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馨投稿】有純 有一點蠢

◎畫家 黃美廉博士

 

在「春花望露中」,老實說,我們為演有純的蘇晏霈演技層次非常肯定與欣賞。因為她能從一個天真 無邪少女演到身心俱傷的少婦, 這是很難得的,尤其在眼神、語氣上的轉換,令人感到她的演技更上一層樓了。

 

只不過對於「有純」這個角色,身為現代婦女的我們,有很多的疑惑與不認同,當然也許有些觀眾會喜歡並讚美她是「台灣阿信」。然而,日本那部「阿信」是有時代的無奈與悲哀。但是在現今的時代裡,實在沒有必要過如此悲慘。如果我們仍有這種受苦、犧牲才是愛,才是美德的思維,在大眾媒體上一遍又一遍的演出,那我們社會將只會有永遠的「受虐者」和「既得利益者」。當然社會本來就是不公平的,但如果我們可以提醒自己和朋友,盡量避免或減少受到傷害,對我們自身與親友都好,也不用浪費社會資源。

 

在這部戲中,我們似乎看不到有純做了任何保護自己的舉動,從她協助丈夫事業失敗,之後幫助他逃亡,自己苦撐照顧婆婆、被追債,等丈夫回來,竟帶著第三者,要和她離婚,她不肯,還被害得在腹中的孩子不保,彷彿一切女人可能碰到的災難,都在她身上發生了。但她還是不離婚,有人說可能是傳統教女性,要以夫為天,而且離婚是很失面子的事,但是劇中有純的兩個哥哥都離過婚,而且離婚之後反而幸福,我們實在不懂有純,看了她哥哥的例子,為什麼還抓著一個對她已經沒有感情,而又如此狠心的的男人離婚。她有一個理由是 「因為婆婆」 然而就算她離婚了,她也可以認婆婆為乾媽,繼續幫助她。說實在的,有純的要不要離婚是拖得夠久了,感覺有點歹戲拖棚。

 

若問和有純有類似經歷的女士們,她們可能不是愛不愛丈夫的問題了,而是付出得不到應有的回報,還被踢到一邊的強烈不甘心與失落感,還有恐懼社會對離婚女性仍存在的歧視,我們看戲時,會把這些吸收在我們潛意識。

 

我們想問編劇,為什麼不把有純離婚的戲碼做一個結束,我們想可能觀眾群中有些人現在也是在這種情形中,「不離婚就是不離婚」 ,「總有一天等到你」,即便是當他長眠的那天,我仍然是某太太,這是多少女人得迷思,也是多少女人的悲哀啊!

 

不知道我們女性到現在仍有這麼 「偉大」和「傳統」的思想和作法呢?在這部戲中,我們希望看到有純能快一點作離婚的行動,不要再淪為可憐又依附在男人身後棋子的角色,她已經夠堅強,不是可憐兮兮的小女生形象了,這是我們所樂見的,不要再歹戲拖棚了。