒酒了,家庭情況也改善了。我決心放下小時候被霸凌的陰影,開始追求女孩權利,成為一個改變現況的領導者。

※蒙古的現象

自2015年以來,中學刪除了健康教育課程,導致青少女意外懷孕、性傳播疾病和墮胎數量不斷增加。除此之外,由於大眾知​​識水平低下以及對性別和人權問題的不理解,有許多女孩因早期和意外懷孕而受到指責。

蒙古人是父權制的,大多數蒙古人認為只有男人才能統治家庭和政治。相較之下,女孩和婦女只能待在廚房,做家務、做飯和照顧家人。在大多數家庭中,女孩需從事家務勞動並照顧弟弟妹妹。也因此蒙古女孩跟男孩受教育的機會並不平等,而在某些情況下,女孩在科學和技術領域找不到工作。

※在您的國家內外贏得亞洲女孩人權獎/亞洲女孩社區發展獎之後您的潛在貢獻

自2015年以來,我一直致力於保護女童權利。我希望成為亞洲女孩大使,並通過帶來新的想法繼續在我的國家工作。我的夢想是與許多成功的年輕領導人合作。因此,我準備了私人活動和電視節目,目的是分享蒙古如何介紹如何保護女孩權利到亞洲國家。

 


姓名Dung DT丁緹佟

推薦組織Hagar International夏嘉國際組織

國籍:越南

自傳

我目前在一家咖啡店全職工作。我將於今年9月在河內工業和貿易學院開始我的商業管理課程。

身為一個女性,我在家鄉親身經歷並見證過許多問題。由於我自身長大時也經歷過家庭暴力,我十分了解長期家庭暴力對情緒的影響,例如在社交場合中,經歷過家庭暴力的人經常會有自卑感,抑鬱孤立,以及焦慮的狀況。在我創傷恢復的過程中,我累積更多寶貴的人生經驗。經歷了這些不幸事件,我感到非常幸運能夠成為一個倖存者。

※參與/經歷

經歷暴力事件後,我來到夏嘉國際組織,接受了個案經理的幫助和心理諮詢,並開始了解性別和家庭暴力等問題。有機會與團體的人分享我作為家庭暴力倖存者的個人經歷。我逐漸找回自信心,並重返學校學習。而找到工作後,我獲得了更多有價值的經歷,極力地促使我從創傷中康復。我希望與其他遇到類似問題的人分享我對性別暴力和女孩的權力的理解,並讓他們知道自己是可以獲得支持的。我也希望社會各界能更重視性侵的問題,也能讓更多女孩認知自己的權利。

※越南的現象

我不了解其他國家,但在越南,廚房適合女性,而客廳適合男性。當男人外出賺錢的時候,女人必須做所有的家務,也必須做飯。越南人過去常說廚房就是女人所在的地方,這說明婦女的權利被封閉在廚房裡。

而直至今日,女孩和婦女獲得教育、醫療服務、工作的機會跟男孩和男人相比,仍是有限的。大部分越南人仍然認為越南是男權社會,性別平等是不可能的。男性擁有大部分的權力,而女性在家庭和社會中感到無能為力。

※在您的國家內外贏得亞洲女孩人權獎/亞洲女孩社區發展獎之後您的潛在貢獻

我想傳播基於性別的暴力倖存者的聲音,並幫助人們更加意識到這個問題。由於我遇到的所有不幸事件,我感到非常幸運,我可以成為倖存者。

我想提高社區對女孩權利的認識,並傳播倖存者的聲音。我希望每個女孩都能了解她們擁有的權利,懂得保護自己,並在暴力發生的情況下有足夠的知識來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